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泼茶人全文在线阅读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泼茶人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08-16 阅读(23)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又名冷面总裁难招架是泼茶人作者写的一部现言总裁小说,小说讲述了邵允琛受父亲之命娶了陆瑶,可是结婚三年来陆瑶对邵允琛的付出邵允琛视而不见,甚至结婚前都签订了合同,结婚四年后就离婚。现在结婚三年过去了,陆瑶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想要离婚却发现自己怀上了邵允琛的孩子。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泼茶人全文在线阅读>>  

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陆瑶见是邵允琛有些意外,以前一个月见不到几次,这几天貌似是她见他次数最多的,还是被他送来医院,有点像做梦一样。

见他这么问,陆瑶也没回答,撇开头。

邵允琛叹气,拉过椅子坐上去,打开那份热粥,声音不容置喙:“今天起,把烟给我戒了,听到没?”

陆瑶冷笑,十分赌气的说:“呵!你以为你是谁啊?”

“陆瑶,你不小,别耍孩子脾气。”邵允琛淡淡道,吹凉了粥递到她唇边:“我让他们放的糖,你爱吃的,吃一口。”

“拿走,不吃!”陆瑶身子扭的更开了,语气也不好。

他看起来体贴,记得她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为什么两人婚姻却过的如履薄冰?

而且她不小,也不是在耍孩子脾气!

见女孩这么倔,邵允琛眉头一拧,低头把粥吃掉,伸手捏住她的唇,硬是吻了上去,迫使她张嘴,将嘴里的热粥喂了过去。

“唔!”陆瑶用力捶着他的胸膛反抗,邵允琛就欺身上来,长腿直接把她的双腿夹死死的,一再深入的吻几乎让陆瑶喘不过气。

反复这样喂了几次后,一碗粥见底了,怀里的人也安静下来,瞪大眼睛狠狠瞪着他,像是他多罪无可赦一样。

邵允琛用手指揉捏着她娇嫩的唇。

浅粉色,软软的,光是吻起来他就有了感觉,不过这里是医院,有再多想法也得压住,而且她身体不舒服。

邵允琛手撑在陆瑶脑侧,像是把娇软的她搂在怀里一样,声音微冷:“陆瑶,如果下次让我发现你抽烟,我有的是法子对付你。”

“要,要你管!”见他板起脸来陆瑶就有些怂,更不想和他的眼神对视,硬是把身体扭过去,拉过被子蒙上,内心忐忑。

自己不舒服,他应该会留下吧?

只要他留下来照顾自己,态度好点,自己一定不跟他硬抗的,保证......

只是陆瑶想的太好,还没隔一分钟,随便塑料袋被收拾的窸窣声音,她听到邵允琛说:“我有事要去处理,你先休息,明早我有空就过来接你。”

陆瑶满心失落,把被子裹的更紧了。

在他心里,她连工作都不如!

见陆瑶没什么表态,邵允琛只好在门口站住,问:“你,有什么要我帮忙吗?”

“没有!没有!”陆瑶知道他大概指自己父亲的事,一听帮忙两字,心里就酸酸的,烦躁无比:“有事我自己会解决,你走吧!”

真是孩子脾气......邵允琛微微叹气。

他不喜欢这场婚姻,但她至少是他名义上的妻子,结婚这么久,她一直乖巧,也没烦他什么,他也不能对她完全不管。

离开病房后,邵允琛想了想,从口袋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你帮我联系一下向先生,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去拜访一下。”

早上醒来,陆瑶在医院等到十一点,不过邵允琛依旧没来。

他骗了她!!失望过后,陆瑶很冷静的自己办理出院,回到家直接进了卧室,用力拉开衣柜。

她搬来邵允琛这里时本来也没带多少东西,如今不到半小时就用两个箱子将东西全收拾好,只是有几件大衣太厚重,她直接扔柜子里了。

陆瑶最后看了眼她和邵允琛住过的公寓,似乎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的影子,她将钥匙留在鞋柜上,推着行李箱毫不留恋的离开。

从打电话被那个女人接到后,再到昨晚的遇见,她应该什么都知道,她花了三年都暖不了一个男人的心,但不代表其他女人不行。

况且,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个错误,就让她提前结束吧!

从邵允琛住处离开后,陆瑶直接拖着东西到母亲那,她不想和邵允琛过,但是目前的状况也支持不了她再去住酒店花钱。

陆瑶按了半天门铃都没反应,拧起眉,给陆母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

陆瑶听到陆母那边有些吵杂,忍不住问:“妈,你不在家?”

“啊?我不在,我在外面锻炼身体。”陆母说话支支吾吾,“瑶瑶你有事吗,要是没事晚点妈给你打过去。”

陆瑶不信,趁机追问:“妈你在哪锻炼身体,我过去找你。”

“你别来了,比较远。”

就在陆母吞吐的说着什么时,陆瑶敏锐听到那边有人大嗓门的喊:“喂喂,客人都走了,你不去收拾桌子站这打什么电话!”

“妈,我都听到!”陆瑶压抑住心里的火气,冷静道:“地址告诉我。”

陆瑶将行李箱寄放在对门的住户家里,并且塞给对方五百块,打车直接到陆母说的餐厅,进门就看到陆母正弯腰在清洁一张桌子。

南城第一法官夫人,养尊处优大半辈子,如今却到餐厅给人当服务员,陆瑶看的忍不住鼻头一酸,脚步都挪动不了,“妈。”

“瑶瑶来了?”看到陆瑶时,陆母还有些不好意思,很迅速的清理完桌子,和领班说了声,跟陆瑶去了角落。

陆瑶看到陆母左手红肿一片,抓着她的手臂问:“怎么回事?”

“没事,就是烫伤而已。”

陆母极力想掩饰,嘴里说着不在乎,陆瑶却忍不住,直接拽着陆母出了餐厅,打车直奔医院。

得亏她的决定是正确的,医生说高度烫伤,不好好处理就化脓了。

“妈,不是让你在家呆着吗?”陆瑶拿药回来给母亲的伤口涂着,说话时声音都是哽咽的,“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妈在家闲着也是没事,去餐馆一天好歹几百块。”

说着,陆母就忍不住落泪:“要不是你爸干了那样的蠢事,我们一家现在还是开开心心的,我哪用整天担惊受怕都睡不着觉。”

“辞了,以后不准去,钱不够我给你。”陆瑶说,“咱们家再落魄,我也不会让你去受苦的,爸的事我会想办法。”

“这么大的担子,怎么能让你扛着。”女儿的贴心让陆母宽慰,却又因为那些钱抹眼泪,“两百万啊......干脆让你爸死监狱得了,咱们也不要管!”

陆瑶知道母亲说的都是气话,心里还是为父亲的事在着急,“妈,我保证在期限内借到钱填补上去,你不要担心那么多。”

陆母是大家闺秀,十八岁就认识陆父,二十岁嫁到陆家,生了陆瑶后一直全心全意照顾她,生活全靠陆父,陆父一倒,她就慌了,好在女儿够冷静。

见女儿这么说,陆母只好点头。

拿了一星期的药后,陆瑶带着母亲离开,出电梯就看到意想不到的画面。

......

全文阅读

标签:现言总裁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