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夏子安慕容桥小说阅读

夏子安慕容桥小说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05-20 阅读(213)

夏子安慕容桥是哪部小说里的人物?夏子安慕容桥的小说名字是《摄政冷王俏医妃》,是一本穿越题材的古代言情小说。夏子安是一个特工军医,一次意外让她穿越到了古代相府,成为娘不亲爹不爱的小嫡女。本来被许配给了摄政王的她,却逆天改命悔婚嫁给了梁王慕容桥,更是凭借高超的医术在权力的阶梯上攀爬,帮助梁王铲除恶人。

夏子安慕容桥小说

>>夏子安慕容桥小说阅读<<

夏子安慕容桥小说免费导读

刘氏还心存希望,因为,她是真的有中毒的迹象,尤其进了雅室之后,便一直一直浑浑噩噩,像是失去理智一般。

所以到后来见到陈二来到,她一时情动,便忍不住了。

大夫上前为刘氏把脉,片刻之后,李大夫摇头,“夫人没有中毒的迹象。”

子安翘起唇瓣,露出了冷笑,这种暖情毒,随着血液运行会慢慢被身体吸收,再加上本来就下得不重,经过了这么久,早就被身体吸收干净了,哪里是可以通过把脉可以看出来的?只怕就是验血,也找不到了。

刘氏听了大夫的话,凄厉地喊了一声,“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

她忽地跳起来指着袁氏厉声怒道:“是你,你陷害我。”

袁氏失明了,压根不知道她所指,倒是杨嬷嬷上前怒道:“又是我们夫人?怎么谁做错了事情都赖我们夫人?你们相府的人是不是疯了啊?我一直都与夫人在一起,加上夫人双目失明,如何能陷害你?”

刘氏脑子里清醒过来,她改为指着杨嬷嬷,骇然道:“我来到这里,便见到你在这里,你说袁氏在雅室里等着我,让我进去,是你们陷害我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杨嬷嬷冷冰冰地道:“冤枉了夫人,又来冤枉我这个做奴婢的,若我不承认,是不是还要冤枉奴婢的主子皇后娘娘?”

“不对,”崔太妃忽然抬起头看着杨嬷嬷,“你说你一直陪着夫人,那丫头为什么说是她一直陪着夫人,还说夫人与陈二在一起,差使她回去拿衣裳!”

杨嬷嬷道:“这奴婢便不知道了,今日奴婢一直都陪着夫人,大小姐出门的时候吩咐过,夫人眼睛不好,去哪里都不能离了人,且老夫人又不许夫人到前花园去,所以奴婢便步步跟随。”

杨嬷嬷说完,又淡淡地扫了漱玉一眼,“至于漱玉嘛,今日一早便不见了人,她一向都觉得留在夏至苑伺候夫人没有出头,已经三番四次跟管家提出要调走了。”

杨嬷嬷前后有意无意的话,都是有所指向的,心水清的人其实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老太君十分厌恶地看着老夫人和夏丞相,相府最近这么“出类拔萃”就是因为私心针对以及筹谋过多,相府没有出挑的子孙,便想攀上太子这棵大树,臭不要脸地逼夏子安代嫁,失败之后恼羞成怒闹出这么多事情来。

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荣华富贵。

机关算尽,最后反倒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如果没有猜错,反击的那个人,绝对不止准备这么点戏码,不过,或许外人是看不到这点了。

果不其然,便听到人群中有人说:“咦?这位不就是包元堂的李大夫吗?刚才陈二的媳妇说李大夫曾为陈玲珑断诊,若相爷要查清楚,当场问问李大夫便知道。”

玲珑夫人跌坐在地上,脸色骇然。

夏丞相见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已然明白,五指攥成拳头,脖子的青筋就像一条条黑色的蚯蚓,几乎爆破而出。

袁氏却在这个时候出声,“今日真是怠慢了诸位贵客,来啊,先送贵客出去,改日再一一登门谢罪。”

袁氏得体地为相府拉了一块遮羞布,虽然是透明的,但是总胜过被那么多人盯着暴露出夏丞相为他人养孩子的事。

听得袁氏发话,就算宾客不想走也得离开了。陈太君对子安道:“你送送老身,老身有话要和你说。”

子安知道是要问罪了,但是这罪也应该问,便福身道:“是,小女送太君。”

陈柳柳还想看热闹,但是也知道这种家事肯定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审问,只好与子安一同出去。

送到门口,先让陈柳柳上了马车之后,老太君忽然盯着子安,“小女娃,你心机太重,对付旁人我老人家管不住,但是你利用了柳柳,我老人家很不高兴。”

子安赔罪,“什么事都瞒不过老太君的法眼,小女向老太君赔罪。”

“哼,赔罪不稀罕,你想着怎么补偿吧!”老太君显然很生气。

子安微微笑道:“半年,把萧拓打包送到柳柳的房间,不知道太君可满意?”

老太君眯起眼睛,颇为严厉的眸子盯紧了子安,额头的皱纹却徐徐地松开,“三个月!”

“对付萧拓这种顽固的石头,怕要半年!”子安叹息道。

老太君算了算日子,距离柳柳十九岁还有大半年,这半年若能成亲,便可来得及,但是时间太过仓促些。

“太君,好佬难求,萧拓这种孙女婿,等半年值得的。”子安提醒!

“记住你的话,若半年没能打包到萧拓过来,我拿屎扔你!”老太君上马车之前,撂下了一句话。

“……”

子安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遗传,且是隔代遗传,或许,是耳濡目染吧。

老太君以前似乎混军队的,和一大群武夫混在一块,说话自然不会文雅,出口成脏是常事。

子安想起在特工组的时候,有好几位特工都是满嘴脏话的,身体某个器官几乎是长期挂在嘴边,每一句话都得带上自己的母亲或者对方的母亲以示尊重。

送走宾客,夏丞相与老夫人把所有人都赶出去,连袁氏都不能在场,只单独留下了李大夫。

子安是径直地就回了夏至苑,她刚回到,袁氏与杨嬷嬷就回来了。

漱玉小心翼翼地在门口探头看,有些不敢进来。

子安瞧见漱玉,道:“你进来!”

漱玉惶恐地进去,跪在地上,一脸死灰地道:“大小姐,奴婢错了,求您恕罪!”经过这一次,她也不会傻乎乎地认为玲珑夫人还能和以前一样。

子安坐在廊前,手里把玩着一把匕首,匕首的寒芒闪过,吓得漱玉浑身发抖。

“大小姐饶命啊,大小姐饶命啊!”漱玉连忙磕头求饶。

子安笑了起来,“傻姑娘,饶什么命啊?你又没有做错,今天要不是你,我们还没这么顺利呢。”

漱玉脸色苍白,“大小姐,奴婢都是身不由己的,夫人吩咐,奴婢不敢不做啊。”

“废话!”小荪生气地上前,“往日我们夫人吩咐你做事怎么不见你去做?让你扫地擦花瓶你都不做,如今那位夫人让你做这种缺德的事情,你倒是贴热脸就上去了,今天就是大小姐不打你,我小荪也饶不了你。”

说着,小荪脱下布鞋,对着漱玉就是一顿打。

......

全章节目录

标签:穿越古代言情夏子安慕容桥夏子安慕容桥小说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