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宁汐程锦时情寄锦时小说全本阅读

宁汐程锦时情寄锦时小说全本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07-20 阅读(329)

女主角名叫宁汐男主角名叫程锦时的小说名叫《情寄锦时》是作者叶蓁发行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虐恋小说,此书全文讲述了宁汐在最无助的时候程锦时的出现拯救她与水深火热中,原本以为自己失去父亲的关怀能得到一个深情男人的温暖,已经无憾了,谁知这个男人接近自己是带着目的来的。

宁汐程锦时

>>宁汐程锦时情寄锦时小说全本阅读<<

宁汐程锦时情寄锦时小说全本阅读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耳根好像都在发烫,连忙从他怀中挣脱,“对,对不起……”

我强忍着膝盖的疼痛站着,伤口有些触目惊心,但好在已经没有流血了。

他睨了我一眼,眼角眉梢皆是淡漠,转身钻进车里,驱车离开。

我怔了怔,心底里涌上一股歉疚。

前一阵我还差点和他表白,结果今天,他的女朋友甩了他,嫁给了我爸。

真是可笑至极。

我回到医院时,天已经有些暗了。

我一瘸一拐的找了个医生,帮我处理伤口,刚包扎好,门外一个经过的护士探头进来,“宁希你回来了?你妈妈正在抢救……”

我噌地站了起来,急忙问道:“怎么回事,在哪个抢救室?”

她解释道:“不清楚,好像是突然呼吸困难了,在5楼抢救室。”

我大脑有些发懵,急匆匆的往手术室跑去,似乎慢一秒,就会错过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我刚跑到手术室门口,门就打开了,医生神色肃穆,“你母亲身体状况很不乐观,需要尽快手术,否则再发现今天这种情况,就会更危险。”

我胸口很闷,很快点头,问道:“好的,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手术?”

他从助理医师手中拿过资料夹,看了一眼,“下周四就可以,手术费用大约在二十万左右。”

“好,那麻烦您帮忙安排,钱……我会尽快缴上。”

我应了下来,跑到收费处查了查妈妈诊疗卡里的余额,只剩三千多了。

最后一次往诊疗卡里充值后,我身上也没什么钱了。

我有些茫然的走回病房,医生的话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

我特想哭,但看见病床上昏迷的妈妈,又仰了仰头,硬生生把眼泪憋回去。

拿出手机翻了一遍通讯录,指尖最终停在了宁振峰的号码上。

犹豫了许久,还是走出病房,拨出了电话。

很快,传来女人冷淡的声音,“宁希?”

是宋佳敏。

我默了默,冷声问道:“我爸呢?”

她笑吟吟地说道:“他今天很高兴,喝的有点多,在休息。你有事吗?”

我用力握着手机的手指泛白,“你让他接电话。”

她轻笑,语气笃定,“有什么事和我说一样,他不会想接你的电话。”

我站在过道,朝敞着门的病房看了一眼,双眸刹那间就湿润了。

我妈还躺在医院,连离婚都没办,我爸就高高兴兴的再婚了,甚至连我们的电话都不愿意接。

我深吸一口气,“我妈需要做手术,要二十万左右,等我爸醒了,你和他说一声。”

她讥诮道:“下午才闹过婚礼,现在就来要钱,你未免太欺负人了吧?”

我觉得特别好笑,讽刺道:“宋佳敏,你教教我,做小三怎么可以做到你这么不要脸?我爸妈连离婚证都没拿,你们办的是哪门子婚礼?!”

她嗤嗤发笑,“离婚证是吗,前天你爸就办好了,你随时过来看,不方便的话,我拍照发给你。”

我愣住,前天我妈昏睡了一整天,我也守了一整天,不可能办离婚证。

正要反驳时,突然明白过来,以宁振峰的人脉,拿离婚证实在是太简单。

我的心如坠冰窖,一时间又恨又怨,更是替我妈不值。

一股酸意涌上鼻腔,我笑了笑,声音苦涩,“所以,你们说什么都不会出这笔钱,是吗?”

她不假思索,“是,我不会,你爸更不会。”

我心底涌上一阵悲凉,竟有些庆幸我妈还在昏睡。

她要是醒着,面对丈夫的无情,以及宋佳敏的以怨报德,心里得有多痛啊。

宋佳敏是我爸司机的女儿,从小就经常来我家玩,特别是寒暑假,几乎都在我家。

我妈心疼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总是给她买衣服鞋子,我有的,她都有。

结果呢,二十多年,换来农夫与蛇的结局。

她又讥讽道:“还有,宁希,锦时今天不过是用你来气我,你别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我/靠在墙壁上愣了许久,回过神来时,电话已经挂断了。

是啊,程锦时的亲密,不过只是一出戏。

我坐在病床旁,看着妈妈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心里不断的发沉。

昔日,随便一身行头都是上万的宁家大小姐,此时此刻,竟然被这区区二十万给难倒了,真是讽刺。

正在我焦头烂额时,闺蜜周雪珂打电话过来,叫我去“夜色”酒吧陪她。

我觉得很累,不太想去,但她失恋了,酒吧又鱼龙混杂,我不去陪着也不放心,便答应了。

我走到病床边上,准备先把我妈的手机充上电,再过去找雪珂。

不经意碰上指纹解锁的按键,我下意识扫了一眼,整个人愣住。

手机屏幕开了,微/信对话框中,一张我爸和宋佳敏婚礼现场的照片,赫然在目。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颤着指尖往前面翻,还有他们的亲密合照。

而发消息的人,是今天中午才加上的好友,除了几张照片,没有任何对话。

想到护士说我妈抢救是因为突然呼吸苦难,我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人发照片过来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提醒我妈妈,还是想气死我妈妈?

我不寒而栗,担心他再发什么过来刺激到妈妈,我本想直接删除他,但又觉得,妈妈也许认识他。

只好把手机放到了分诊台,拜托护士之后,才赶去酒吧。

夜色是南城比较出名的酒吧,出名的原因是消费高得离谱。

我找到雪珂时,桌上已经有几个空酒瓶了,她喝得双颊绯红,朝我扑过来,“希希,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我扶正她的身体,擦了擦她哭花的熊猫眼,“怎么喝成这样了,我先陪你回家,好不好?”

她拼命摇头,倒了一杯酒放在我面前,“陪我喝嘛。”

我轻吁一口气,像是要发泄什么一般,端起来猛灌,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一杯接一杯,在醉意熏然的某个时刻,内心似乎可以得到短暂的安宁。

本来是来劝她的,结果,我喝的连路都走不稳了。

从洗手间出来,我猛地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忙道:“不,不好意思……”

他脚步虚浮的往后推了两步,没搭理我。

我下意识抬头瞥了一眼,下颌线条流畅而完美,好眼熟……

程锦时?醉的都出现幻觉了么。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现言虐恋总裁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