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周先生你是我的烈爱时光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周先生你是我的烈爱时光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08-16 阅读(441)

周先生你是我的烈爱时光是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虐爱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常安周勀,小说的作者是茯苓半夏。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常安和周勀结婚了2年,但是他们各自都知道,对方是不爱自己的,这是一段很痛苦的婚姻,所以常安婚后独守空房,而周勀则在外面有小三。所有人都以为常安是好欺负的,因为周勀从来不管这个妻子,但是谁也不知道,常安周勀之间突然就将心放在了对方身上。

周先生你是我的烈爱时光小说

>>周先生你是我的烈爱时光小说在线阅读<<

周先生你是我的烈爱时光小说精彩节选

常安一眼便看到了,却不似周围人那般情绪激动,只是朝他笑了笑,周勀也回敬她一个微笑,两人同时沿着栏杆往一侧交汇,直至两人终于面对面。

周勀接了她手里的行李箱,“累不累?”

常安回:“还好!”

过于平淡的见面方式,但身旁却不断有人冲上去拥抱在一起,或哭或笑或亲吻,这里是国际航线出口的地方,大部分见面的人都是久别重逢,所以情绪难免更激烈一些,而常安与周勀混在中间却成了异类。

短暂数日分别,或许比不得别人半年数载的时间长,但是有时候情绪的浓烈不能完全靠时间长短来评断。

彼此一个微笑,看似没什么汹涌,可谁能看到彼此压在心里的那些波澜?

毕竟都不是性格喜欢外露的人,周勀在这方面尤甚。

“走吧,车子停在外面停车场!”

他只是推了常安的行李,又伸过另一只手去牵她,常安居然也没躲,很自然地任由他把自己的手掌包住,直至被牵着穿过一层层人群,她才意识过来,此时两人这姿势俨然就是一对正热恋的情侣。

她忍不住抬头看了眼身边的人,个头高大,穿了件浅灰色套头毛衣,褪去了平时的严肃刻板,被机场白亮的灯光一照,竟显出几分温柔来。

周勀似乎感觉到了旁边的目光,侧了下身问:“怎么了?”

刚好已经走出航站楼,野外的风迎面扑来,把常安几乎吹得晃了晃,她立即收回视线,含糊回:“有点冷。”

周勀这才发现她穿得单薄,而国内公共场合的暖气自然比不得伦敦,他便松了常安的手,改而搂住她的肩,几乎把常安小半个捂在自己怀里。

“你穿太少了,走快点,前面就是停车场!”他边说边捞着常安穿过车道,风大,他稍稍含着腰,而常安坐长途航班,为图舒适脚上穿的是一双帆布鞋,这下身高差距拉得更大,此时被他搂在怀里更显娇小。

到了车子旁边之后周勀直接拉开副驾驶车门,把常安塞进去,自己再绕到另外一边发动,热车,开了车上的暖气。

常安被风吹得还有些恍惚。

“怎么国内还这么冷?”

“伦敦不冷吗?”

“我觉得还好,可能只是风大。”她边说边搓着手,周勀半笑不语,俯身过去替她系了安全带,又将她搓在一起的双手拢在自己手里。

刚才大庭广众之下牵手还好,这会儿封闭的空间,呼吸都近在咫尺,常安只觉得耳根一烫,潜意识要收,周勀却握得更紧。

“怎么,摸一下手都不行了?”

常安别过头去,呼口气,“没有,你…不开车?”

周勀半笑不语,留意她眼神里那抹慌张,又借了一只手出来去扶方向盘,将车子平稳驶出了停车场。

常安抿唇不讲话,但能感觉出来她将自己绷得很紧。

眼看车子上了机场高速,两边路灯晃眼,周勀也不吭声,可膝盖上的那只大掌仍旧一点点摩挲着她的指骨,或揉或捏,像是要用这动作缓解掉心里这么多天的憋闷的情绪。

常安偷偷喘口气,“你能不能…”

“还冷吗?”

“不冷了!”

何止不冷,她手心已经开始被他弄得冒汗,周勀却目视前方,只用一只手操控着方向盘,游刃有余,另一只始终握着常安,没有半分要松的意思,最后常安也放弃挣扎了,只偏过头去笑了声。

周勀蹙眉:“你笑什么?”

她笑意更浓,却说:“没什么,不告诉你!”气得周勀在她指端重重一捏,常安吃疼,手指弯起来,周勀却借势插进去,五指牢牢相扣在一起,她惊得转身,刚好对上周勀浓重的眸光,稳重带笑,问:“饿不饿?要不要找地方吃点东西?”

常安别过头去,“不饿!”

“那回家?”

短短三个字,常安的手还被他扣在掌中,连着心口都被击了一下,终是又看了眼窗外,这条路她这两年也走了很多次,来来回回在伦敦与云凌之间往返,以前都是一个人去,一个人回,这次却有人陪在身边。

窗外景色相同,可心境到底不同了。

她偷偷抿着笑,含糊不清地应了声:“嗯,回家…”

周勀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车速明显加快,不出一刻钟便下了高速,入市区,路况复杂起来,他还不至于毫无警觉性,还是松了常安的手规规矩矩开车。

一个多小时路程,顺利到了长河门口。

车子熄火,副驾驶的人却没有动静,周勀看了眼,不觉笑,旁边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周勀等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叫醒她的打算,只是小心轻声地解了自己的安全带……

长途飞行加上时差,常安这会儿实在是累了,入睡分分钟的事,可是在车上终究睡得不安稳。

前边路上路过的私家车“滴”了一声,靠在椅背上的脑袋晃了下,继而感觉到有滚热的呼吸黏着自己。

常安缓缓睁开眼,窗外透进来一丝光,身前有人影逼近,还未反应,唇被瞬时含住…

“唔…”

周勀在她醒过来的那一秒吻上她,不过只是浅尝两口,蹙眉,“你喝酒了?”

常安意识还昏昏沉沉,嘴里轻哼,“喝了一点,在飞机上。”

周勀卷了下舌头,舌尖是刚从她口腔里尝来的味道,甜中带涩,极其容易上瘾,他显然不够,又欺身而上……

常安的睡意在瞬间被击退,而唇上不断加重的滚热犹如沸水烫身,断层的思绪被迫被感。官冲击填满,常安根本来不及思考,只能任由身体给出最直接的反应。

周勀在一通席卷中竟听到了她的回应,虽然只是短促而又细微的一声,却如惊雷劈开夜空,促使他每个汗毛孔都被撑开,双手不由揉住常安的肩,情不自禁地加深这个吻……

车外寒风萧萧,车内暖气融融,风口不断轰轰往外送着热风,常安的体温不断往上攀升,她觉得自己快融了,快化了,腰不自觉往下软,若不是绑了安全带,她觉得自己早就从椅子上滑下去。

周勀也渐渐有些收不住,盈盈一握的腰,顺着往上,轻揉勾描……常安猫着腰忽地叫出声,声音在逼仄的车内显得有些尖利。

周勀在她几乎快要昏厥的时候才松开,压住喘,抬手抚开她额前的头发。

常安微微撑开虚浮的眼皮,眼中光束不聚,有气无力地看着身前人。

周勀又忍不住在她发红湿亮的唇上哚了两口,

常安慢慢找回理智,软趴趴地问:“我这样…怎样?”

周勀目光至上而下,椅子上的人穿了件粉色套头卫衣,长发铺到胸口。

他把她额头的刘海都捞开,让她整张脸都露出来,月色至下,娇小,透红,带着酒后余醉,明明一双眼眸纯净,可被他稍稍撩弄,原本清澈的眸光中竟染了一丝迷离,像渴望,像求饶,又像在强撑镇定。

周勀又笑了笑,一脸坏相,又扶住常安的下巴轻轻撕咬,呼吸交缠间,她像一只被喂的小雏鸟般也会学着回应,周却不回答她的问题。

她有些急了,皱着眉问:“回答我啊,我这样…怎样啊?”尾音绵长,带着娇燥,又带着烘人的湿气。

周勀这一刻却显出自己绝对的优势,游刃有余地轻含拨弄她两瓣唇,胶着厮缠,手下动作也没停,封闭的空间中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很快常安又开始发抖,就如风雨中的草,根本不堪撩拨,身子不断往下瘫。

到最后需要周勀撑住她,几乎含腰整个把她罩在椅子上,唇齿抵到她耳根,一字一句说:“怎么敏。感成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短短几个字,带着男人压喘之后明显的嘶哑,又如暗夜中快要出笼的猛兽。

常安脑中剧震,他此时的坏,挑衅,撩弄,与他平日里衣冠楚楚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天,常安只觉脸上烫得都快起火了,想要推开人跑出去,可是无奈浑身使不上一点劲,这方面她岂是他的对手,就在常安以为自己要被他闷死在车上的时候,对面路上突然闪过一道灯影,有人举着手电筒往这边来,是晚上定时巡逻的保安。

常安急急推身上的人。

“…别…有人来了,周勀!”

可身上的男人才不管,甚至起了更大的兴致,压着常安亲得更起劲,甚至发出啧啧水声,她又气又急,推不动,发不了声,呜呜地不断捶他的背脊。

眼看灯光越近,常安用余光已经能从前车窗看到人影,更绝望的是那枚人影站在车身前就不动了。

常安怄得要死,只能任由身上的人胡作非为,自己死咬着不出声,祈求外面的人可以忽视,结果下一秒,周勀窸窣一声从她身上起来,坐回驾驶位,又很快开了车门。

外面冷风嗖地灌进来。

“小李,巡逻啊?”

车外僵呆的小保安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正办事的周勀会突然开门下车,就那么直愣愣地举着手电筒。

手电筒的光还射在常安脸上。

“啊…啊,是啊…那个,周先生,你刚下班?”

“没有,接我太太,刚从机场回来!”

“哦,啊…好,那不打扰你们了……我去那边,对,我去那边……”小保安总算收了电筒,支支吾吾又慌不择路似地绕过了车子,嗖一下就钻进了旁边花园的树林里。

常安那一刻的心情…真是外面一阵阵寒风灌进来,她冷一阵热一阵,而周勀弯腰扶着车门,稍稍探进一点头。

“刚不是要下车么,还不走?”

常安气得闭眼咬住牙,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你先进去!!!”

周勀憋住笑,“那你快点,外面冷!”他重新关上车门,又去后备箱拿了她的行李。

……

常安足足过了小十分钟才稍稍平复好心情,解了安全带,又把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拉整齐,这才开门下车。

周勀已经把行李搁下了,回头看着站玄关那死活不进门的女人,一张脸白里透红,眼睛狠狠戳着他像是随时能滴下血来。

周勀看了半笑不笑。

“你不进来?”

“你刚才故意的吧?”

“故意什么?”

全文阅读

标签:言情虐爱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