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锦玉良姝沈玉珠小说(已完结) 锦玉良姝全集目录阅读

锦玉良姝沈玉珠小说(已完结) 锦玉良姝全集目录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16 阅读(102)

锦玉良姝》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女主角沈玉珠本是相府的嫡长女,却因父亲宠妾灭妻而生活艰难,母亲难产而死,只留下一个年幼的弟弟,当沈玉珠和同样凄苦的睿王爷李寰郡相遇时,李寰郡给她睿王府睿王妃的头衔,而沈玉珠则需要和他承担一样的威胁和危险。

锦玉良姝沈玉珠小说(已完结) 锦玉良姝全集目录阅读

>>锦玉良姝全集目录阅读<<

锦玉良姝沈玉珠小说章节阅读

“是是是,打扰睿王了……”

江铭顷刻间变成鼠辈,连滚带爬地狼狈离开。

沈玉珠隐下眸底的狠辣之色,拢紧褙子,向冰月柔声道:“多谢姑娘挺身相救。”

“举手之劳,沈小姐无需客气。”冰月摇头道,同时收起打量的目光。

沈玉珠直觉冰月不若一般的风尘女子,况且今日若不是得她相助,自己恐怕难以周全。沈玉珠言语间不觉多了几分真诚。

却见那厢李寰郡眼神幽深莫测地打量着自己,侧首与冰月低声吩咐了几句,冰月似乎很听他的差遣,没多说什么就离开。

她眉头轻蹙复舒展,带着疑惑盈盈向他屈膝,见礼道:“沈玉珠见过睿王爷,多谢王爷搭手相救之恩。”

“丞相府嫡长女?”

方才她眼中别样的恨和狠没逃过他的眼睛,李寰郡心中一动,双手环胸带着探究意味地盯着她,这个女人倒是有趣,并非如表面上那般柔弱不堪,或许可用来利用于……

眸中的算计一闪即没,他促狭地道:“长得还不错,今日的选秀没被选上,晚上却来这里厮混,着急怕嫁不出去?”

沈玉珠一愣,察觉他话下之意的嘲弄,微垂下脸,柔声道:“不是,我随家父前来赴宴……”

她被迫无奈,却不料他嘴这么不饶人,曾听闻过睿王李寰郡性子刁钻桀骜,今日一见果然传闻果然是如此……

“赴宴?难道不是来谈你的婚姻买卖吗?”

李寰郡嗤笑一声,浅蓝色的锦衣金丝边闪耀着刺眼之光,手中的玉扳指抛起又被他接住,华贵却刁钻的气质浑然天成。

沈玉珠掀眸看向他,只见一双闪着精芒的黝黑瞳孔看进她的眼底,如最黝黑最纯粹的黑墨,幽深莫测,让她如频临危险,不自觉地警惕起他来。

察觉到她的防备,李寰郡又轻笑一声,“在我面前,把你的小面具收起来,你这点小伎俩,可不够看。”

他微微俯身靠近,挑起她的下巴,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光洁的脸上。

沈玉珠吓得连连后退,惊慌之下脚底一绊,站立不稳竟直接成全了他的靠近。

火热而有力的大掌搂在她的腰肢上,李寰郡没有立即放开,他的拇指在她腰间动了动,摩挲着薄薄的衣料,挑眉问道:“慌什么?”

沈玉珠努力平复惊慌的心情。

扳不动腰间的大掌,她顶着赤裸裸的嘲弄与调戏,一改怯弱,沉声问道:“睿王爷,你这是何意?”

李寰郡略一思索,眸色幽深与她直视,“本王只是想说,沈小姐的腰肢,可真软……不知是否,一掐就断?”

他的臂膀逐渐收拢,两人的肢体越加贴近,沈玉珠羞愤不已,蓦的脸颊爆红,火辣辣的羞耻感烧到了耳根子。

伪君子、流氓!

她猛地将他一推,手却还没碰上他的身体,李寰郡忽的抽身离开。

她的衣裙略有褶皱,惊慌未平,他却整直干净从容而立,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一眼看去,他衣冠楚楚神色淡然,竟与方才调戏她的痞子流氓看不出有任何挂钩。

“睿王若无事,玉珠先告退。”

沈玉珠语罢,匆匆便要离开。

本以为李寰郡会再耍流氓,不料他没追上来,却在身后似问非问说了一语,令她浑身一颤,脚步不自觉的顿了下来。

“像货物一样任人威胁摆布,滋味不好受吧?沈小姐觉得呢。”

沈玉珠僵着身体,缓缓转身。

这一刻,那男人玉瓷般的容颜在月色下显得格外清冷,微微上翘的唇角尽显邪魅,明明是带着几分吊儿郎当的口气,却让人丝毫不敢认为他只是在寻常发问。

“你想说什么?”沈玉珠平静地看着他。

到了此刻,她才不会傻到以为李寰郡堂堂一个王爷路过这里,只是见色起意耍流氓调戏她,他绝对是带着目的而来。

李寰郡眉梢一动,唇角挑着一抹淡笑,露着森白的牙齿,眉眼间潜藏欣赏猎物的神色,眸色却黝黑清冷:“我可以给予你帮助,免你流离受苦,护你亲弟周全……想听吗?过来,我告诉你。”

沈玉珠心里的防备越浓,他的声音如同带着魔性,话下之意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但对于初次见面的人却过于露骨,怕是别有用心。

犹豫片刻,她心下一狠徐步走去,压下浓烈的希翼淡淡道:“条件呢?”

“条件我只要你。”

他俯身伏在她耳边轻语,温热的气息混合着淡淡药香味儿搔弄的她浑身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又听耳边醇厚的嗓音响起。

“嫁给我,替王府生下孩子,我就放你离开。”他淡淡道。

如雷贯耳,沈玉珠震惊地看着他,这个条件出乎意外,她以为李寰郡想要的是丞相府内的东西。

“如何?你有一刻钟的时间可以考虑。”李寰郡风轻云淡地道。

沈玉珠很快恢复冷静,掀眸看向他。

此人言谈举止虽显得浪荡,可眼里并无半分浑浊的情爱之意,尽管掩饰的很好,然眸底的幽冷依然清晰可见,不是色令智昏之人。

沈恒之还在替她找夫家,无论如何她都要出府,一个王爷相比起沈恒之同僚的纨绔败家子们身份尊贵了不知道多少,哪怕沈恒之都要让着他三分,若答应,以后她不怕谁再拿沈明浩威胁自己。

理清头绪,沈玉珠发现眼下她只有此路可行,她宁愿自己选择一条不归路,也不愿再被沈恒之用沈明浩要挟她一生,为了性命与自由,她所能牺牲的也只有自己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希望你不要食言,到时候放我们离开。”沈玉珠轻轻颔首。

李寰郡一愣,玩弄着玉扳指的手顿了顿,不料这女人才刚答应交易就想着以后的承诺兑现,这个女人还真有点儿意思……

他眼神直勾勾将她从头打量,唇角一勾挑起一抹促狭的笑意,递出扳指道:“回府候着本王!”

沈玉珠从未想过,京城第一王爷李寰郡会这般与她短短一个照面就有了交集。

当然,沈恒之更是脑袋想破也猜不出她哪儿学来的本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攀上了睿王这根大枝儿。

天刚亮,江府来了人,工部侍郎江勐带着他儿子江铭来访,意图可想而知。

沈玉珠浇花弄草,愣是拖了一个时辰直到沈恒之派人催促第三次,她才慢悠悠地去了会客堂。

入了座,她眼波淡淡一瞥,沈恒之与那江家父子早已脸色铁青至极。

沈恒之出奇地忍住破口大骂的习惯,笑容牵强向她道:“你让江大人和江公.子等了良久,还不向人家赔不是?”

江勐脸色微缓,微昂起下巴等着沈玉珠的道歉,连带他儿子也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等着下人低声下气伺候的模样。

将各色神情尽收眼底,沈玉珠略微垂眸。

纤长玉指摸到袖中的温热玉扳指,她唇角微微翘起,一个从未敢在任何人面前显露的清冷笑意,如拨开白雾后的一抹黑暗般,峥嵘初露。

“父亲见谅,玉珠身体不适才来晚了些,想必江大人大度,不会计较此等小事。”

会客堂陡然一阵寂静。

沈恒之一时愕然,紧接着脸色更加难看,沈玉珠轻描淡写一句话,江勐听着险些被气吐血,连江铭也脸色铁青。

可若要追究反倒掉了身份,毕竟都被夸了大度。

这时,陈柳烟冷眼盯着她,冷笑着道:“此言差矣,饶是江侍郎与江公.子乃是胸襟宽广之人,你也不能凭此让两位宽恕你的不是,沈家的规矩可不是这样教导的,还不快向二位赔不是?”

沈玉珠却投眸看向江铭,勾唇一笑百媚生,迷得他乍然没了脾气。

“咳,既然是玉珠小姐的身体不适导致的,此事就罢了,玉珠小姐还要注意身体,养好身子才是。”从沈小姐改成玉珠小姐,江铭眼神火热之至。

江勐冷眼看着,不轻不重地冷哼了一声。

陈柳烟反倒成了小题大做,一时再寻不到缝儿插上两刀,脸色阴沉而又不甘心,遂发觉,今日沈玉珠与往日那副怯弱极好欺负羞辱的模样简直大相径庭。

不够!

沈玉珠眼眸微微一眯,捏着袖中的玉扳指因用力过度而颤了颤,有了这枚扳指,痛苦强烈叫嚣着,让那个女人吃一点小嘴亏还不够,她还有更多想要做的报复之心还没能施还回去!

“小女不懂事,江侍郎莫见怪。”

沈恒之皱眉,瞥了沈玉珠一眼,隐下眸低的厌恶,淡淡道:“玉珠,好好陪江铭公子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环境。”

轻轻放下茶盏,沈玉珠眼带笑意地看着他。

“父亲,玉珠身体不适,怕是会招待不周到,妹妹玉珊一度仰慕江公.子才华,玉珠这就寻她来陪江公.子好生一叙。”沈玉珠软硬不吃,把沈玉珊推了出来。

沈恒之的眉头彻底皱成一团,脸色更加冷沉,怒道:“江铭公子是你日后的夫婿,要玉珊来何用?你且与他好好培养感情就是。”

“玉珠与江公.子不过见过一面,未来夫婿怕是遥不可及。”沈玉珠铮铮不让。

沈恒之陡然一怒,“我说是就是,让你与江公.子订下婚约,嫁进江侍郎府,是为你着想,定不会委屈了你。”

“这福分玉珠无福享受,亦不敢享受。”

利用她的婚姻大事拉拢工部势力,这就是所谓的为她所想?令人作呕的说辞,诓骗外人勉强还行得通。

“混账东西!”

沈恒之盛怒地扫掉桌上的茶盏,一脸阴霾与暴怒交织的神色,暴跳如雷地道:“你敢忤逆我的命令?”

沈玉珠掀眸,眸色冰冷的从容一笑:“女儿福薄,受不起父亲的心意。”

沈恒之气的浑身都在哆嗦。

他的大女儿是如何有这般强势的一面,他竟不知!

“老爷,睿王来访!”管家急急一报。

话落,已是有一阵唢呐声隐隐响起,沈恒之眉头一皱,猛地起身前去相迎。

府邸外,红绫翻飞礼箱无数,八米宽的街被一支整齐喜庆的长龙队伍据满,唢呐声冲天引得无数老百姓围观。

人前有一男人风姿卓越,一袭段蓝色锦衣,玉冠金带,气质清净清冷出尘,他翻身下马,踩着绝对风华从容的步履走来。

“微臣不知王爷会突然来府造访有失远迎,王爷恕罪。”

沈恒之弯腰垂头行礼,连同江勐父子与陈柳烟亦恭恭敬敬。

沈玉珠也略行见礼,只见李寰郡等沈恒之行完礼,视线轻扫她而过,她缓缓握紧袖中的玉扳指,便听见他轻笑道:“本王今日来求取贵府小姐,丞相无需这般多礼。”

“求、求娶?”沈恒之一脸愕然。

不止他,连江家父子以及在丞相府门口围观的老百姓,皆发出一声唏嘘。

沈恒之略一思索,扶袖道:“王爷先请。”

聘礼摆满一条街,消息很快传开,李寰郡撩起衣袍,徐步被请到丞相府的会客堂。

沈玉珠亦步亦趋,回到会客堂,却发现沈玉珊竟打扮的光鲜亮丽出现在堂内搔首弄姿,她冷冷一笑入了座。

“不知是微臣府里哪个女儿得了王爷的赏识?”

沈恒之命人奉茶后,便将江勐父子干撂在一旁,毕竟江侍郎不过只是工部副官,若不是工部尚书与他有着嫌隙,江勐他还不看在眼里。

李寰郡淡然一笑,清亮的黝黑瞳眸落在沈玉珠身上,徐徐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本王赏识玉珠小姐的温雅之美,听闻玉珠小姐尚未有婚约,嫁于本王当王妃正好,沈大人觉得此桩喜事如何?”

沈恒之自然不敢说不好,惊疑地皱眉瞥一眼沈玉珠,突然之间似乎明白她今日的强势原来是李寰郡在给她撑腰,只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是怎么做到的勾搭上了这位不好惹的主儿?

沈恒之气闷,李寰郡可不是个好掌控的主儿,他略一思索,假装可惜地叹了口气,神色痛苦地道:“王爷乃尊贵之躯,文韬武略,玉珠无才无德,能让王爷赏识是她的福分,可玉珠已有心仪之人,怕是小女配不上王爷,臣也不忍心当恶人擅自替她做主棒打鸳鸯。”

江铭适时地挺直腰板。

沈玉珠静静喝着茶,接到沈恒之的冷眼警告,冷笑着不语。

以爱之名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净,既不得罪人又委婉拒绝了李寰郡,不愧是能在朝堂中混了多年而不倒的老狐狸。

江勐脸色好看了许些,她眼神淡淡一扫,看见沈玉珊和陈柳烟母女盯着李寰郡的眼神甚是火热。

“王爷,请品茶,这是玉珊亲自斟的。”沈玉珊擅自插话,为李寰郡奉上茶水。

那腰肢柔软如柳枝,那媚眼,抛得那叫一个火热。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古代言情架空宅斗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