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谋爱薄情时傅知恩小说(更新中) 谋爱薄情时最新章节阅读

谋爱薄情时傅知恩小说(更新中) 谋爱薄情时最新章节阅读

都市 秩名 2019-06-14 阅读(130)

都市言情小说谋爱薄情时的作者是梦洛,女主角是傅知恩,因家道中落她下嫁到南家,别人都说是她害的南聿庭双目失明,可是不管她怎么解释都没人相信,特别是南聿庭,自己的丈夫,每天都恶言恶语,认为是她做的,一年过去,她爱着的人一直羞辱着她,她备受痛苦,直到这一天的到来......

谋爱薄情时傅知恩小说(更新中) 谋爱薄情时最新章节阅读

>>谋爱薄情时最新章节阅读<<

谋爱薄情时傅知恩小说(更新中) 

她的每一句都在哽咽,抽泣。

气到极点,便讽刺的看着他,“对!我看不得她跟我抢,我就要她死!她活该入狱,你活该得不到她,你们都活该受这种折磨!你放心,就算她出来,我还会把她弄进去!”

她忽然这样承认,南聿庭是没反应过来的。

这么长时间了,他数次指责她的狠毒,每一次,她都是否认、解释。

只有这一次,全盘托出。

那双眼,像是有了焦距,盯着她,声音有些飘忽,“你承认了?”

这么久以来,他变着法儿折磨她,逼着她,就想知道一个结果。可是现在知道了,为什么觉得无法接受?

傅知恩泪流满面,是啊,她承认了。

因为她解释多少次,他都不会信,有什么可坚持的?

肩膀忽然被他捏住,像要把她摇散架一样,“你竟然真的对她下手,你疯了?!”

“我是疯了!”她比他声音还高。

“我疯了才会那么爱你!才会想方设法嫁给你!我能怎么办?我不找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我奶奶死了,再看着我妈被打死?”

没有人会懂她当时的窘境。

父亲把她明码标价,随时准备出卖。母亲一旦求情,得来的就是一顿打。

傅氏败落,若是公司倒闭,他们母女俩都别想好好活着!

她为自己找出路,卖给别人,不如嫁给她爱的人,所以她去找了老太太林淑华,她有错么?

傅知恩说得越多,心里越痛,可悲的笑着,狼狈的逃出卧室。

南聿庭在她关门的时候才恍悟的回神,蓦然转身,“你去哪?……回来!”

“傅知恩!”

他能看见,但是慌忙下床想追出去的时候被自己鞋子绊倒。

快速到门口的步伐有些凌乱。

拉开门,却是陈北站在那儿,有些呆,“……总,总裁?”

陈北不是故意要听的,但是他听了不少,尤其总裁说布桐的事。

只有陈北知道总裁是在气太太,布桐小姐被人欺负,别说第一次,反正碰布桐小姐这种事,跟总裁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陈北正想着,面前神色略慌乱的男人冲他吼:“你愣着干什么?!”

陈北回神,看着总裁折回去抓了衣服往身上套,他才出声:“有电话找您……还有,佣人都醒了,您……”

他是瞎的,就这么穿好衣服快速去追太太,是不是说不太通?

果然,南聿庭慢慢停了动作,只是看着满卧室的狼藉,抬手狠狠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太太性格好,可能只是一时气恼,过会儿也就回来了。”陈北如是道。

性格好?

哼,男人冷眼的低哼。

末了,陈北试着看了他,“刚刚的电话,是律师打来的,这个时候为布桐小姐努力一把,应该可以早点出来。”

“努力?”南聿庭侧脸睨着陈北,“你听到什么了?”

陈北不知道总裁怎么想,被他那双眼盯着低了头,如实道:“太太说……”

“闭嘴!”南聿庭不准他说下去。

甚至用从未有过的幽冷对着陈北,“你什么都没听见!否则我不乐意换个秘书,给你收尸!”

陈北干涩的咽了咽口水,脑袋又低了一点:“……是。”

他也不信太太会那么干。

“其实。”陈北抬起头,“就算太太在那场意外中有过失,您这一年来为布桐小姐打点,也算早就为太太赎罪够了。”

男人脸色越发阴郁,“谁告诉你我要为一个恶毒的女人赎罪?”

陈北一愣,又猜错了?

“看来我让你太自由了?”南聿庭薄唇锋利,“都学会编排我的想法了,是么?”

“陈北不敢!”他发誓,不说话了。

维也纳公园,这栋别墅从他们结婚开始就冷清寂静,今晚尤其的幽冷。

佣人都醒了,都在客厅战战兢兢,不敢问太太去了哪,更不敢问他们夫妻俩之间发生了什么。

南聿庭坐在沙发上,起初面无表情,一直坐着。

直到时针一点点过了凌晨两点,他那双锋利的眉宇略微拢起。

“下雨了先生。”毛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口,转头看了外边正在发亮的闪电。

南聿庭没说话,只紧抿薄唇。

五分钟后,他终于起身,却是上楼,把一众人晾在客厅。

陈北皱了皱眉,还是跟了上去,然后在开着的卧室门口看到他正在换衣服,看样子是要出门。

陈北一路陪着他下楼,到门口,开门,走出去。

“伞,总裁!”前面的人跟真的瞎了一样直接冒雨出去了,陈北赶紧提醒。

南聿庭回过神,后知后觉,接过伞打开。

两人上了车,雨很大,从门口走到铁门外上车,裤脚被打湿了。

等启动引擎,陈北往后看了看,“去哪?”

这简单的两个字把南聿庭问愣了。

去哪?

他不知道她喜欢去哪,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

只知道她爱他。

“要不,我问问毛姐?”陈北提议。

见他不出声,陈北便又跑回去问了毛姐。

毛姐皱着眉,“我只知道太太喜欢先生,平时她不爱出门,就看看书、做做饭,你这么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

陈北一脸无语,这下怎么办?

得到陈北的回复,后座的男人一直都没说话,只是拧着眉坐着。

半晌,终于听到他发话:“叫人去找。”

陈北点着头,翻着手机通讯录叫人。

南聿庭第一次因为她的事给好友凌肖格打电话,第一次就是让他帮忙找人。

凌肖格听完他说的话,好笑的扯唇,“你在跟我开玩笑么?傅知恩对你死皮赖脸的,恨不得贴着你才对,怎么还跑了?”

滨江市谁不知道她爱他?

南聿庭捏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就是因为她忽然这样出去,不再像以前那样贴着,他才会觉得严重。

“让你找就找,哪那么多废话?”

凌肖格听出了他的不悦,挑眉,“不是日久生情了吧?”

“嘟嘟嘟!!”电话被南聿庭挂断了。

可是,凌肖格倒想帮忙,却不知道他这个小嫂子任何喜好,怎么着?难道把全市的每个角落监控都看一遍?

南聿庭就是这么要求他的。

“坏蛋。”凌肖格控诉了一句,但活儿还是要照做的。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南聿庭和陈北一路,凌肖格自己带人找。

可依旧不知道傅知恩去了哪。

车子停在大雨倾盆的街头,南聿庭给维也纳花园的别墅打电话,毛姐姐的。

“先生?”

“她还没回来?”男人毫不抱希望的声音。

果然,毛姐焦虑的回答:“没有,先生,您一定要找到太太啊,这都三点多了,这天气,万一出个什么事怎么办?”

南聿庭被说得心烦,毛姐还没说完就挂掉了。

车子在街头停了好久。

这种感觉让人很难受,他做事向来有方寸,知道要做什么,但是现在不知道了。

他完全不了解她,连车子能往哪开都不知道,这种感觉竟让会让他觉得心慌。

一个雷噼里啪啦的劈过夜空,雨点更是淅淅沥沥。

陈北一想太太那小身板,恐怕这雨再大点就能把她冲走了,于是看了后座一眼,“总裁,要不要,把水库什么的都关掉?”

万一明天新闻说被水冲走了,泡在水库里没了呼吸?

男人一个冷眼扫过去,“要不要我把你的嘴缝上?!”

乌鸦嘴。

陈北自动做了个缝合的动作,不敢说话了。

车子还是停在那里,隐约可见车里的男人破天荒的抽了烟,一点猩红明明灭灭的。

也是不知道怎么的,南聿庭在抽了几根烟的时候,盯着烟头,猛然想到了烧香。

忽然他灭了烟,命令陈北,“去墓园!”

陈北听完,也陡然想起,太太的奶奶去年走的,听说是傅家公司出事的时候,跟她儿子,也就是太太的父亲傅文学吵了架,第二天起来发现已经喝了药。

墓园距离市区比较远,如果没有车,这一两个小时,她是走不过去的。

所以南聿庭让陈北慢点开车。

离开市区后,有一段山路很绕。

陈北开得慢,过了一个弯绕的崖头,他却更是慢下来,狐疑的转头,“总裁,您刚刚看没看崖头那儿?”

后座的男人正沉着脸,嗓音里带了些许的压抑,连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

吩咐:“倒回去!”

陈北点了一下头,缓缓把车往后倒。

一直到停在那个转弯的崖头。

傅知恩穿了灰色的睡袍,可是她很瘦小,曲折膝盖蹲在地上保住自己,就只剩小小的一团,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还以为是崖边的水泥牙子。

可南聿庭看清楚了。

她就蹲在水泥牙子旁边,靠近崖边不到三十公分。

那一瞬间,他甚至没敢出声,连下车关门的动作都比平时小很多。

男人立在车子边,车灯隐约的照在她身上。

南聿庭并没有再往前走,而是阴着脸盯着她,她想干什么?

傅知恩半边身体靠着水泥牙子,眼睛被光刺到,皱着眉,抬头看去,只看到两道修长的身影。

没有反应。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言情谋爱薄情时傅知恩小说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