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沈玉珠睿王爷小说章节 锦玉良姝by时光未晚全本在线阅读

沈玉珠睿王爷小说章节 锦玉良姝by时光未晚全本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16 阅读(127)

主角是沈玉珠睿王爷的小说名为《锦玉良姝》,是由作者时光未晚倾心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男主角李寰郡本是睿王府的睿王爷,却因为兵权而被皇上在暗处部下无数眼线,而当李寰郡知晓自己的父亲的死和皇上有关之后,李寰郡选择了蛰伏,更是在发现同样因命运不公而逆流而上的沈玉珠时,将沈玉珠当成了有力的棋子,将她娶进了门。

沈玉珠睿王爷小说章节 锦玉良姝by时光未晚全本在线阅读

>>锦玉良姝by时光未晚全本在线阅读<<

沈玉珠睿王爷小说章节阅读

沈恒之满意极了,想着若是玉珊能嫁给睿王当王妃那便再好不过了。

他刚欲开口推荐自己的庶出女儿,李寰郡却瞥了沈玉珊一眼,眸色淡漠之至,甚至厌烦地挑了挑眉稍,挑剔地眼神打量一圈遂移开,漠然道:“这位小姐是庶出的吧?本王的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斟的。”

沈玉珊陡然瞪大了眼睛,浑身一颤,险些撒掉茶水。

“玉珊,退下!”沈恒之顿时怒斥一声。

沈玉珊抹着泪水离开,痴迷地眼神留恋在李寰郡身上,怨毒地视线却转到沈玉珠的脸上。

沈玉珠默不作声,一切都让李寰郡与沈恒之互怼,只听他傲慢地嗤笑一声,不屑地目光扫过江铭,道:“不瞒沈大人,玉珠小姐的心仪之人正是本王,既然你如此爱女心切,那今日这些聘礼本王就摆这儿了。”

不理会错愕不已的沈恒之,李寰郡一拍手,停在府外的聘礼立马被陆陆续续抬进来。

沈恒之将震怒的视线转向沈玉珠,只见她至始至终敛着眉眼风轻云淡,那模样不用再问他亦是知道了答案。

他将阴沉的脸色控制得当,想着罢了,好歹还是将她嫁了个王爷,日后只要沈明浩好生拿捏在手中,沈玉珠亦是翻不了天。

“良辰吉时定在三日后,沈大人可要好好准备,娶王妃这种大事儿,本王不想出现任何差错。”

李寰郡笑了笑,踱步走到沈玉珠身前,深深看了她一眼,扬眉浅笑,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道:“等着我。”

认真的口气,寒光却逃不过沈玉珠的眼睛,她不为虚情所惑,轻轻颔首,任他离去。

送走所有贵客,丞相府开始清点聘礼,未央院再次被绫罗绸缎珠宝金簪填满。

沈恒之寻了来,沈玉珠正倚在躺椅上晒太阳,她盈盈见礼,还是以往那副柔弱不禁风吹的模样。

“父亲,睿王爷见过小浩几面甚是喜爱,待我入了王府为妃,顺便将他接过去住上一些时日。”

“哼!”沈恒之漠然地扫了她一眼,“嫡子随嫡姐出嫁不成体统,此事没得商议!”

若没了沈明浩,他便没了操控她的把柄,沈恒之冷冷一笑,猛地扼住她的脖子狠狠一掐,道:“你今日所拥有的华贵荣耀,都是我恩赐给你的,去了睿王府以后务必要让睿王把心思放在你身上,这样你才是个有用之人,否则即使你身在睿王府,我也惩治的了你,可明白了?”

“恩赐?”

掐在脖子上的手力道逐渐加大,沈玉珠吃力的缓缓抬头。

生理泪水疯狂涌出眼眶,她唇角微微一翘,笑意明媚,却渗着层层冷意,“父亲说错了,迄今为止我所有的华贵荣耀,都是我一点一点争取而来的。”

掐在脖子上的手被她掰开,狠狠甩掉,沈恒之踉跄一步,身体狠狠一怔。

“如今我贵为准王妃,父亲以为你还能像以往那样轻易灭杀了我吗?现在睿王爷心系于我,在不久的将来我就会成为真正的睿王妃,父亲可莫要……得罪于我!”

她一步步逼近,眼神过于阴狠,震慑住了沈恒之,戏谑森冷地笑道:“父亲且尽情享受你所剩不多的权势,小浩由我扶持,今后必承主位。”

“你!”

蓦的,沈恒之被她眼底的寒意和狰狞所惊,骤然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在挣脱铁索牢笼彻底脱离了他的掌控,重重将她甩开,他夹着怒火与恐惧踉跄着离开。

三日眨眼飞逝,睿王府与丞相府的喜事已传的人尽皆知。

成亲当日,沈玉珠身着凤冠霞帔与沈明浩泪别,被李寰郡用八抬大轿抬回了睿王府,在别人看来,她嫁的风光又体面。

拜过堂之后,沈玉珠便被送进了主院,李寰郡一一应付前来敬酒的宾客。

不知坐了多久,房间的门被人推开,轻缓的脚步声在房内响起,随后一双大红色的鞋子停在她的跟前。

浓烈的酒味儿窜进鼻尖,沈玉珠双手紧紧交握,浑身僵硬之时,听见头顶上传来李寰郡轻笑的声音。

头上的喜盖被轻轻撩起。

她缓缓抬头,男人白净的脸颊上带着一抹酒醉的淡粉色,眉眼间的清冷不复,出奇的浮现一抹柔和的笑意。

他将交杯酒递了过来,俯身靠近坐在了床榻上,黝黑的瞳眸直直地盯着她,薄唇轻轻一勾,“本王的王妃,真美。”

沈玉珠一愣,鼻间的酒味儿夹着一丝淡淡的药香,这是属于他的味道,她不语,心跳却被他的赞美扰的加快,微微垂眸与他喝下了交杯酒。

他缓缓宽衣解袍,摘下她的凤冠玉簪打散她的发髻。

沈玉珠看着他不发一语的进行洞房事宜,蓦的愣了愣,寒着心苦涩的发现,有些事只有经历了才知苦难,她虽然将李寰郡的要求应的镇定,可时刻一到却无法释怀与一个毫不相爱的男人行肌肤之亲……

蜡烛被灭,房内骤然陷入一片黑暗。

感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被无线扩大。

感觉到身边的床位下陷,李寰郡火热的胸膛贴上后背将她扶躺下,沈玉珠绝望的闭上眼睛,如临刑罚。

小等片刻,耳边只有均匀平稳的呼吸声传来,那只放在她腰上的大掌异常安分,她微微睁开眼缝,却看不到睡在旁边的男人的脸孔。

“睡觉吧,明日好好熟悉府内的一切。”李寰郡淡淡地开口。

沈玉珠终是松了一口气,就着变扭的睡姿阖上眼帘,安稳入梦。

清晨醒来,沈玉珠探手一摸,身旁的床位已经微凉,李寰郡早已出了府。

唤来丫鬟梳妆。

穿戴完毕后,那丫鬟端来一堆的珠宝衣裙,边道:“奴婢名湘如,奉王爷的命令从今往后伺候您的起居生活。”

她遂清点物品,笑吟吟道:“这些都是王爷亲自为您挑选的,王妃可还满意?王爷说了,您若不喜欢,奴婢立马换掉。”

沈玉珠淡淡瞥了一眼,简雅精致的簪子让她感到讶异。

她曾听闻李寰郡经常出入青楼玩弄胭脂俗粉的花名,以为能让这般艳俗男人入眼的东西无非明艳招摇红尘粉味十足,却不料与她所想迥然不同。

轻抚着妆台上之物,她淡淡道:“即是王爷亲自挑着送的,便收着。”

用过早膳,沈玉珠熟悉着睿王府的环境,意外发现府内到处冷冷清清,下人人数少的屈指可数,且李寰郡还没纳过妾,王府内暂时只有她一个女主人……

消息如竹筒倒豆般从湘如嘴里吐出。

压下内心的好奇,沈玉珠逛到花园内,遂看见一株株盛放的淡粉色的花,问道:“你们王爷还喜欢四季海棠花?”

湘如摇摇头,观察着她的脸色,随口就道:“王爷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来逛花园,王妃可是喜欢此花?”

沈玉珠轻轻颔首,遂又微一皱眉,对李寰郡的了解又多了份扑朔。

她确实喜欢海棠花,可李寰郡不喜花却栽种一个大花园子,且常常流连在青楼花丛却不见府内藏花,这是什么怪癖?

“我们王爷其实人可好了。”湘如冷不丁发自内心地冒出一句话。

沈玉珠却不语,继续熟悉府内其他地方。

逛了小半日,她才发现王府之大估摸费上半个月都走不完,索性留着以后慢慢熟悉。

午时很快就到,李寰郡回了府。

二人一同用午膳,沈玉珠隔着一桌子饭香,鼻子动了动,敏锐地闻到了一股花香味。

瞟了李寰郡一眼,她静默吃饭,心里却冒出李寰郡刚刚新婚就去了青楼的念头,心里略微窝火,可接着转念一想,二人并无感情,被婚姻绑在一块儿只是各取所需的交易罢了,心态也就平衡了。

可紧接着,一双夹着红烧肉的筷子竟伸到她的碗里。

沈玉珠一抬头,李寰郡那双眼眸亮若晨星,调戏似地笑盯着她。

“多吃点,身子养胖些容易生娃。”

微微一愣,立马感觉到屋内的伺候的下人眼神各异,沈玉珠轻咳一声保持镇定,“恩”了一声,埋头吃饭。

两人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在她心有旁骛之下草草收尾。

饭后,李寰郡又出了府,看得出来他很忙,外头有着撒不开手的事情。

沈玉珠待在府内,院子里下人极少,清净的很,她略有困意,搬了一张躺椅躺在屋前嗮太阳。

忽的,湘如领着一批下人进了院子,后面陆陆续续跟进来的下人怀里都捧着花盆。

她定睛一看,竟然是颜色各异,朵朵盛放的海棠花,将院子里空下的地方填的满满……

她早上才说喜欢海棠花,此时倒也没上去问湘如花的来处,这么大手笔定然是出自李寰郡的命令。

阖上眼帘,沈玉珠压下心里讶异和古怪感,心想李寰郡不会平白无故对她这般好,她只要知道这点就行了。

一觉睡得沉,夜里她半梦半醒间,发现腰肢被人紧搂,身体与一具火热的胸膛紧紧相贴,脸颊上又是男人均匀平稳的气息声。

温热气息挠的她脸有点儿发痒,挠了挠脸颊,她背过身,又沉沉入睡……

三日时间悄悄流逝。

今日回门,李寰郡总算没有出府,沈玉珠庆幸地想着,也惊奇的发现,他这几日夜晚睡觉都安分的很。

虽然和他进行夫妻之实合理,可她心里迈不过那道障碍,索性李寰郡没有表现出一点对她的身体有兴趣的意思。

“戴着。”

清晨,沈玉珠神思正在放飞,突然手腕一凉。

一只深血色的精致手镯套在了她手上,眉头一皱,她道:“我不喜欢戴贵重招摇的首饰。”

欲抽回的手,被他用力捉住,他顺势逞坏,带着薄茧的指腹一抚一揉调戏着手中如羊脂白玉的肌肤,道:“这是祖传之物,我娘留给我的,历代睿王妃都得带。”

沈玉珠听得微愣,爱惜和宠溺溢在他的眉眼间,可眼里保留的那抹清冷依旧没逃过她的眼。

可她不明白,二人的婚姻只是交易而已,何必拿出祖传之物这种意义非凡的东西来较真?

受不起,她也并不打算接受这有着特殊意义的信物,欲将手镯摘下来,她摇摇头道:“王爷还是将此物留给心爱之人,玉珠无福承受。”

李寰郡眉梢微微一挑,也没阻拦,轻易让她挣脱了手腕。

沈玉珠以为他同意了,几下摘镯弄的红了手腕,竟也摆脱不了那血色玉镯的桎梏!

她疑惑的朝李寰郡看去,只见他这才懒洋洋地扇扇袖子,身子往椅背一靠徐徐开口道:“此物认主,且是太祖皇帝封赏下来保存至今,出自已逝绝世之技艺的高人之手,世上再无第二只,除非你死了亦或断臂才拿得下,戴着它出门,能彰显出你在我睿王府的地位。”

李寰郡笑着抬手,在那张白嫩潋滟的瓷面上轻拍几下,捏了一把过过手感,轻笑道:“你可知全京城,都听闻过此镯之名,见镯如见王,本王的王妃,以后不怕会走到被人欺负的地方。”

沈玉珠心里头微微一动,随即,心田忽有一股暖暖的溪流汨汨流过。

罢了,反正是他在没说清楚的情况下给她套上的,到时候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他拿不回去只能怪他自己,摸了摸发疼的手腕,她放下了袖子。

回门时辰未到,王府门口已经被好了马车。

沈玉珠吃完早膳在院子里闲逛,忍不住停在海棠花旁看个够,期间,她发现自己被人以猎物的视线盯着,这种偷偷监视的感觉,从她第一天踏入王府之时便若有似无地察觉到了。

她视线四下巡视,看不出哪里有古怪,不由蹙了蹙眉。

这时,李寰郡踱步而来,他摘下一朵海棠花放在手心凝视片刻,遂抬手,斜插在她的头上,扬眉浅笑。

饶有兴趣地欣赏片刻,他微勾唇角,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本该出口的赞美,却变了味道。

“现在才发现吗?可真不是一般的蠢。”

沈玉珠心头咯噔一跳,“你这王府,似乎不干净。”

“呵,还不算蠢到无药可救。”

李寰郡眉眼清冷,爱抚一样指腹划过她的脸颊,在看不到二人脸色之处背影如似调情,他将她耳边一缕青丝拂至耳后,漫不经心地道:“这是皇帝的眼线。”

皇帝?李寰郡的皇叔,老睿王李傲大将军同父异母的皇兄,为何要监视他这个没有任何兵权,还喜欢买醉在花丛里的皇侄子?

沈玉珠脑中迅速闪过对于这层血脉关系的了解。

“你可曾听过睿王府以往的光荣事迹?”

李寰郡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意,可笑意却不达眼底,黝黑的瞳眸之中渗出层层她读不懂的幽深森冷。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架空宅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