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女主角叶梓潼的小说在线阅读

女主角叶梓潼的小说在线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06-17 阅读(61)

女主角叶梓潼的小说名为《你的情深,乱我流年》,又名《收不住的思念》、《若情自在天意》,小说作者是叶来香,小说讲述了因为小三插足的叶梓潼和慕兆丰离婚了,而叶梓潼被要求净身出户,只想快点远离这两个人的叶梓潼同意了,三年后,只是一个小小助理的叶梓潼被小三刁难,却又被慕兆丰追求。

女主叶梓潼的小说在线阅读

>>女主角叶梓潼的小说在线阅读<<

女主角叶梓潼的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叶梓潼是在一个礼拜后见到田小曼真人的,那天是南大校庆,秦韶阳作为嘉宾被邀请校庆活动,叶梓潼被秦韶阳拖着去了。

秦韶阳身份特殊,校长亲自来迎接,进入会客室发现慕兆丰竟然也在。

看见秦韶阳和叶梓潼进来他嘴角浮现一抹嘲讽,叶梓潼把他嘴角的嘲讽看得清清楚楚,以为他会对她和秦韶阳视而不见的,没有想到慕兆丰竟然起身打招呼。

看着他和秦韶阳熟络的寒暄问好,叶梓潼垂下眼帘,她果然是不懂这些生意场上的人的心思的,明明心里都不待见对方,竟然还能笑得那样开怀。

校庆自然是少不得有文艺表演的,秦韶阳和慕兆丰自然是重量级嘉宾被请到前排就坐,叶梓潼也跟着沾了光坐在前排。

南大从来就不缺乏人才,文艺表演看得叶梓潼津津有味。

后来主持人播报:“下面有请南大才女我们的学姐田小曼小姐为大家表演一段古筝!”

掌声响起,田小曼穿着旗袍美轮美奂的出现在舞台上。

不得不说田小曼的确长得美,那种气质比夏淑涵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秦韶阳凑到叶梓潼耳旁轻笑:“这个田小曼果然是人间尤物,慕兆丰真是好福气!”

叶梓潼瞪他一眼,也压低声音:“喜欢干嘛不去追?以秦总的风流多金,说不定会俘获美人心的。”

“虽然是尤物但不是我的菜,我还是喜欢潼潼你这种类型的。”秦韶阳笑眯眯的看着叶梓潼。

叶梓潼瞪他一眼,秦韶阳压低声音,“慕兆丰现在对这个田小曼宠爱得紧,已经多次带着她出席各种场合,你说她这是要和你那好妹妹分手的节奏吗?”

“我怎么知道?”叶梓潼没有好气。

“他难道就不怕惹恼了夏嘉鸿,要是夏嘉鸿因为这事情给他小鞋穿,岂不是得不偿失?”

叶梓潼冷笑,“慕兆丰把公司做这么大又不是靠的夏嘉鸿,他有什么好害怕的?”

“他虽然不是靠夏嘉鸿才做这么大,但是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他惹恼夏嘉鸿肯定不是好事情。”

“这是别人的事情你瞎操什么心?”叶梓潼不耐烦了。

说实话之前看见报道说慕兆丰和田小曼金童玉女郎才女貌一对她还以为是媒体夸大其词的说辞,不过今天见到真人,才发现媒体并没有夸大。

不知道为什么叶梓潼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她想到几天前慕兆丰还信誓旦旦的去找自己解释,把话说得那样的深情,还好她早已经被他伤透没有选择相信他,要不然……

慕兆丰看着叶梓潼和秦韶阳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心里真心不是个滋味,他强忍住心底的不适感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

他这个动作看在叶梓潼眼里,简直就是喜欢田小曼到极致的表现,她只觉得心里又不好受起来。

田小曼表演结束,有人抱着鲜花上去献花,田小曼接了鲜花笑意盈盈的下了舞台,却是向着慕兆丰方向而来。

很快她就款款走到了慕兆丰身旁,把手来的话递给了慕兆丰,人很自然的坐在了慕兆丰旁边。

叶梓潼刚刚一直奇怪为什么慕兆丰旁边会留了一个空位,现在才明白过来,那个位置是为田小曼准备的。

心里不禁冷笑一声,不知道夏淑涵看见这幅画面是什么心情?

她心里想着秦韶阳又凑过来:“有记者在拍照呢?你那个妹妹明天看见报道要伤心死了!”

“是吗?伤心才好呢!”叶梓潼淡淡的笑,夏淑涵当初那么热衷小三上位,现在小四出现,不就是现世报吗?

她心里幸灾乐祸的笑着,感觉到一束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看过去发现竟然是田小曼。

见叶梓潼注意到她的眼神,她对叶梓潼笑了一下,叶梓潼别过眼神对她的笑置之不理。

她虽然对田小曼的美很惊艳赞赏,但是不代表她认同她做小三的观点。

对于无下限的女人,她一般都不会给好脸色的。

慕兆丰和田小曼的新闻次日自然又是占据了头版头条,夏淑涵咬碎一口银牙。

只有刘思怡还沉得住气:“别慌,这件事有林丽珍呢,我就不相信她会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胡闹。”

刘思怡才对没有错,林丽珍的确不会任由慕兆丰这样胡闹,当天下午林丽珍带着人直闯慕兆丰金屋藏娇的公寓,把公寓砸了稀烂,田小曼也被打得不成人形。

据说如果不是慕兆丰来得及时,还要被打得更惨,这件事被秦韶阳绘声绘色的描述给叶梓潼后,她又冷笑了几声。

林丽珍的本事她是领教过的,当初她和慕兆丰谈恋爱时候就没有少受她的侮辱,这田小曼小三出道,可想而知受到的侮辱有多大。

叶梓潼想着田小曼娇嫩的脸被打,心里有些惋惜,不会现在田小曼被打得满脸青肿吧?

她还是想错了,隔天有人请秦韶阳吃饭,她竟然又看到了田小曼和慕兆丰。

田小曼打扮得清纯可人,脸上依旧是雪白粉嫩的,看不到任何伤伤痕。

叶梓潼想想自己竟然还在担心她的会被毁容,现在莫名觉得可笑。

今天晚上来吃饭的都是南城数得上名号的人,叶梓潼只认识几个人,慕兆丰和田小曼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见秦韶阳和叶梓潼进来慕兆丰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又继续和田小曼说话。

看见秦韶阳带着叶梓潼进来,马上有人打趣。“秦少换新欢了?”

秦韶阳瞪对方一眼,“小子,说话客气点,这不是新欢,是嫂子!”

“嫂子?”秦韶阳这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慕兆丰本来端着杯子喝茶一脸笑容的,闻言眸色瞬间暗沉了下去,秦韶阳这是来真的了?

“嫂子长得真是漂亮,秦少好福气!”有人赞叹。

“那是自然,我看中的女人必须得才貌双全。”秦韶阳得意得不得了。

叶梓潼瞪他一眼,秦韶阳狗腿的拉开椅子,“亲爱的,坐!”

这亲爱的让叶梓潼肉麻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周围一阵哄笑,“秦少对女人永远是这么的体贴温柔。”

秦韶阳伸手拍了一下说话的人,“你这家伙,这是成心让我难堪啊?我告诉你,我从现在开始只对一个女人温柔体贴。”

说着话目光看着叶梓潼,叶梓潼也不理他,旁边的人哄笑,“秦少,你这话嫂子自己都不相信,别人就更不相信了。”

“日久见人心,马上你们会相信的?”

“我只知道狗改不了吃屎的德行。”一个男人插嘴。秦韶阳瞪了那人一眼,“你小子等着。”

“我好怕,嫂子,我刚刚是开玩笑的,秦少温柔专情,只对你一个人好,你今天晚上可千万不要因为我说的玩笑话把他踢下床。”

这一句话一出,全场哄笑起来,秦韶阳挥拳给了那人一下,“你小子,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秦少,你饶了我!我只是实话实说啊!”

看着他们嬉闹,叶梓潼忍不住笑了。

慕兆丰看着她的笑心里真不是滋味,她和秦韶阳到底到哪一步了?

是真的上床了吗?秦韶阳的是出名的花花大少,如果没有上床,想来也不会这样体贴殷勤吧?

想到叶梓潼可能和秦韶阳存在的那种关系,慕兆丰心里像是针扎一样难受。

随手拿着筷子给身边的田小曼夹了一只虾,看见他的动作,叶梓潼心里冷笑,这慕兆丰对新欢还真是体贴啊?

她也拿起筷子往秦韶阳面前的碟子里夹了菜,因为她的这个动作,秦韶阳兴奋得眉飞色舞起来。

马上把叶梓潼夹给他的菜吃了,还砸吧着嘴,“真香!”

慕兆丰的眸子闪过一抹阴沉,旁边一个人看秦韶阳高兴提议,“嫂子今天是第一次来,不如和秦少喝杯交杯酒?”

“好,好。”立时有人随声附和,“交杯酒!赶快的准备!”

提议的那个人马上将杯子倒满酒,把杯子放在了叶梓潼和秦韶阳的面前,秦韶阳端起酒杯,“亲爱的,既然哥们都高兴,你就给他们点面子。”

慕兆丰停止吃菜,一双眼睛冷冰冰的看着叶梓潼和慕兆丰。

叶梓潼本来是不想配合的,可是看着慕兆丰的眼神她的火一下子上来了,不过就是酒桌上的把戏,她怕什么。于是端起酒杯和秦韶阳喝了交杯酒。

看着他们很干脆的喝了交杯酒,大家一片叫好声音,马上有人对着叶梓潼举杯,“初次见面,我敬嫂子一杯!”

秦韶阳挡住,“你小子不带这么玩的,既然是敬酒就挨着来,这桌上的女士你都得敬,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众人附和,敬酒的叫刘少的没有想到竟然被秦韶阳反将一军,于是只好挨个对着桌上的女士敬酒,到田小曼的时候,慕兆丰伸手一挡,“小曼不能喝酒!”

“不能喝酒?”刘少一愣,马上坏坏的笑,“不会是有了吧?”

他这一说一桌子的人都看向田小曼和慕兆丰,“恭喜慕总!”

慕兆丰也不解释,亲自帮田小曼面前的酒杯里倒了果汁,田小曼端起果汁和刘少碰杯。

看着这一幕,叶梓潼心里却在冷笑,这和当年自己那一幕是何曾相像啊?

要是知道田小曼有了孩子,这夏淑涵一定会哭晕在厕所的。

旁边的秦韶阳不知道叶梓潼在想什么,他也从善如流的端起酒杯:“潼潼,我们也恭喜慕总吧!”

“好!”叶梓潼回秦韶阳一个笑容,对着慕兆丰和田小曼笑吟吟的举杯:“恭喜慕总喜得贵子!”

看着她笑吟吟的眼睛,慕兆丰心里一痛,她不在乎,得知自己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后她竟然全然不在乎。

可见她的心里的确是没有自己一丝一毫的,他苦涩的端起酒杯喝光了酒。

田小曼担忧的看了慕兆丰一眼,“你不是胃不好吗?少喝点。”

“我心里有数。”慕兆丰回她一个笑脸。

看见他们眉目传情的样子,叶梓潼心里难受到极点,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难受,慕兆丰早就和她没有关系了,她为什么要难受?

秦韶阳也发现了叶梓潼脸色不太好看,他轻轻的碰碰她的手:“怎么了?”

“没有什么。”叶梓潼挤出一个笑容。

“如果不舒服,我送你回去?”秦韶阳看出了叶梓潼眼中的勉强,她一直就是一个不善于交集的人,这样的场合不习惯也很正常。

刘少一直就是一个不肯消停的人,看秦韶阳对叶梓潼的关切马上跟着起哄:“我说秦少,不会是嫂子也有了吧?”

这话让慕兆丰全身一震,目光看向叶梓潼。

叶梓潼忽略他眼中的探究,笑吟吟的,也不否认:“你怎么知道的?”

“真的有了?”刘少笑起来:“哇靠,今天晚上简直是双喜啊?秦少,我敬你和嫂子!”

秦韶阳看向叶梓潼以为她会不高兴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一脸娇羞,没有半分的不高兴。

他哈哈笑起来:“好!干!”

看见秦韶阳哈哈笑着喝酒,慕兆丰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说实话他是不相信叶梓潼会怀孕的,可是想到她和自己离婚后那么快就有了一个儿子,这不相信马上就变成了相信。

既然她能怀上别人的男人的孩子,也能怀上秦韶阳的孩子。

心里又开始疼痛起来,为什么她嫁给自己三年就不曾怀孕过?

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要开这样的玩笑。

慕兆丰心里苦痛着,一言不发的拿起酒杯倒酒喝,旁边的田小曼吓一跳。“你少喝点!”

说着话目光看向叶梓潼方向,叶梓潼脸上带着浅笑一言不发只是在看笑话一样看着他们。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田小曼清楚慕兆丰为什么要喝酒,不过是因为叶梓潼默认了自己怀孕。

她是女人,心思比男人要细心,如果叶梓潼真的怀孕了,刚刚为什么要喝酒?

很显然她怀孕的事情是假的,而旁边的慕兆丰竟然相信了。

看着慕兆丰喝酒,她心里不是滋味,马上出声:“我看叶小姐的样子不像是怀孕的样子嘛?”

“是吗?田小姐怎么知道的?”叶梓潼冷笑。

“你要是怀孕了,刚刚为什么要喝酒?孕妇是不能喝酒的。”

“田小姐有所不知,这怀孕医生是说过不能喝酒,但是也不是说就滴酒不能沾,我这不只是沾了沾唇而已,不劳田小姐操心。”叶梓潼淡淡的笑。

慕兆丰听见这话,又是一杯酒灌下去,田小曼看见他这副样子急死了,“叶小姐,怀孕这种事情可不是拿来开玩笑的!”

“亲爱的,她不相信我怀孕。”叶梓潼看着秦韶阳娇媚的笑,“你告诉她吧。”

秦韶阳不知道叶梓潼为什么要说自己怀孕,他只知道顺着叶梓潼说没有错,于是把眉毛一挑:“田小姐这是怀疑我的能力吗?你看我这身子?虽然不是百发百中,但是让潼潼怀孕还是有能力的。”

慕兆丰脸色瞬间青紫下来,又伸手去抓酒瓶,田小曼紧紧的握住他的手不让他倒酒。

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田小姐对慕总多关心啊!有此美丽体贴的佳人为知己,慕总就是喝死也值得了。”

叶梓潼听到这些调笑的话心里闷得慌,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了包厢。

站在外面仰头看着星空,黑沉沉的天幕上一颗星也看不见,叶梓潼的心也和这天幕一样黑沉沉的难受得慌。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言情女主角叶梓潼女主角叶梓潼的小说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