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合约婚姻小说陆霆昭郁默全集目录阅读

合约婚姻小说陆霆昭郁默全集目录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08-16 阅读(120)

合约婚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郁默本是集团千金,却因为一纸合约成为了陆霆昭的妻子,而其实郁默和陆家有一份暗地的协议,这份协议要求郁默和陆霆昭生个孩子,而只要生了孩子,郁默就可以独自离开这里,也可以离开陆家,更能离开陆霆昭。

合约婚姻小说陆霆昭郁默全集目录阅读

>>合约婚姻小说陆霆昭郁默全集目录阅读<<

合约婚姻小说陆霆昭郁默小说章节阅读

小花园里有一个鱼池,里面养了不少金鱼,平常郁默没事就喜欢拿着鱼食去喂喂鱼,没想到柳若水也很喜欢喂金鱼,两人一拍即合,走到鱼池边喂鱼。

柳若水看到金鱼之后,脸上的笑意明显增多了,她逗弄着里面的鱼,郁默见她半个身子都已经探进去了,便拉着她说道:“你这样太危险了,很容易掉下去。”

“没关系的,不会掉下去的。”柳若水说道。

“叮铃铃……”郁默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是唐医生打来的,她请了两个星期的假,估计唐医生那边都快忙得脚不沾地了。

郁默对柳若水说:“你小心点儿,我去接个电话。”

郁默走到一旁接起电话,还没说完,只听到水池里“噗通”一声,传出柳若水尖锐的声音:“救,救命啊……”

郁默赶紧挂了电话,跑倒池塘边想要将在水里挣扎的柳若水拉起来,眼看就快要拉住柳若水的时候,柳若水却往池塘的深水区挣扎过去,离岸边越来越远。

郁默着急,大喊道:“别过去,危险!”

柳若水穿着裙子,郁默想着可以拉住她的裙摆将她拉过来,没想到刚伸手,就看到陆霆昭游到深水区将柳若水救了起来,陆霆昭抱着柳若水从她身边擦过,他侧头看了她一眼,目光里满是憎恨。

“我帮她换一下衣服吧。”郁默看柳若水衣服湿透,整个棉裙都湿漉漉的贴在了身上,刚一伸手,只觉得肩上突然横生一股蛮力,她整个人便掉进了水里,还好她跌倒的地方不深,扑腾一下勉强站了起来。

“我说过的,让你不要靠近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郁默知道他误会了,她站在水里解释道:“陆霆昭,我……”

“够了,我没想到你竟然歹毒到这种地步,小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郁默看向倒在陆霆昭怀里,浑身苍白的像纸一样的柳若水:“你告诉她,说不是我。”

陆霆昭冷冷的看着郁默:“你竟然还想耍手段,要小水包庇你,你差点害死她,你竟然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不,不是,霆昭哥,不是……”柳若水语无伦次,昏厥过去。

陆霆昭抱着昏厥的柳若水,快速将她抱回到了房间,郁默看着陆霆昭的背影,然后慢吞吞地从水里爬了起来。

她换好衣服之后,原本想去帮帮忙的,可是一想到现在陆霆昭恐怕连杀了她的心都有,她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陆霆昭吩咐女佣将柳若水的衣服换好,然后又叫了家庭医生,看到柳若水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孔,他捏紧拳头,狠狠的砸向了墙壁,血,顺着手背蜿蜒而下。

陆霆昭抬头来,深邃的眸子里闪过嗜血的光芒,他吩咐女佣:“把那个女人给我叫过来。”

郁默被女佣从房间里叫了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一个字,一个耳光“啪”地打在了她的脸上,嘴里瞬间充斥着一股血腥味。

郁默被打懵了,捂着脸无神的看着陆霆昭。

陆霆昭说:“郁默,如果小水有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毁约,哪怕是得罪爷爷!”

郁默捂着脸,倔强的看着他,一滴泪也无,一声痛也不叫,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那么愣怔的看着他,良久,她缓缓开口,一字一句说道:“我说过,不是我!”

陆霆昭冷笑一声,伸手掐住她纤细的脖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如意算盘,你想利用小水的善良来掩盖你的罪行,我告诉你,不可能!”

掐在脖子上的手越收越紧,就在郁默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突然松开手,狠狠的将她甩到地上,像是俯瞰一只蝼蚁一般,眼里充满了蔑视,他蹲下,狠狠的揪住郁默的头发说道:“你,最好不要触碰我的底线,不然,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郁默抿着唇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惧意,她今天才知道,这个男人是恶魔,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如果可以选择,她一定不会鬼迷心窍签下那份契约,可是,可是她没得选,别人退一步是海阔天空,她退一步,却是人间炼狱。

郁默逼着自己与他对视:“我说过,不是我。”

“不知悔改。”陆霆昭站了起来,嫌恶的看了郁默一眼。

郁默被这样的眼神深深刺痛,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她明明一直在帮柳若水,为什么到头来却把这一切都推到她的头上?

郁默从地上站起来,看着陆霆昭,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我为什么要悔改,人不是我推下去的,你可以不听我解释,但休想逼我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

她就那么倔强的看着他,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陆霆昭看着她,一时之间,心里竟然隐隐的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情绪,他强/压住那股情绪,准备下楼去给柳若水准备一些姜汤,对于柳若水的事情,他大部分都是亲力亲为。

端着姜汤上来的时候,她看到郁默正站在主卧门口张望,一时之间,怒意从心底里涌了上来,他冲过去,狠狠的抓住郁默的胳膊,那碗端在手上滚烫的姜汤尽数洒在了郁默胳膊上,烫起了一个个硕大的水泡。

郁默咬着牙,忍痛看着他。

陆霆昭狠狠的说道:“我警告过你,不要靠近她!”

“我只是想看看她醒了没有。”郁默红着眼眶,任谁被这样误会都不好过。何况,是她没看好,才让柳若水掉了下去,她也有责任。

“你是怕她醒了告诉我是你推她下水的吧,”陆霆昭甩开她的胳膊,冷冷道,

“滚,再让我看见你靠近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郁默冷笑一声,默然回头,她走到洗手间,一遍遍用凉水冲着人被烫伤的胳膊,上面的水泡钻心的疼痛,她咬着牙,不允许自己落泪。

郁默,坚强一点,过不了多久,你就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她用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对着镜子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慢慢蹲下,看着手臂上被烫红的地方发怔,活着,真苦!

郁默从洗手间出来,客厅里的电话正好响起,这会儿都忙着照顾柳若水,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郁默接起电话,里面传来陆老爷子苍劲的声音:“喂,是默默吗?”

“是我,爷爷。”郁默回答。

“你手机怎么打不通了,没事吧?”

郁默这才想起,因为被陆霆昭推下水,手机也不幸进水报销了,她苦笑一声:“没事,我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掉水池里了。”

陆老爷子心生疑窦,郁默不像是这么不小心的人,他问道:“你和霆昭相处的还好吧,没吵架吧?”

“爷爷,我……”话还没说完,从背后走过来的陆霆昭突然将电话抢了过去,他将电话线拔掉,冷冷的看着郁默。

“怎么,想找爷爷为你主持公道?”

郁默懒得解释,反正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她淡淡开口:“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看到郁默无视自己的态度,陆霆昭心里一阵烦躁,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堵在了胸口,他冷冷开口:“这个契约的执行者是我和你,如果我毁约的话,就连爷爷没有办法阻止,明白吗?”

“明白。”郁默语气毫无波澜,“如果你不怕爷爷被你气到再次住进医院,你大可以毁约试试。”

陆霆昭危险的眯起眼睛,掐住她的下巴狠狠说道:“女人,你惹怒我了!”

“呵,我以为我早就惹怒你了。”郁默挣脱他的手,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回房了。”

郁默刚回房没多久,陆霆昭便在房门外说道:“爷爷打电话过来了,找你的。”

郁默打开门,将手机拿了进去,她暂时不想看到陆霆昭,便将门重重的关上了,门外的陆霆昭被她的态度弄到火冒三丈,碍于爷爷在手机那头听着,便没冲郁默发邪火。

陆老爷子说:“出什么事了,能告诉爷爷吗?”

“没事,住在一起难免会产生一点小摩擦,他从小便生活优渥,气性难免大了些。”

“我都知道的,爷爷,我们真的没事。”

“关于那件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郁默沉默了,过了很久才慢慢开口:“我,我正在找机会。”

“我很喜欢你,你是一个善良又倔强的孩子,我相信,你和霆昭的孩子会拥有最优秀的基因,作为陆氏接班人,他简直太胡闹了,为了一个病怏怏的女人竟然跑到国外三个月。”

郁默开始为自己的决定犹豫了,她看得出来,陆霆昭真的很喜欢柳若水,她说:“爷爷,柳小姐只是身体虚弱,不代表不能生孩子。”

“我绝不允许自己的重孙携带那个女人的基因,他是未来陆氏继承人,是整个陆氏的接班人,怎么可以有那样一个母亲。”

郁默挂了电话,一头倒在了床头,她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如同一团乱麻。

如果陆霆昭知道,其实她当初签署的是两份契约,他会不会想要掐死她?

一份是明面上的,与陆霆昭为期三年的婚姻关系,还有一份是她与陆老爷子私下签署的,为陆家生下一个孩子。

生下一个孩子,陆家就会给她当初承诺的一切,到时候,她就可以远走高飞,再也不用回到这个她曾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可是,到底要怎么怀上陆霆昭的孩子呢?

她打开门,将手机还给了陆霆昭,陆霆昭收回手机,看了她一眼问道:“你跟爷爷说了什么?”

“唠唠家常罢了,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问爷爷。”郁默冷淡的开口。

陆霆昭嗤笑,收回手机:“我劝你识相一点,如果再让我抓到把柄,我随时让你扫地出门。”

郁默懒得争辩,反正,她说什么都没用,还不如不做这些无畏的挣扎,她淡淡一笑,转身出去了,背影里带着一丝决绝。

陆霆昭收回视线,转身上楼去照顾柳若水。

郁默来到地下停车场,将那辆当初和陆霆昭结婚时候陆老爷子送的兰博基尼跑车开了出来,她一般都不会开这么骚包的车,一是太过招摇,二是她不太好意思,毕竟她不是真正的陆家人。

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好东西不用难道要留着生灰?

夜晚,霓虹灯照耀在整座城市,属于夜的喧嚣才刚刚开始。

S市最大的酒吧前停了一辆绚丽的兰博基尼,穿着性感短裙,犹如暗夜妖精一般蛊惑人心的郁默从车里走了出来。

门童上前,郁默将手里的钥匙扔给了他,然后拍了拍小门童的脸,递给了他一百块的小费。

郁默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了进去,一路走来,不少人微微侧首,郁默对那些目光置之不理,一路走到闺蜜李欢定好的卡座上坐了下来。

“哟,陆太太今儿个怎么舍得出来泡吧了,不想做贤妻良母了?”李欢碰碰她的胳膊说,“最近来了不少鲜肉,要不要试试?”

“你知道,我对那些没兴趣。”郁默烦闷的开口,“我是来喝酒的。”

“知道了,你都快活成圣人了,郁大尼姑。”李欢说,“行,姐妹儿今天陪你喝个够。”

郁默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灌酒,完全是不要命的架势,李欢感到势头不对,拉住郁默的手不让她再喝下去:“我去,你不要命了,你该不会是来借酒消愁的吧?”

“谁借酒消愁?”郁默挥开李欢的手说,“愁个屁,我开心得很。”

刚说完,郁默就抱着李欢哇哇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我,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诬赖我……”

郁默说得颠三倒四,李欢理了好久才理清,她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敢情她家丫头是被白莲花给阴了。

李欢拍着郁默的背安慰道:“唉,你本来就是借陆家的势而已,就算现在出了这种事,你也只能把嘴里的血唾沫往肚里吞,如果那白莲花不是陆霆昭的人,姐妹儿一定替你出气,不过,在这s市,谁敢明目张胆跟陆家对着干啊,那不是自掘坟墓吗?”

“我知道,我都知道,欢儿,我就是觉得苦。”

“行啊,我教你个好法子,来酒吧,光喝酒怎么行,跟姐嗨起来。”

李欢带着迷醉的郁默进了舞池,郁默看着周围疯狂舞动的人,突然咧嘴笑了,她挣脱李欢的手,脱下高跟鞋,跌跌撞撞的爬上为专业舞者准备的高台,一个人默默的跳着古典舞,她四肢纤细修长,一静一动都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人一样。

......

全章节目录

标签:都市豪门言情虐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