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撕心烈爱常安周勀全集阅读

撕心烈爱常安周勀全集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08-16 阅读(319)

撕心烈爱常安周勀是小说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茯苓半夏创作而成,小说全文讲述的是主角常安被迫嫁给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周勀,他们结婚2年,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常安还发现周勀在外面有了女人,而所有人也以为常安好欺负,哪怕小三找上门挑衅都不会说半声的委屈。然而常安周勀都不知道,他们互相之间也渐渐的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

撕心烈爱常安周勀

>>撕心烈爱常安周勀在线阅读<<

撕心烈爱常安周勀精彩节选

“不用了,光着脚挺好!”遂直接转身坐到了沙发上,盘腿,双脚离地。

王阿姨愣在当场,大有一种马屁落空的窘迫感,但转念觉得常安这脾气就这样,看着好相处,实则忽冷忽热的捉摸不透,于是便不打算多管,重新把地上的拖鞋拎起来,刚要走,只听到沙发上正在翻手机的女人突然问:“王阿姨,我不在家几天,家里是不是来过人?”

王阿姨步子一呛,“啊?”

常安抬眼看过去,钟点工脸上慌张的表情已经表露无遗,她哼笑,转而一脸自然,“没事,我就觉得洗手间的东西好像挪了位,柜里面膜也少了几张…”

王阿姨一听立刻辩驳,“面膜我没拿,我知道您那些瓶瓶罐罐都是外国牌子,贵得很,所以平时打扫的时候都尽量不去碰,摔了一瓶我哪赔得起。”一副急于表达的样子。

常安放下手机笑,“王阿姨,我没说你拿啊,你在我这都做了两年了,你的为人我当然清楚,只是顺口一问,不过那两盒面膜是我买来送人的,周先生的妹妹一直用那牌子,可惜国内没有,我特意托了英国的朋友寄过来。”

王阿姨一听赶紧接话:“您说周先生妹妹啊,就短发高个儿那个?”

常安:“对啊,你见过?”

王阿姨:“见过,前段时间您不在的时候她来住过一晚!”

常安:“那就对了,可能她拿去用了两片,现在清楚了,抱歉啊,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东西真不值钱,只是从国外买要废点功夫而已。”

王阿姨讪讪,“不会,我不会往心里去!”嘴上这么说,可心里终究不大舒服。

后面常安也没吭声,卷着腿躺沙发上继续看手机。

……

很快王阿姨打扫完,这段时间也不用她留下来做饭了,于是拿了包跟常安打招呼。

“常小姐,我活干完了,先走了啊!”

常安应了声,眼看人已经走到了玄关口,她喊:“王阿姨,你等一下!”

钟点工愣住。

常安光着脚蹬蹬蹬往洗手间跑,顶上柜子里装了好些她囤积的护肤品,从中拿出一盒未拆封的面膜来,抽掉其中两片,又将盒子封好。

“这盒拆封过了,也不能再送人,你要不嫌弃就拿回去用吧。”

王阿姨一脸呆滞,“这个…这不好吧!”

常安笑:“有什么不好,是嫌弃?”

王阿姨立马摆手,“不不,不是这意思,我怎么可能嫌弃…只是拆封过不能送人,你自己可以留着用吧。”

常安继续笑:“这是提拉抗皱的,适合周先生妹妹那种年龄,我暂时还用不到,所以若不嫌弃你带走吧。”

王阿姨一听就觉得心安理得了。

“这倒也对哈,你本来底子就好,又年轻,皮肤是要比周先生妹妹好很多,那我就不客气了啊。”顺手接了盒子,瞄了两眼,甚是欢喜,可盒子上都是英文字。

常安好人做到底,又跟她解释一番,“一周两片,最好睡前敷,每次15分钟就撕掉,第二天起来肯定皮肤紧致光滑。”

“真的呀。”

“真的,很好用的,你回去试试!”

王阿姨真是越看越欢喜,接连跟常安谢了几声,而刚才的不爽与讪讪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临走前她把面膜盒子小心翼翼地塞到自己的小包里。

常安满眼含笑,微微靠着门,等人要转身她又喊了声,“等等,还得麻烦你一件事!”继而开柜子把那双拖鞋拎了出来。

“出门的时候一起帮我扔了吧。”

王阿姨愕然,“好好的拖鞋,还新的吧,怎么就扔了。”

常安半笑不笑,“扔了吧,别人穿过的,我一般都不会再要。”

王阿姨看了眼,心想有钱人的世界终究不理解,也就没再多问,拿了拖鞋转身离去。

等人走后,常安脸上笑意收尽,轻轻磨着牙在门上又靠了一会儿。

耳边听着书房那头传来的动静,她挑挑眉,重新打开柜子拿了双周勀的皮鞋出来,脚底印着尺码,她拍了张照存手机里。

等着呢吧,这对“狗男女”!

……

可能拜最近压力所致,各种焦虑忧心的,导致这次大姨妈来势凶猛,所以小半天功夫常安就缩沙发上,实在懒得动。

周勀处理完事情出来,见她病怏怏地躺那摆弄手机,身上一条长袖睡裙,小腹上盖了毯子,腿还裸着,脚上倒是穿了双很厚实的袜子,只是袜子墨绿色,筒口还绣了一圈英文字。

这什么怪口味!

周勀走过去坐到她身边,“在看什么?”

常安也没吱声,只是下意识把腿弯曲给他挪出点位置,可周勀不干,直接把她两腿捞过来搁自己腿上。

“看什么这么认真?”他又问。

这次常安回答了,把手机屏幕朝他亮了亮,“想买点东西!”似乎是一个海淘网站,上面花花绿绿的各种图片,周勀大致扫了眼,似乎是一个日本品牌,转卖家居服之类的用品。

他也没什么兴趣,低头撩开常安的睡裙。

“喂,你干什么!”

常安惊坐起,周勀脸色自然,“膝盖的伤给我看看!”

“不用,没事!”

“没事也给我看看。”他轻按住常安的小腿,视线往上,伤口已经结了层薄痂,只是周围一圈淤青显现出来,周勀在那块附近轻轻摁了摁,“还疼吗?”

常安“嘶”地叫,“你说呢!”又要抽腿,可周勀改而握住,滚烫的大掌开始从她腿弯往上移。

常安扭了下腰身,“你做什么?”

他眼底已经轻而易举地染上火,随着手掌上移的动作一点点欺身而上,直至身子悬于常安上方,而手掌低于她腿根,异样的触感惊得常安绷直身子,“喂!”

腿踢了踢,可周勀指端磨砺,“紧张什么,你贴了那东西厚厚一层,我也摸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你……”

常安气得都不知道怎么顶回去了。

以前觉得他刻板严肃,后来觉得他也有无耻的一面,可最近这段时间感觉眼前的男人把面具都剥得干干净净了,里面禽兽的面孔表露无遗。

只觉得指腹还在那里游离,他摸不到什么,可常安却觉小腹一阵阵热涌往下注。

“喂,周勀…”常安脸上红晕再起,弯腰过去掰拉他的手。

周勀含笑,“这么敏感?”

“哪有…”

“没有吗?”

常安愣了一秒,继而耳根滴血,死瞪着周勀吼:“你胡说什么啊,你走,快走!”连推带踢,周勀这才起身,笑着往厨房去,边走边问:“中午想吃什么?出去还是在家做?”

……

元玺集团,何兆熊的办公室。

老板椅上的中年男人刚刚结束完一通电话,心情不错,叼着雪茄坐那与对面椅子上的陈灏东说话。

“日子定下了,按照之前计划,下周三荣邦会和褚峰签融资协议,之后尚林苑二期开盘,加上第一期的回笼资金,周勀的算盘打得很稳。”

陈灏东:“那刚才电话里怎么说?”

何兆熊笑盈盈,“能怎么说,协议肯定签不成。”

陈灏东:“褚峰那边同意了?”

何兆熊:“他有什么同意不同意,说到底还是李美玉做主,他不过是傀儡而已。”

陈灏东:“可李美玉那边似乎并没有理由非要帮我们!”

何兆熊:“对,她是没理由,可她翅膀再硬也得看看上面人的脸色,春节期间我在北京陪了孙正道几天,双方意思也都明确了,泸旸湖那块地,你真以为这老东西是真心实意帮我?本来是够不到嘴的肥肉,现在我给他指了一条路,大家各分一杯羹,傻瓜才没兴趣?”

陈灏东心里了然,说到底无非是各方利益驱使,蛇鼠一窝的裙带关系,他嘴角扯了扯,没多言。

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何兆熊把雪茄抽完,又想起来别的事,“宾宾那起车祸现在怎么样?”

陈灏东:“已经处理好了!”

何兆熊:“干净?”

陈灏东:“找了刘明度亲自操作的,应该干净!”

椅子上的中年男人微微松口气,“那就好!”缓了缓,又抬眼起来看陈灏东,两人相视而坐,陈灏东脸上向来很少有多余的表情,最后倒是何兆熊先感慨起来。

“当年的事宾宾全亏你,现在又出了这起车祸,为这事灵灵最近没少跟我闹,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说我护短也好,纵容也罢,可我就宾宾这一个儿子,你也多体谅一下,而且等你和灵灵结了婚,以后也算一家人了,一家人总得互相包容不是,所以你回去也帮着劝劝灵灵,孩子以后总会有的,让她放宽心,也别来跟我闹了,总不能让我亲眼看着她报警把自己的亲弟弟抓起来吧。”

这时候何兆熊看上去又好像一个无奈又脆弱的中年人,没有妻子,孤独半身,膝下一儿一女,儿子不成器,女儿为了这起车祸又跟他闹僵了,公司事情又多,内外各种压力。

陈灏东在底下轻轻拧了下手指,“知道,我会回去跟她谈谈,她最近情绪是不大对劲,但估计也是一时的,想开了就会没事!”

何兆熊叹了口气,“希望吧,希望如此!”缓了缓,又问,“建筑公司那边接手得怎么样?”

陈灏东应声:“账目有些乱,可能还得再等段时间,下周新的财务团队会上任。”

何兆熊继续叹气:“正常,这几年那边的事我也没管,宾宾那混账东西你也知道,没把公司败光就不错了,不过等泸旸湖项目上了,以后你要两头跑,可能会辛苦一些。”

陈灏东:“还好,应该没什么问题。”

全文阅读

标签:言情宠妻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