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5-17 阅读(28)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森森。女主角玉清落嫁入于家安分守己不争不抢,丈夫于作临在成亲当日便丢下自己和别的女人私奔,玉清落三番四次被人设计陷害,半年后丈夫回来却被查出已怀有身孕,于是将她关进柴房,幸好被当初喂养自己的乳娘偷偷救出。六年后,玉清落再次见到于作临,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全文阅读>>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精选章节导读

祈寒天好奇的看过来,祈湛却把手一收,恭敬的对他说道,“小主子,属下有要事面见太子,就先行告退了。”

找太子哥哥的?祈寒天嘟了嘟嘴,不过他在太子的跟前还是不敢放肆的,便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放他离开了。

祈湛脚步匆匆的,带着侍卫直奔太子的住所。

好在太子和十三皇子是亲兄弟,两人关系好,住的也就是隔壁。因此不大一会儿,祈湛已经站在了祈寒卫的房门口,低低的恭敬的开了口,“太子。”

祈寒卫正在屋内琢磨着惊雷国今日发生的事情,听到声响,也只是微微的抬了抬手,让他进来。

“什么事?”

“殿下,一个多月前在这帝都救了太子和十三皇子的姑娘出现了。”

祈寒卫一愣,倏地从软榻上坐了起来,眸光灼灼的盯着他,“她在哪儿?”

祈湛将那枚牌子递了过去,“这是方才侍卫带过来的,来人说,他们家主子想要见太子一面,此刻就在门外。”

“我这边才刚到流云国,她便来了,难不成有事需要帮忙?”祈寒卫微微眯起了眼,琢磨了片刻,便猛地站起身来,“走,出去瞧瞧。”

“是。”祈湛微一垂首,便跟了出去。

他对那位姑娘还是很有好感的,医术不凡人又精明通透,谈吐之间还透着一股灵气。当初便想着下次若是再见面,一定要好好的表达感谢之情,没想到,这才不过一个月,便又见上了。

祈湛想着,发现前方的祈寒卫脚步加快,顿了顿,也急忙跟了上去。

然而,两人才刚经过祈寒天的院落外面,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叮叮哐哐的声音。

祈寒卫一怔,当下脚跟子一转,猛地推开了祈寒天的房门,蹙眉道,“出了什么事?”

“玉大人,你在干什么?好好的竟然把本皇子的点心全部扔到地上,你存心的吧。”房子里瞬间传来祈寒天暴跳如雷的声音,手指轻颤的指着跪在地上的玉建达,火冒三丈,“还敢弄脏我的衣服,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啊。”

玉建达身子颤颤的抖了两下,面色一瞬间惨白一片,额角像是浸了水一样不断的冒出冷汗。

可是饶是如此,他还是时不时的扭过头去看那边蜷缩在地上的玉宝儿,心下大惊。

“怎么回事?”祈寒卫跨进门内,盯着面前的情景,声音微寒。

祈寒天当场跳着脚跑到他面前开始告状,“太子哥哥,我看风苍国的皇帝分明就是存心的,竟然派来这么一个人来驿馆伺候咱们,让他做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你看看,现在居然还敢当着我的面摔盘子。”

玉建达忙跪着身子转了个头,对着站在门边的祈寒卫重重的磕了个头,“太子恕罪,下官,下官并不是有意惊吓十三皇子,只是这是下官的儿子,下官一时……一时紧张,才会打翻了盘子。”

“你的儿子?”十三皇子诧异,错愕的盯着玉建达上上下下的看。随后指着玉宝儿大叫,“你说,你说这个要对本皇子不利的人是你的儿子?”

对十三皇子不利?

玉建达更是急的脸色惨白,忙摇头道,“十三皇子误会了,宝儿年纪小,他怎么会对您不利呢?他只是,只是……啊,对了,宝儿只是知道下官这几日在驿馆忙碌,才会找过来的,他只是来找下官的。”

玉建达自然知道十三皇子方才在门外抓了个孩子,可是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会是他失踪了好些天的儿子。

他心里很焦虑,虽然平日里不太关心玉宝儿,可他到底是他玉家一脉单传,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出事啊。

十三皇子冷哼,“找你的?”他一把将玉宝儿拉了起来,哼哼道,“玉大人,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他那时候掐着本皇子的脖子,说的可是找一个五岁的孩子,难不成玉大人也变成了五岁的孩子了?”

祈寒卫皱了皱眉,心生不悦。

玉建达却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掐了十三皇子的脖子?

他急忙往前几步,对着玉宝儿叫道,“宝儿,快点给十三皇子赔罪。”

玉宝儿被打了几下,嘴角都破了,可还是抿着嘴瞪着十三皇子,对玉建达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不断的问着,“你把南南藏到哪里去了?你把他交出来。”

“玉大人,你听到了?他根本就不是来找你的,你也不用替他开罪了。哼,竟然还跟对着本皇子吐口水,我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叫祈寒天。”

玉建达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身子颤了颤,急忙摇头道,“十三皇子,宝儿有病,真的,他有病,所以才会口不择言对十三皇子不敬。是下官不好,下官没有看好他,让他出来乱跑。”

“有病?”

“是,这事街坊邻居都知道,他从小就有疯病,大夫说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会时不时的发作,疯起来就会乱来。真的,下官不敢有所欺瞒,十三皇子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查的。”

祈寒天冷笑,“你觉得这点破事,用得着本皇子特地找个人去查不成?”

“够了!”祈寒卫冷哼喝了一句,感觉这整个就是一闹剧,他无心参演下去。

可是祈寒天不依不挠起来,“太子哥哥,什么叫做够了?他掐我脖子啊,我长这么大,父皇母后都没掐过我脖子呢。不行,既然玉大人说他有疯病,那我就叫驿馆的大夫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疯病。”

祈寒卫冷哼,看了满脸焦虑的玉建达一眼,眉心拧了拧,沉声道,“本太子正好要去见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既然玉大人称令公子有病,那就请那位大夫看看。若是真的疯了,他冒犯了十三,那打一顿也就算了,可是,若是没病……玉大人,欺骗皇子,不是一个明智的主意。”

玉建达一惊,心猛然一咯噔。虽然他明知道玉宝儿确实得了疯病,可是不知为何,听到太子这般低沉的声音,还是不由的惊了惊。

祈寒卫笑了一声,转身走向驿馆的大门。


玉清落已经站在驿馆大门前等了好一会儿了,见人还没出来,微微有些不耐烦起来。

莫弦也跟着皱了皱眉,盯着面前那几个看守的侍卫看了两眼,这才压低了声音悄悄的问,“玉姑娘,这流云国的太子……该不会不认账吧。”

“他们当初在兴盛医馆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要是不认账,丢脸的还是他们自己,不会不认的。”

莫弦想想也是,流云国的太子好歹贤名在外,玉姑娘又是鬼医,这帐要是赖了,名声受损的可就是整个流云国。估摸着也就是摆摆太子的架子,让他们在这里多等一会儿吧。

莫弦这般想着,心也定了下来,微微挺直了腰板,眸光如炬的盯着驿馆的大门。

不一会儿,就见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当初在兴盛医馆忙上忙下差点大开杀戒的祈湛。

莫弦脑袋微微一低,小声的提醒道,“玉姑娘,他们来了。”

玉清落正背对着驿馆大门,目光含着警告之色的盯着巷子里扭着小身子动来动去想要出来的南南。耳边传来低低的声音时,她便迅速的收敛好脸上的表情,神色淡淡的转过身去。

两边看守的侍卫一看往门口走来的祈寒卫,立刻恭恭敬敬垂首,“见过祈太子。”

祈寒卫没出声,双腿还在台阶里面,只是微微的挑了挑眉,细细的打量起面前的女子。

当初他昏迷过去时,被救下来后也只是看了她一个背影而已,如今才算是见着了正面。听祈湛说,那位救了他的姑娘年纪轻轻,行为果断,偏长得娇柔可人,和性子完全不同。

这会儿看着,还真是形容的十分的恰当,单单看她那双清亮的眸子,便觉得这姑娘的性子和普通家女儿不一样。没有江湖女子的匪气,却也不同于大家闺秀的娇气,让人一看便不由喜欢。

玉清落也不语,也没有要行礼的样子,只是缓缓的扯了扯嘴角,笑道,“祈太子。”

祈寒卫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微微偏过身子道,“姑娘请进。”

玉清落大大方方的跨入门内,面对祈寒卫也是半点卑躬屈膝的姿态都没有。祈湛无所谓,上次算是见识过了玉清落的态度了。

可是一旁跟着一块来的祈令却皱起眉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眸色沉了下来。

“本太子听说,上次在兴盛医馆内,若不是姑娘的出手相救,本太子只怕是凶多吉少了。”祈寒卫走在她身板,一边说一边偏过头去看她,“原本还想着以后若是有了机会,定要当面重谢。如今这机会可算是来了,今日再见姑娘,也算是有缘了。”

玉清落笑了笑,扭头略略的打量了一阵面前的驿馆,才慢吞吞的回道,“我也没想到会和太子这么快又见面。”这流云国的太子和惊雷国的摄政王果然不一样,一个温和有礼,一个狂暴嚣张,也算是两个极端了。

“姑娘今日来此,不知道是否有本太子帮的上忙的地方?”

祈令在一旁听得忍不住抿了抿唇,太子何必对一个连礼数都不知道的姑娘家如此客气呢?不过就是仗着救命之恩,如今又知道了太子的身份,就跑过来讨要好处后吗?给些银子得些好处也就罢了。

“祈太子,我记得上次还有一个孩子模样的是和太子一起的,不知道他这次是不是也来了风苍国?”玉清落的脚步缓了缓,低声问了一句。

祈寒卫有些诧异,他本以为这姑娘过来的如此急,想必也是要先提个要求的,不想他此刻却要求见十三。

祈寒卫的心思有些百转千回,摸不透玉清落的想法,不过还是笑着回道,“姑娘说的是十三吗?他倒是来了,姑娘想见见吗?”

正巧,他原本就是要带他去十三那边看看的,不想她却自己提出来了。

玉清落点头,“既然见了面,我再替他把个脉复诊一下,祈太子不会不同意吧。”

她方才听莫弦说过,这流云国的太子和十三皇子同是皇后所生的亲兄弟,关系好的很。那个十三皇子有时候胡作非为,也就是仗着有太子撑腰。

而太子上次是和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一块被她救下的,能让太子这么紧张又亲密到传染上病的人,也只有十三皇子祈寒天了。

玉宝儿,就是被祈寒天给抓去了。

“姑娘说笑了,十三的院子就在前面,本太子这就带你过去。”祈寒卫挑了一下眉,随后对着祈湛使了个眼色。

祈寒天的屋子里还有两个人,虽说他原本也是想让玉清落替那个什么宝儿的看看是否有疯病,可也不能在人被捆着的情况下看吧,玉建达此刻也跪在地上。这里怎么说也是在风苍国,这传出去,确实不太好。

祈湛默然无声的退后几步,等到前面两个主子都走远了,他才转身,朝着小路走去。

谁知才刚走了几步,身后忽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祈湛一愣,一回头,就见莫弦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呵,莫护卫不跟着主子吗?”

莫弦是担心祈湛去通风报信,到时候把玉宝儿带到别的地方去,所以他得……跟着。

“方才在门外等的有些时间,人有三急。可主子是姑娘家,这种事情只能悄悄退后几步和祈侍卫说了。”莫弦说话还是紧绷着脸的,“我看祈侍卫也退后几步,想着是不是和我一样了,干脆就一道去吧。”

“……”谁和你一样了,他哪里看出来他很急的样子?“莫护卫说笑了,我这边是去厨房吩咐下人做些吃食,姑娘怎么说也救了太子和十三皇子,总不能怠慢了。莫护卫要去的地方,就从这边左拐,走两步便能看到了。”

莫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两眼,眉心皱了皱,“祈侍卫还是给我领个路吧,这地方我不熟悉,住的又都是贵人,我要是开罪了谁,就算是我主子,也救不了我的。”

......

全文阅读

免费下载APP阅读:

安卓用户请点击>>>安卓阅读APP

苹果用户请点击>>>苹果阅读APP

标签:古代言情坑爹儿子鬼医娘亲森森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