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傅知恩南聿庭小说章节 谋爱薄情时全文在线阅读

傅知恩南聿庭小说章节 谋爱薄情时全文在线阅读

都市 秩名 2019-06-14 阅读(107)

谋爱薄情时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梦洛,女主角是傅知恩,男主角是南聿庭,滨江市两大家族之一,傅家一夜之间没落,南家继承人南聿庭眼睛失明,这一切真是她做的吗?不,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她的阴谋,为了让他恨她,可背后之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因恨生爱.....

傅知恩南聿庭第二章 谋爱薄情时全文在线阅读

>>谋爱薄情时全文在线阅读<<

傅知恩南聿庭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给他手背擦碘酒的时候,傅知恩心里想着的话已经说了出来:“你能不能别再作践你这手了……”

说到一半,她才停了下来,看他一眼,还是打算不多说了。

她略微低着头,专心的给他手背抹药,动作很轻,加上她的手指细腻,那种触感本来就很难让人受得了,男人的视线逐渐变得温热。

而她毫无察觉,只直觉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他每次都要虐待自己的手?

冷不丁的,他问了句:“你喜欢这手?”

知恩低着头,顺着心意点了点,很单纯的一个动作,随着她点头,长发也一下一下的拂过他的手臂。

等点头完,她才后知后觉的微仰脸。

大概是因为知道他看不见,这会儿两人也没多锋利的气氛,所以她对着他的表情很自然也很生动。

有那么点感觉被坑了的不悦,眸子微嗔,柔唇几次开合,无声的把他骂了一遍。

所有滨江市的人都知道她喜欢他,哪哪都喜欢,有什么可问的?

男人目光木讷直板,一片茫然,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只是深墨色的眸底晕染了一层淡淡的愉悦。

“还喜欢什么?”几秒后,他依旧面无表情是,嗓音也没什么起伏的问。

傅知恩听到了,装作听不见,只把手里的药膏收起来。

她刚要起身,他精准的握了她的手腕,“我问你还喜欢什么?”

既然他这么固执,知恩也就就势蹲下,蹲着觉得累,索性坐到了地上,仰脸看他,“你想问哪方便?饮食?打扮?还是影视类?”

“男人。”面前坐着的男人相对于她,此刻的姿态就势高高在上。

薄唇一张一翕,两个字吐完就用那双眼睛“看”着她。

不知道是高度的优势,还是他骨子里的气场,这明明没有视野的眼神看得傅知恩浑身难受,以至于差点忘了他看不见的事实。

好一会儿,她才调整过来,红唇轻挑,“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哪种男人,南少要是想找优越感,这样太低级了,你干脆说想听我说喜欢你,我肯定乐意说。”

还以为被这么挖苦,他不会再搭腔。

可他闲适淡然,启唇:“嗯,你说,喜欢哪类男人?”

知恩看了看他,收拾着药箱,“睡觉吧?”

男人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目光精准的定住她。

她硬是在他视线里败下阵来,“你这类的,行了吧?”

可南聿庭面不改色,“不是南起云那类?”

“……”果然还是找茬的。

她每天都要想尽办法的避开所有雷区,生怕引发跟他的不越快,但是他真的总有办法……

只听他语调起伏不大,看起来像闲聊,但内容却在扔雷的道:“你起初想嫁给南起云的,后来选了我,不是为了嫁过来,才动用水军一遍遍的刷你多喜欢我?”

傅知恩轻轻舒出一口气,看起来很耐心的抿唇,“您弄反了南少,我先喜欢的你,再起意想嫁给他……”

“嗯,女人为什么要嫁人却选不喜欢的那个?”他依旧淡淡的语调。

她总觉得,南聿庭今晚可能吃错了什么,状态很奇怪,在书房突发状况,这会儿又墨迹得够呛。

就当他这是好脾气吧。

傅知恩微咬唇,几秒后坦然:“因为怕你讨厌我,不可能跟我举行婚礼。”

她说完了,他依旧“盯”着她,好久都没有挪动位置。

没办法,她只好从地上起来。

没发现的男人的视线跟随她站起来的动作而慢慢抬高,只听到她转身的那一刻,听他说了一句:“周五中午一起吃饭。”

“嗯?”她忽然听他出声,微蹙眉转过身去,习惯的发出疑问。

男人一脸不耐烦的“瞥”了一眼的动作,起身往床边走。

看样子,他准备上床躺着了。

傅知恩看着他走过去的,试探着问了句:“是这周五一起吃饭?”

男人不言。

“中午?”她又确认。

两次他都沉默,傅知恩只能当做他这是默认了,然后点了点头,“好,地点呢?”

男人抖开被子:“没定。”

“……哦。”她缓慢的应了一声之后转身把药箱放回楼下客厅。

她走出去之后,南聿庭才靠在床头弯了弯嘴角,随手拿了她放在床头的书。

傅知恩上去的时候就见他拿着自己的书不知道在看什么,那又不是盲文,他怎么看?

所以她提醒了一句:“那是我的书。”

男人没吭声,只有她到了床边,他才忽然抽出书里夹着的东西,“这是什么?”

看到那个东西,傅知恩下意识的一愣,然后脸不可名状的开始变红,“书签!你给我……”

某人指尖夹着“书签”,她来抢的时候往回收,“书签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傅知恩为了抢那个书签,一次次的把身体往上拉,最后整个人几乎趴他身上,但是男人手太长,他手一举高,她依旧够不着……

“老实说,什么东西?”他再次问,语调略带慵懒,有颇有压力,就像知道那是什么一样。

“……”傅知恩想坐回床边的,但是她刚要动,南聿庭一手握了她的肩,微微压着,不让她动。

没办法,她只得道:“奶奶不是一直盼着有个重孙么?……所以,我妈给了我几个图鉴……”

这东西她没地方放,怕佣人看到,只得当做书签了。

“说说内容。”男人面不改色的吩咐。

什么?

她略怔愣的看他,这让她怎么说内容?

傅知恩抿唇看了他一眼,语调倒是便自然了,“就一个女孩,撑着漫步街头的照片……”

忽然听他语调淡淡:“你不是说对着我永远不撒谎?你母亲给你一个街头漫步的图鉴?”

她半天没接上话。

“嗯?”南聿庭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等着。

她闭了闭目。

“不拿出来用,你留着做什么?”他顺势一句。

一次次让她愣神,他更是示意性的压了压她的肩膀。

傅知恩耳根子更是热,但还是模糊的挤了一句:“不是这个样子。”

男人沉声:“哪个样子?”

她一张脸已经红得跟煮熟的虾一样,他却一派怡然。

就在她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忽然翻了个身,气息若即若离的擦过她耳廓:“这样呢?”

知恩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两人之间总是这样,前一秒的风雨慢慢被抹平。

但她的浑浑噩噩间心直口快,“你其实,也没那么讨厌我,对么?”

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可能是布桐即将出狱,她终于是有怕的东西?

可这种问题,南聿庭是不会回答她的。

为了掩饰她的尴尬,她又一句:“我和南起云真的没什么,你以后……”

“提别的男人能不能算算日子、挑个时候?”男人略微阴沉的语调,气息间是略微的粗重。

傅知恩识趣的闭了嘴。

……

他们约好的周五来得也很快。

南聿庭一大早就去了公司,傅知恩要给车子做保养,所以没去公司。

车子做保养,她在对面的咖啡馆坐着等。

一条相隔的街道其实并不太热闹,车辆不是特别多,她从咖啡馆窗户玻璃看出去就能看到对面的4S店。

店里员工根据技术等级所穿的员工服颜色不同,红、橙、蓝一次从高到低。

原本给她车子做保养的事红色工作服,她转头正好能看到一个蓝色工作服人员走过去替换了红色员工。

端着咖啡杯,傅知恩轻轻蹙了一下眉,并没怎么在意。

毕竟是滨江市数得上名的4S店,等级之间也差不了多少,也可能是红色员工身体不适。

等接到电话,她才从咖啡店步行过去,没问什么,直接取车。

想着南聿庭约她今天中午一起吃饭的,所以开车往他的公司方向走。

路上她看了两次手机,还是没收到他或者陈北的消息,告诉她餐厅地址什么的。

因此,快到他公司了,她有点急。

直接找过去怕他不高兴,南聿庭不太喜欢她在他工作时间出现,哪怕把她安排进了公司也一样。

所以她停了车,转手拿了手机,斟酌着给他发个短信还是打电话。

她低着头,并没有感觉危险正在快速靠近。

女人的直觉隐约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她只觉得车身剧烈晃动,耳边“轰隆”声骤然放大!

那会儿她的车在小岔路口,根本没有违规。

但这些都是次要了,剧烈晃动和巨大的轰鸣声之后,傅知恩的世界陷入短暂的黑暗。

是彻底黑暗,她耳边的轰鸣大到令人失聪。

等她费力的摇晃着想站起来,却发现手脚不听使唤,黑影重重的视线看不清人,只觉得一双腿在靠近她。

努力的把视线往上抬……忽然眼前银光一闪,那是金属的光泽。

无力撑起来的身体又倒下去,视线在晃,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不知道自己半昏迷了多久,听到了耳边的尖叫,但预想的刺痛没来。

只听到有人在喊她:“知恩?……”

声音略熟悉,又有点久远,气息不稳,“知恩你醒醒!”

这回傅知恩慢慢睁开眼,看到了头顶的树荫,以及树荫下正抱着自己的男人。

那张脸逐渐清晰起来。

“是我!”沈澈抱着她,不敢晃。

不知道她是不是没想起来,沉澈抬头看了一眼早就跑远的歹徒,“我送你去医院!”

她被抱着上了救护车,花了很长时间,才在车上缓过神,“你流血了?”

而傅知恩刚问完,沈澈直接昏了过去。

护士无奈的看了这两人,“自己伤得都这样了,反倒顾着没事的你。”

搞得她们在傅知恩身上检查了半天哪里有伤,徒劳。

之后,她有些木讷的在旁边看着护士给他处理伤口,为了替她挡,那一刀扎在他后背上。

血冒得很厉害,傅知恩没看过这么多血,整个人都有些浑噩,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轻微发白,仔细看还在发抖。

她不敢想那一刀落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

可是谁会这样对她?她应该没什么仇人,唯一算得上的布桐还没出来。

难道只是巧合的歹徒抢劫?

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她都在手术室外等了好久,等到沈澈被推进病房。

他还在昏迷,她只好守着。

接到南聿庭电话的时候,柔眉蹙着,好几秒才走到门外接听。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言情谋爱薄情时傅知恩小说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