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重生丑妃宠上瘾钟明魏完整版阅读

重生丑妃宠上瘾钟明魏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8-05 阅读(9486)

重生丑妃宠上瘾是一本古言类型的精彩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一味相思,小说主角是钟明魏阿丑。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阿丑本来是罪臣的女儿,但是因为父亲获罪从4岁开始就成为官奴,后来被赐给了段家为丫鬟,而正好段家小姐段如兰是废弃太子钟明魏的未婚妻,为了不嫁给钟明魏,段如兰竟然自杀了。而阿丑也因此而被顶替成为了钟明魏的妻子,废太子的王妃,但是在阿丑的坚持和帮助下,钟明魏终究复原且得到帝王之位,并开始了宠妻之旅。

重生丑妃宠上瘾钟明魏

>>重生丑妃宠上瘾钟明魏在线阅读<<

重生丑妃宠上瘾钟明魏精选章节

“是,我这就……”陈清玄话才出口,蓦地就双目圆瞪起来,他一边倒吸凉气,一边抬脚就往外走。

“清玄!清玄!”陈奶奶跟着他出来,瞧着他大步出了门,忙得上前扯住了他的手,一边着急着道,“清玄,你这是要去哪儿啊?那丫头都病成这样了,你怎么不给她配药,反而还往外跑呢?清玄,你……”

“奶奶,我回来再跟您解释!”陈清玄一边掰开了陈奶奶的手,一边急忙忙地又要朝外走。

既然被子里头裹着的人是阿丑,那么刚才那个疯疯癫癫的男人,自然应该是阿丑家里的那个残废了的叔父,他怎么能放一个残疾人在这冰天雪地里呢?而且那人还受伤那么严重,瞧着架势,应该是阿丑半夜突发急症,那人就着急忙慌地拖着残废的身子送阿丑下山来的,他一个残疾人,走的又是这么崎岖难行的山路,而且又是这样大雪封山的时候,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

陈清玄忙得出了门,只是才下了台阶,就瞧着一个身影一点点儿地朝这边爬过来,身后拖着两条刺目的猩红,陈清玄一怔,忙得飞奔过去。

“您快起来!”陈清玄忙得蹲下来,要去扶那男人起来,那男人看着他,嘴唇哆哆嗦嗦地张合着,显然是有话要说,只是他却没有力气说出来,陈清玄看着他的口型,心里忍不住就是一酸,一边轻声道,“你放心,她没事儿。”

下一秒,那男人就身子一软,倒在了雪地里。

……

钟明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近黄昏了。

浑身上下都钻心的疼,尤其是一双脚,疼得他连连倒吸了几口凉气,他咬着牙,费劲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不大,被收拾的很干净,只不过应该是挺久没人住了,房间里头除了他身下这张床之外和床前的火盆之外,就空无一物了。

钟明魏一怔,看着那红亮亮的火盆,然后蓦地双手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即就是一声痛苦的哀嚎:“啊!”

他这才看到自己的双手都被纱布给缠了起来,这时候因他用了劲儿,伤口的鲜血又把纱布给阴湿了,而且不仅是双手,还有双脚都被纱布给包得严严实实的,整条腿上都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或大或小、还未愈合的伤口,膝盖上也是伤痕累累,并且还红肿的厉害,像是两个馒头,没醒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这时候钟明魏只觉得钻心的疼,尤其是脚腕子还有膝盖。

“您醒啦?”陈奶奶听到了房中的动静,忙得进了房间来,果然瞧见男人醒了,她瞧着钟明魏手上殷红的纱布,登时就拧住了眉,一边忙得道,“您等着,别乱动!我这就叫清玄来给您查看伤势。”

“那个我家丫头她……”钟明魏开口要询问阿丑怎么样了,可是陈奶奶却压根儿没听到,赶着就出去了,钟明魏烦躁地抿了抿唇,然后忍着身上的各处疼痛,扶着床沿儿,咬着牙下了地。

“咕咚!”

两只脚甫一沾地,钟明魏就烂泥似的摔倒在了地上。

“您……”陈清玄和陈奶奶一进来,就瞧见在地上瘫着的钟明魏,当下两人忙得过来扶了钟明魏起来,一边就要把他搀回床上去,“您现在伤得厉害,不能下地,一定要好好儿休息,您的脚……”

“我家丫头怎么样了?”钟明魏急急可可地截断了陈清玄的话头,紧张地看着陈清玄,“她……她现在在哪儿?还好吧?”

“挺好的,刚才醒了,我已经给她喂过药了,现在又睡下了,”陈清玄打量着钟明魏面色极差的一张脸,那脸上的泪痕还在,还有着星星点点的血滴,陈清玄原本对阿丑家长辈一直颇有成见的,觉得阿丑实在太辛苦了,可是这时候却也忍不住有些动容,一边轻轻拍了拍钟明魏的肩膀道,“您放心吧,她没事儿了,只要好好儿将养着,过不了半个月就能大好了。”

“哦。”钟明魏木木地点点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红亮亮的火盆,半天一言不发。

“您伤得可比那丫头重多了呢,您可得好好儿养着,可万万别再下地了,”陈奶奶瞧着他半天一声不吭的,忍不住开口道,“您别不放心了,我们会好好儿照顾那丫头的,清玄虽不是郎中,但是医术却还算精湛,他说了没事儿,就肯定没事儿,你就放心吧。”

钟明魏缓缓抬起头,目光定在了陈清玄的脸上,他直勾勾地看着陈清玄,直到陈清玄不自在地转开了脸,他才缓缓开口:“陈先生?”

“正是在下,不知您怎么称呼?”陈清玄忙得对钟明魏弓了弓身,一则是钟明魏是阿丑的长辈,他自然要尊重,二则是他心里对钟明魏颇为敬佩,只是半天得不得钟明魏的回应,陈清玄只得又站直了,再次接触到钟明魏的目光的时候,陈清玄就蓦地浑身一颤。

那种目光,怎么说呢?

有掩饰不住的厌恶、冰冷,他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陈清玄,然后又默默地把脸给挪开了,他喉结上下地滑动了几下,似乎有什么想说,也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这人对自己有敌意,这是陈清玄的第一反应,只是他心里又觉得莫名其妙,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是他从雪地上把这人还有阿丑救回来,可是这人怎么会对自己有敌意呢?

陈清玄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是他打量着这人,总觉得这人周身都裹着一层寒气,明明刚才,他和陈奶奶一道进来的时候,这人还双目含着浓浓的感激呢。

“您饿了吗?我锅里熬了红豆小米粥,要不给您盛一碗进来?”陈奶奶没有发觉两个男人之间的微妙,当下热情地询问钟明魏。

“不必了,”钟明魏对陈奶奶道,一边抬头看向陈清玄,“有劳陈先生扶我去看一看我家丫头。”

“我刚才说过了,她挺好的,现在睡着了,您现在过去,也是搅扰她休息,”陈清玄心里憋着火,努力地压抑着,“还是等明儿天亮,我再扶您过去看……”

“有劳。”钟明魏蓦地截住了陈清玄的话头,他仰着头看着陈清玄,一边对他伸出了一条胳膊。

“是,”陈清玄被那双深沉的眼睛直看得一阵头皮发麻,这人明明仰视着自己,可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这人才是居高临下的那一个,当下他也不再说什么了,一边俯下了身,一边从床边取了一双拖鞋过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扶起了钟明魏。

到底是脚上受了伤,钟明魏每走出一步,都觉得是踩在刀尖儿上似的,他其实并不愿意让陈清玄扶着,但是却又不得不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了陈清玄的身上,饶是如此,他额头还是渗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实在太疼了,不止是脚,还有膝盖,每动一下,钟明魏的牙就咬得更紧了三分。

陈奶奶跟在身后,看着钟明魏这么一瘸一拐地走着,不由得心生同情,这人腿瘸的也是忒厉害了,这次又在雪地里头冻了那么久,饶是陈清玄给他清洗了伤口又上了药,可到底冻得太厉害,早上给他上药的时候,陈清玄都叹息,怕是以后这人的腿要瘸得更厉害了,搞不好以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陈奶奶并不是单纯同情钟明魏,她是觉得以后阿丑的日子怕是更艰辛了,到底家里有这么个残的厉害的叔父在,这就等于阿丑这辈子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上都压了一块大石头,陈奶奶一直都拿阿丑当孙女儿看,如今更多了想让阿丑当孙媳妇儿的心思,所以这时候,心里就更加不是个滋味儿,打定主意,以后要好好儿照顾阿丑,别让这丫头太辛苦了。

钟明魏终于被陈清玄扶着、一瘸一拐地进了一个房间,甫一进房,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收拾得齐齐整整的书桌,上头摆着笔墨纸砚,后面是一个很大的书架,上头摆满了,一如阿丑从前和他说的一样,陈清玄家有很多藏书。

全文阅读

标签:古言宠妃太子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