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闫少琨汤摇全文章节阅读

闫少琨汤摇全文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07-14 阅读(58)

闫少琨汤摇小说名字叫乱世遇佳人,是一部现言虐恋类型小说。讲述了汤摇闫少琨的结发妻子,可是不曾想到曾经的美好已经过去了,闫少琨有了新欢,并娶她过门,那女人叫苏清清是一个非常心机的女人,一直陷害汤摇,而闫少琨却一昧的相信苏清清,汤摇对闫少琨感到了失望。

闫少琨汤摇

>>闫少琨汤摇全文章节阅读>>  

闫少琨汤摇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风,呼呼地从耳边刮过。

“呜——”

像动物在呜咽,又像在哀嚎。

汤瑶还没感受到坠落至地的碎骨之痛,整个人便因失血过多而彻底昏死……

阎少琨怒睁着猩红双眼,握枪的手止不住颤抖。

“谁开的枪?谁开的枪!”

他转向身后,声嘶力竭大吼,双眸中迸出来的怒气能将人碎尸万段。

那死囚已经不见踪影,只有苏清清还可怜兮兮地挂在崖边。

“唔……”她脸色冻得苍白,求救的声音已经无比虚弱。

阎少琨步步朝苏清清走去,一把将她身上的绑绳削断,随即撕开了她嘴上的胶带。

“大帅……”苏清清哭啼啼地就想扑到阎少琨怀中,却被他生生拦住。

“你去看看,她还在不在……”阎少琨指着汤瑶坠崖的地方,命令苏清清前去。

这辈子,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懦弱过,连亲眼去证实一个真相的勇气都没有。

苏清清脸色白得不能再白,她瘫软着两腿倒在地上,死死抱着他的腿。

“大帅,清清又冷又怕,你抱抱清清……”她浑身哆嗦,眼底透着惊恐和怯意。

她才不要去那崖边,也不想去看汤瑶的尸体还挂没挂在岩石上!

正在这时,后方又传来了一阵噪杂的脚步声,阎少琨的得力干将张副官带着大队人马赶了过来。

“大帅!刚有个越狱的死囚往西边跑,被我们毙了!”张副官敬了个军礼,严肃禀告。

阎少琨的瞳孔骤然一缩,一个反手猛地抽了张副官一耳光。

“混账!本帅让你毙了吗?”他这一巴掌用了猛力,甩得张副官鼻血都涌了出来。

“距离太远没法精确捕捉,只能先毙后追尸,还请大帅赎罪!”张副官纹丝不动,平静开口。

阎少琨深吸一口气,终是微微收敛了情绪。

他看着崖边那摊血迹正在雪水的掩盖下越来越淡,心底的空荡范围就越来越宽。

“你带苏姨太回去,其他人绕小路去崖底……找到夫人。”阎少琨声音透着一丝颓败。

苏清清抽噎着不敢拒绝,张副官也只能照做。

当断崖边只剩阎少琨一人,他踉跄着朝那摊血迹走去,每一步都耗费了全部的力气。

崖下云雾环绕,陡峭狭窄,看不到一点点有关汤瑶的痕迹。

那个女人,真的掉下去了吗?

“瑶瑶……”阎少琨的心底缺了一个口子,冰凉刺骨的寒风从那个口子吹进胸腔,将他浑身的血液凝固住。

他拔枪指向她,只是想要她冷静,可他并没开枪。

那死囚不是管汤瑶叫主子吗?为什么要绕到自己身后对她开那必死无疑的一枪?

阎少琨头痛欲裂,连对着崖底歇斯底里喊出汤瑶名字的力气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阎少琨跪在地上,摘去手套轻抚着地面那摊血迹。

过往和汤瑶相处过的点点滴滴一帧帧在脑海中跳跃,她的一颦一笑一回眸,她的撒娇喃呢和哭泣,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清晰。

或许世间有这样一种离别,猝不及防到让人束手无策,却又让你清楚地意识到,你已经永远失去她了……

“为什么不要我了?你的一辈子就这么短……不是说好要一起到白头吗?不是说好要看我一统四方,平定战事吗?”

阎少琨痛苦掩面,双肩急剧起伏。

“嘭!”枪响。

阎少琨身子猛地一僵,子弹从后背穿透他的胸腔。

他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去:“你……”

那开枪之人步步朝阎少琨走来,手中的枪口还冒着热烟。

“想不到吧?”

男人沙哑着嗓子,眼眸中尽是得意兴奋之笑。

“你……不是被毙了吗?”阎少琨吐了一口血,怒瞪此人。

这个人便是之前管汤瑶叫主子的死囚,也是朝她开枪,害她坠崖之人。

“被毙的是我兄弟,我这不是看大帅和夫人情深义重,特意让你们两夫妻死一把枪下!”

死囚阴冷一笑,抬脚就要将阎少琨踹下悬崖。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阎少琨迅速拿出腰际的枪精准朝死囚的手腕开了一枪。

“啊!”死囚痛得咧嘴一叫,手中的枪也滑落之地。

阎少琨一个扫腿,将那枪甩至崖下,然后将死囚反手禁锢在地,拿枪比着他太阳穴。

“饶命,饶命……”死囚脸色一白,瞬间失了锐气。

“为什么要杀她?”阎少琨抬脚踩着死囚的颈脖,神情渗人。

“小的也只是听命行事,不敢不从啊……”死囚急忙解释,“毕竟我们从牢里活着出来就已经是重生,怎么还会铤而走险不知死活呢……”

“到底是谁命令的你们?又是谁从牢房中将你们放出来?”阎少琨厉声质问,却因太激动又吐了几口血。

死囚眼皮一跳,连忙说道:“大帅您快放开我,您这样会失血过多昏迷,到时候您杀不了我也救不了自己了。”

阎少琨却不以为然,直接将脚下力道又重了几分。

“说!”他是真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可这死囚掌握着的重要信息却让他不得不忍住杀意。

他的军队里,有内奸,他必须铲除干净。

“是您的……”死囚只想活命,已顾不得其他。

可他刚一开口,便被不远处丛林里的人一枪击中头颅,直接丧命。

阎少琨一愣,如猎豹般的眼眸直直射向枪声方向。

张副官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三个人。

“快带大帅去医院!”张副官吩咐道。

阎少琨却支撑着起来,抬起沾血的手又给了张副官一个巴掌。

“谁让你开的枪?我特么让你毙他了吗?”阎少琨怒吼。

“为了保护大帅的安全,我只能如此。”张副官低声回应。

他的首要职责,便是不惜一切代价守护阎少琨。

阎少琨还想说什么,却猛吐一口鲜血,直直昏死过去。

待他醒来,已经躺在了家中的大床上。

苏清清正哭哭啼啼的坐在一侧抹眼泪,家庭医生正给他伤口缠纱带。

“大帅,您可醒来了,吓死清清了……”苏清清又哭又笑,旁边的下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阎少琨揉了揉脑袋,他目前思绪还混乱得很,很多事堆积在一起,让他思考起来都无比吃力。

“张副官呢?”他想起了关键。

“副官正跪在门外,说没有经过您同意便杀了人,请您赎罪呢。”苏清清小声回应道。

她打量了一番阎少琨神色,又小心翼翼补充了一句:“副官一心向您,大帅您就别生气了。”

“让他进来,你们都退出去。”阎少琨头痛得厉害,却也清楚必须处理正事。

苏清清皱了皱眉,还是拿手帕擦了擦眼角,然后带着众人离开房间。

不一会儿,张副官走了进来。

可能因为跪太久,走路还有些瘸。

“找到夫人了吗?”阎少琨深一口气,眸子里尽是哀愁。

......

全文阅读

标签:现言虐恋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