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罗依铭叶兆深小说完结版阅读

罗依铭叶兆深小说完结版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08-16 阅读(136)

罗依铭叶兆深小说完结版在哪看?这是一本非常有看点的言情虐文小说,小说讲述了罗依铭在一次意外与叶兆深在宾馆共度一夜春秋,两人为了保护双方家庭的名声就结婚了,但结婚后两人都不幸福,最后因为一张照片,罗依铭受到虐待就与叶兆深离婚了,他们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罗依铭叶兆深小说完结版阅读

>>罗依铭叶兆深小说完结版阅读>>  

罗依铭叶兆深小说完结版章节免费导读

叶兆琛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句话从她口中说出来,竟有如千刀万剐般,连呼吸都痛到要晕厥的地步。

“所以那个孩子,是你和他的孩子?”

罗依茗耸了耸肩,犹豫了半秒点了点头。

苦涩的笑容蔓延开来,叶兆琛勉强撑起嘴角,仍旧温柔的语气说道:“吃吧,再不吃就该凉了。”

看着叶兆琛黯然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罗依茗心里竟莫名的难过,似乎心脏被揪住一样,很不好受。

不过碍于楼上饥肠辘辘的叶浔,她也顾不得那些许多了。

就这样母子两个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星期,期间叶兆琛时常围绕在他们两个身边,可以说是悉心照料,欲求必应,但一问到有关于叶朗的问题,他要么闭口不言,要么转移话题。

久而久之,罗依茗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在某天晚上推开了书房的门。

正在办公的叶兆琛一看见是她,马上停下手中的所有,露出前所未有的开心笑容:“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呢。”

罗依茗干咳了两声,犹豫着问道:“那个,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看见叶朗啊,浔儿都想他了。”

“那你想他吗?”叶兆琛满怀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却不知道他此举正是自己在伤口上撒盐。

“当然了,我不该想他吗?”罗依茗也学着他反问,唇角略带微微调皮的轻笑。

叶兆琛眼眸叠加一层隐藏的痛苦,这一周的时间,不知已经叠加了多少层,但他心里清楚,他所经受的这些对于六年前的罗依茗来说,连冰山一角都不及万分之一。

“我想,你大概永远都见不到他了。”叶兆琛铁了心不准她去到叶朗的身边,倒不如狠心一点,就此说清也不算太坏。

罗依茗顿时紧张起来,满身写着担忧:“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叶朗出了什么事?怪不得他会派你来接我们,怪不得回国一周了也看不见他,你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

看着她如此关系叶朗,叶兆琛心中的痛楚如刀绞般碾碎了他最后一点希冀。

她当真已经爱上叶朗了?

她当真忘了之前的所有了吗?

“他什么事都没有。”叶兆琛沉声回答,“只是,你不让你见他。”

“凭什么?”罗依茗疑惑又不满的质问。

叶兆琛鼓足了全部的勇气,双臂一伸揽住她的腰身,将她牢牢抱进怀中:“因为他对你来说是危险的存在,因为你是我的妻子,而不是他孩子的母亲!”

“你放开我!”罗依茗挣扎着想要从他怀中挣脱,然而力气悬殊,她越动他便抱得越紧。

“你就是罗依茗,是我叶兆琛的妻子,无论你承认与否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不怕你再多恨我一层,无论你心里装的是谁,我都要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愿意用我全部的爱来赎罪,愿意用以后的人生为你遮风挡雨,缓释你对我的怨恨,就算你怪我一辈子,我也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罗依茗怔怔的望着他的双眼,里面蕴含着铁一般的坚定,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她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那双带着温柔,宠爱,似水柔情的双眼,一如她梦中想触触不到的幻象。

突然‘砰’的一声,楼下剧烈的撞击声音拉回两人对视的双眸,同时一声闷响,似是厚重的大门轰然倒塌。

“叶兆琛,你给我滚出来!”

楼下,一辆红色跑车粉身碎骨的立在大门口,旁边倒着的是别墅两扇大门。

叶朗从车窗里钻出来,周身散发着强烈愤怒的气场。

罗依茗同叶兆琛下来便看到了这样一幕。

她几乎是一刹那冲上前去,想要扑进叶朗怀中,却不想刚一迈步便被某人大力拽了回来,跌进宽阔却泛着丝丝寒意的胸膛。

叶兆琛面色凝重,死死攥着她的手,逼迫她不准离开自己身侧。

“我的好侄子,没想到你对自己的婶婶如此上心,连我这个小叔都没支会一声就把人接到这里来,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婶婶?”叶兆琛俊眉微挑,明眸中明显暗藏敌意,“我怎么没听说,小叔你已经结婚了。”

叶朗大步迈向两人:“六年前我脱离叶家之后,自然也就没必要和你们汇报我的事情,因为不希望婚礼上出现碍眼的人,所以邀请函也没有打算送你们一份,你们不知道,可并不代表我没结婚。”

“既然这样,你也就不再是我的小叔了,也理所当然不存在婶婶这个说法,眼下这个女人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我爱慕的女人。”

叶兆琛毫不逊色的反击,打得叶朗无言以对,只能狠狠的瞪着他。

然而这时罗依茗却拼命推开叶兆琛紧紧抱着的手臂,躲到叶朗的身后。

“你这个人莫名其妙!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尽做流氓的事,简直不要脸!”

这回轮到叶兆琛无话可说了,刚还盛气凌人的气场瞬间变弱,很是受伤。

反观叶朗倒是在一旁幸灾乐祸:“咱们鼎鼎大名的叶少爷,居然被骂流氓,哈哈,看来你看上的女人没看上你啊!”

“依茗,不管你是真的失忆了还是不愿意认我,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你可以信任的人,哪怕你再恨我,至少都该相信我,我不想看你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叶兆琛看到她对叶朗如此依赖,相比于吃醋嫉妒,更多的是担忧。叶朗这个人狡猾善变,手段残忍,若是被他利用,下场绝对凶多吉少。

罗依茗却用质疑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分辨话中的真假。

叶朗却适时发声:“叶少现在是在讨论伤害别人吗?在这方面我可是远远不如你啊,想当年你把自己的妻子伤害到什么样的地步,就算是在六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也依然让人毛骨悚然呢。”

“我当年的确是很混账。”叶兆琛低着头,眼中的悔恨几乎要流淌出来,“现在我确实没有资格挽留她,更加没有资格要求什么,我可以接受她的身边站着其它男人,我可以成全她心里爱着别的男人,但那个男人绝对不能是你!”

“我很抱歉的通知你,站在她身边的男人非我莫属,她已经成为了我的妻子,甚至是我孩子的母亲,你就算再不同意,这也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

叶兆琛突然对上他炫耀的视线:“真的是这样吗?”

意味深长的笑容在他嘴角绽开。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的儿子看上去也就三四岁,而四年前依茗正在意大利治疗身体,根本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为你生孩子,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无法怀孕,所以你所说的一切,全部都不成立!”

“你所说的才是不成立!”这回轮到罗依茗上前怼他了,“浔儿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是我的亲生儿子!我的身体好着呢,才没有无法生育的问题!”

“而且我在意大利治疗的时间只有短短两年,正是因为生浔儿的时候难产才得的病,你口中的这个女人和我唯一的相似之处只有去意大利治疗这一件事,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跟你说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是你自己不相信,这回总该信了吧!”

全文阅读

标签:现言言情虐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