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嫡女归来还郡明珠时光未晚全章节目录阅读

嫡女归来还郡明珠时光未晚全章节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16 阅读(14)

嫡女归来;还郡明珠》是一本由作者时光未晚创作的小说,小说讲述了女主角沈玉珠本是尊贵的丞相府嫡长女,却因为母亲在生下弟弟后身死,从此被偏方打压,更是被亲生父亲当成棋子随意指婚,而为了尚且年幼的弟弟,沈玉珠决定放手一搏,于是她和同样命运坎坷的睿王爷李寰郡达成协议,从此成为了尊贵的睿王妃,每时都得步步为营。

嫡女归来还郡明珠时光未晚全章节目录阅读

>>嫡女归来还郡明珠时光未晚全章节目录阅读<<

嫡女归来还郡明珠时光未晚小说章节阅读

沈玉珠虽然是个处在深闺后院中的女子,但是老睿王以及睿王府曾经的光辉事迹多多少少还是听说过一些,听说当今皇帝之所以能顺利登基,这里面少不了老睿王的帮助。

虽说皇上也感念老睿王对自己的辅佐,登基之后对他很是厚待。不过君心难测,听说在暗地里注视着睿王府的人是皇帝的眼线。

沈玉珠却有些不明白,“曾经的睿王,也就是王爷您的父亲名震天下,我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是老睿王的威名还是听说过的。”

谁知李寰郡听了沈玉珠的话不但没有觉得骄傲,反而冷笑了一声,“世人都道我父亲雄才武略,是皇上的左膀右臂,更是助当今皇上登基的第一大功臣,哪里知道他心中的苦和怨?外人看我父亲和曾经的睿王府是风光无限,又怎么会知道这背地里的腌臜事。”

沈玉珠在这话里听出了其他的意思,难道老睿王和皇帝之间并不像外面传的那般兄友弟恭?沈玉珠的心中疑惑,悄悄的看了李寰郡一眼,“王爷这话的意思是……?”

李寰郡的眼神看向远方,似乎是在回忆着当时他父亲还在世的清净,嘴里却冷静的吐出一段话语,好像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

“哼,外人都道我父亲是葬命沙场,可是却没人知道我父亲真正是被皇上在暗中下毒害死的,我父亲虽然死了,但是他身边的亲兵却留给了我,而且皇上忌惮我会知晓这不义不悌之事,担心我有不轨之心,所以才在这睿王府里布满了他的眼线。”

沈玉珠万万没想到自己才嫁到这睿王府没几天就知道了这样一个惊天的大秘密,老睿王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忠臣,而且还是皇上的亲弟弟,李寰郡已经把话说到了这里,沈玉珠就已经全都明白了。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看来这话果然不假,皇上竟然能狠心暗中害死自己的亲弟弟,无非就是觉得老睿王会居功自傲,功高震主,会威胁到他自己的皇位,在权利面前,兄弟之间的情谊,况且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情谊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皇上是费尽心力才成功的坐上了龙椅,自然不会留下任何可能威胁到自己的皇位的人,只是沈玉珠没有想到被世人夸赞的好皇帝骨子里竟然会凉薄到这样的地步,忍不住的为逝去的老睿王唏嘘。

“王爷告诉我这些事什么意思?难道不担心我说出去吗?”

李寰郡已经收起了他脸上冷漠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玉珠缓缓的说道,“你不会的,你现在是我的睿王妃,在外人的眼中我们就是一体的,这件事一旦泄露出去,皇上必然不会放过我,那么身为睿王妃的你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你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的。”

沈玉珠当然不会傻到将这件事说出去,如果让皇上知道了,她的性命也难保,如李寰郡所说,他们两个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你是要你日后在府里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什么事不该做什么话不该说,你的心里要有数,今天的话不准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最后一句话沈玉珠明显的感觉到李寰郡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

但是沈玉珠却不怕他,同时还在心中诽谤,既然担心她说错话做错事还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她做什么,不让她知道岂不是更安全,真是个奇怪的男人,“王爷可别吓我,万一我不小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就麻烦了,反正我才刚刚嫁到王府,我相信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皇上也会对我网开一面的。”

李寰郡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不肯服输的小女人,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王妃可别忘了,本王当时去丞相府下聘的时候可是在众人面前说过王妃对本王心仪已久,王妃当时也是默许了的,现在王妃还觉得皇上会对你网开一面吗?”

沈玉珠差点把这回事给忘了,当时为了拒绝和江铭的婚事她确实默许了自己心仪之人就是李寰郡,“我不过是说笑罢了,王爷不必当真,不该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会往外说的。”

李寰郡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想必你也记挂着你弟弟,日后如果想念你弟弟,可以将他接到王府中小住几日。”

沈玉珠闻言不免向李寰郡露出感激的神色,她现在虽然已经出嫁,而且已经成为了睿王妃,但是在她出嫁之前沈恒之说的话她从来就没有忘过,如今她的根基未稳,还不能明目张胆的报复伤害过他们母子三人的那些人。

虽然当时李寰郡开出让她嫁到王府的条件时曾经说过要护她弟弟周全,但是沈玉珠嫁过来的这几日李寰郡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忙的脚不沾地,沈玉珠都没见过他几次,还以为李寰郡早就已经忘了这件事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沈玉珠最担心的就是她出嫁之后,沈明浩在丞相府中连一个护着他的人都没有,会被陈柳烟和沈玉珊母女两个人欺负,而且沈明浩虽然为丞相府中唯一的嫡子又是唯一的男儿,但是却不受沈恒之的重视,连沈恒之都不待见他,陈柳烟和沈玉珊两个人就更肆无忌惮了。

所以在听了李寰郡的话之后,沈玉珠不客气的就答应下来,“多谢王爷。”她的语气中还能听得出难得的轻快,想着一会儿就能见到弟弟,沈玉珠的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

湘如已经在王府门口候着沈玉珠了,这是看到沈玉珠和李寰郡一齐走过来,湘如忙上前对两人行礼,“王爷,王妃,回门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李寰郡的贴身小厮苏沅也将李寰郡的坐骑牵了过来,“王爷,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李寰郡接过苏沅手中的马鞭,抓住缰绳,一脚蹬上马鞍,利落的翻身上马,“走吧。”

湘如也扶着沈玉珠上了马车,“王妃,小心点。”看着沈玉珠在马车里坐好之后,湘如就跟在马车的一侧,时刻注意着街上的路况。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沈玉珠觉得湘如为人心思细腻,事事周到,不过既然是李寰郡亲自指派过来的人,想来也是不会错的。

不比沈玉珠在丞相府的时候,身边一个丫鬟都没有,连衣服都要她亲自动手来洗,相比之下,沈玉珊倒像是嫡小姐,而她过的还不如一个庶小姐,不过没关系,她会一点点的变得强大起来,然后将曾经吃过的苦受过的冷眼百倍千倍的还给那些欺负过他们姐弟的人。

不知不觉中,马车已经停在了丞相府的大门口,沈恒之已经带着陈柳烟和沈玉珊在门外等着了,沈玉珠的眼神在丞相府门前站着的人脸上一一扫过,终于在最左边的角落里看到了沈明浩的身影。

湘如再一次扶着沈玉珠下了马车,李寰郡也从马上下来,等沈玉珠走到李寰郡的面前的时候,李寰郡伸手握住了沈玉珠的柔荑,沈玉珠的心中一颤,但是到底没有将李寰郡的手甩开。

沈玉珊的目光在看到李寰郡的时候就落在他的身上移不开了,现在看到李寰郡竟然还牵上了沈玉珠的手,沈玉珊的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的看着沈玉珠。

这么强烈的目光沈玉珠自然也注意到了,沈玉珠相信李寰郡肯定也注意到了,不过李寰郡都没有开口说话,沈玉珠也就当做没看见的样子,反正现在有李寰郡在,沈玉珊也不敢怎么样。

李寰郡牵着沈玉珠往丞相府里面走去,站在府前台阶上的沈恒之等人规矩的站到两边,把中间的路给李寰郡和沈玉珠留了出来,沈恒之弯腰作揖,“王爷,王妃请。”

尽管沈恒之的心中多有不甘,但是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大女儿已经是睿王妃了,就算沈恒之的心里有多不喜欢这个女儿,沈玉珠现在的身份也比他的身份要贵重的多,尤其是在李寰郡面前的时候,沈恒之更是毕恭毕敬的。

李寰郡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也不说让沈恒之起来,拉着沈玉珠径直朝里面走去,只是在经过沈玉珊的身边的时候,李寰郡装似不经意的撇了她一眼,李寰郡的眼神中不带一丝温度,沈玉珊一接触到李寰郡的目光就惊慌的低下了头。

沈明浩三天没有见到过沈玉珠了,现在终于将沈玉珠盼回来了,从角落里跑到了沈玉珠的面前,抱住了沈玉珠的另一只手,“姐姐,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小浩好想你啊。”

沈玉珠将自己的手从李寰郡的手中抽出来,蹲下来摸了摸沈明浩的小脸儿,“姐姐也想你啊,你这几天在家里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吃饭?”

沈玉珠是故意这样问的,她担心她不在家里的是陈柳烟和沈玉珊他们母女两个会欺负沈明浩,故意克扣他的饭菜,因为这种事情在她还没有出嫁之前就经常发生,这话就是沈玉珠故意说给陈柳烟和沈玉珊听的。

沈恒之注意到李寰郡的脸色似乎变得有些不好看,他看向沈明浩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厌恶,“明浩,还不速速退下!”

哪知沈恒之会错了意,李寰郡并不是因为沈明浩突然冲出来生气,而是因为见沈明浩的身体太过瘦弱,根本就不像是男孩子的身体,所以才不禁皱了皱眉,怪不得沈玉珠这么担心沈明浩,李寰郡看也不看沈恒之,“无妨,我听说明浩和王妃的母亲去世的早,明浩只有王妃这么一个亲人,明浩几日不见王妃,想念姐姐也是应当的。”

李寰郡这话就是在明明白白的打沈恒之的脸了,偏偏沈恒之憋了一肚子的气还什么都不敢反驳,否则惹到了睿王可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睿王的性格刁钻古怪是出了名的,但是护短也是出了名的。

“是,他们姐弟两人的母亲早逝,都是微臣没有将他们姐弟两人照顾好。”沈恒之的嘴上说着认错的话,其实心里早已经将沈玉珠和沈明浩两个人骂了千百遍。

沈恒之贵为丞相,就是皇上都不曾这样过羞辱过他,今天被李寰郡这般讽刺,沈恒之的心里不生气才怪,连陈柳烟和沈玉珊的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李寰郡的话他们都听明白了。

在沈恒之和陈柳烟的面前,李寰郡给了沈玉珠足够的面子,沈玉珠很感谢他适时的庇护,沈明浩的年纪还小,还不懂这些事情,但是小孩子的感觉向来是最准确的,所以沈明浩能感觉到李寰郡是在帮着他和他姐姐。

沈玉珠拉着沈明浩站起来,“小浩,这是睿王爷,还不快见过王爷。”

沈明浩已经默认李寰郡是个好人了,在沈明浩看来,只要是帮着他和他姐姐的都是好人,所以心里对李寰郡也充满了好感,而且沈明浩知道李寰郡就是和他姐姐成亲的人,所以并没有管李寰郡叫‘王爷’,而是咧着嘴没头没脑的喊了一声,“姐夫好。”

这下不但是把沈玉珠吓到了,沈恒之的心里也在一遍遍的骂着沈明浩真是个蠢货,连沈恒之自己都不敢在李寰郡的面前摆老丈人的谱,沈明浩这个蠢货竟然敢跟睿王爷攀亲戚,怕是活腻了,这样的蠢货他就应该在他刚生下的时候就把他给掐死。

沈玉珊和陈柳烟都在心中嗤笑一声,果然是没有教养的贱种,这般不懂礼数。

沈玉珊的心里还忍不住在想要是因为沈明浩让李寰郡对沈玉珠生了厌就好了,她的容貌也不在沈玉珠之下,等李寰郡厌恶了沈玉珠那她的机会不就来了吗,像睿王爷这样的天之骄子,和她才是天生的一对,沈玉珠这个贱种怎么配得上睿王这样优秀的夫婿?

李寰郡听到沈明浩管自己叫‘姐夫’,既没有答应也没有表现出恼怒的表情,沈恒之一时也有些摸不着李寰郡的心思,加上刚死李寰郡又一直在护着他们姐弟两个,沈恒之也不敢再贸然开口训斥了。

“王爷,我弟弟年纪小,不懂事,还请王爷不要怪罪他。”沈玉珠也担心沈明浩的那一声‘姐夫’惹恼了李寰郡。

就在沈恒之还在思忖李寰郡到底会不会降罪于沈明浩的时候,李寰郡终于开口了,“明浩何罪之有?王妃是明浩的姐姐,本王是王妃的夫君,明浩叫本王一声‘姐夫’难道有错吗?”

看来李寰郡是彻底的站在她这一边的了,沈玉珠就彻底放了心,“王爷说的是,自然没有错。”

沈恒之也不知道李寰郡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怎么今日所见睿王的行事风格和之前听说的完全不一样,睿王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好说话了,但是只要睿王没有动怒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只有沈玉珊暗中紧咬着自己的一口银牙,沈明浩这个小贱种这般不懂礼数睿王竟然也丝毫不追究,难道日后他们两个贱种就要爬在她的头上了吗?绝对不行,她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沈恒之见李寰郡并不生气,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不经意的的看了沈玉珠一眼,看不出来他这个女儿还真有点手段,才成亲几天就能让睿王转了性子了,“王爷,请进府吧,外面的风大。”

李寰郡应了一声,再次牵住了沈玉珠空闲的那只手,“王妃,随本王一同进去吧。”

“是。”沈玉珠应声之后又看向了沈明浩,沈明浩也正在看着沈玉珠,姐弟俩相视一笑,沈玉珠的左手被李寰郡牵着,右手牵着沈明浩三人一同进了丞相府。

沈恒之跟在他们三人的身后,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沈恒之反而觉得他们此时此刻倒像是外人似的。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架空宅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