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都市/最强小职员亦克秋彤全集阅读

最强小职员亦克秋彤全集阅读

都市 秩名 2019-05-15 阅读(34)

最强小职员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江枫,男女主角是亦克秋彤。亦克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中的其中一个小人物,但在这个迷失人心钱权当大的都市里,亦克放弃对金钱的欲望,且看亦克如何坚持自己的底线和执着,却对感情有着不一样的迷途,....

最强小职员亦克秋彤全集阅读

>> 最强小职员亦克秋彤全集阅读>>  

最强小职员亦克秋彤全集导读

我们继续往前走,看到楼房的前面是一个用茂密的松枝围成的不大不小的院落,院子里树着一根旗杆,上面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在海风中猎猎作响。

无疑,这就是学校了,但是,没有听到学生的读书声。

我这时想起今天是周末。

我们绕到院落的门口处,大门是用松树干做成的木排状物体,半开着,院子中间有一棵有些年岁的垂柳树,柳树下有一张石头桌子,一个356岁的中年男子正坐在石桌前低头看书,而那个美丽的少妇此刻正站在一楼的门厅里把采来的映山红插到一个花瓶里。

小小的院落显得分外清幽温馨和谐。

我和秋彤互相看了一眼,我轻轻推开了远门,“吱呀--”的声音惊动了他们,院子里的二人抬起头转过身看着我们。

中年男子看看我们,又看看那女人:“姐,他们是和你一起来的?”

那女人摇摇头:“不是,刚才我遇到他们了,以为是来这里玩的,不知道是来咱家的。”

中年男子点点头,然后站起来看着我和秋彤:“请问,你们--”

男子站起后,我看到这家伙身材还挺高,身体很匀称,骨架很结实,相貌很英俊,沉稳持重的脸上蕴含着岁月的沧桑,显得很成熟。

这时,那女人也走到男子身边,自然而然地挽住了那男人的胳膊,依偎在男子身边,看着我们。

秋彤忙自我介绍我们,并说明来意,听秋彤说完,那男子和女子对视了一眼,女子冲男子笑了下,没有说话。

那男子看着我和秋彤,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走过来,伸出手和我们握手,淡淡地说:“既然来了,就是客,欢迎二位来江月村作客,我叫江峰,这是我妻子柳月。二位请进来坐吧。”

边说,江峰边请我们进来。

柳月倒是很热情,边招呼我们在石桌前就坐边说:“阿峰,你陪客人坐,我去沏茶。”

我和秋彤坐下,柳月很快就泡好了茶,给我和秋彤沏上,然后也坐下来,坐在江峰身旁,微笑着看着我和秋彤。

“你们倒是很能找,竟然能找到这儿来!”江峰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着,吸了一口。

我吸了一口烟,看着江峰:“江大哥,柳姐,我和秋总是江海传媒集团发行公司的,这次是到温州日报考察学习经营工作,偶然听说了你们的事情,所以,特此来拜访请教。”

接着,秋彤把温州日报副总的话说了下,听秋彤说完,柳月和江峰都笑了,江峰看着柳月说:“姐,我们成了隐居的高人了,呵呵……”

柳月温情地看了一眼江峰:“阿峰,高人是你,我可不是哦,我做个家庭妇女也就是了。”

江峰摇摇头,然后看着我们说:“我不是高人,真正的高人是我妻子,当年,我是跟她学的经营……她是我的启蒙老师。”

我和秋彤一起看着柳月,柳月捋了捋头发,然后说:“呵呵,说实在的,我们已经离开报业10多年了,关于报业经营,我脑子里只有10多年前的老观念,对于现在新形势下的报业经营管理,我知之甚少,已经跟不上形势了,恐怕说起这个,我得向二位学习。”

柳月的话很真诚,一点也没有拿捏的样子。

我听柳月这么说倒也觉得有道理,看看秋彤,似乎她也这样认为,我的心里不由有些失望,秋彤似乎也是。

江峰这时说:“沧海桑田啊,当年的海州日报社成了传媒集团了,发展的速度真快,的确,我们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太少了。”

秋彤目不转睛地看着柳月:“柳姐,你们生活在这里,觉得开心吗?”

柳月看了看江峰,笑了:“小妹,你觉得呢?”

秋彤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我这时觉得似乎该走了,没话说了。

江峰这时看着我们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二位远道而来,还是我们曾经的同行,也算是有缘人了,既然光临了寒舍,那就屈就下在这里用顿便餐吧。”

我心里正为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继续留下来而发愁,听江峰这么一说,喜出望外,立刻点头答应了,秋彤也露出欣然的表情。

江峰看着柳月:“姐,你陪客人聊天,我去弄几个菜。”

柳月说:“阿峰,你陪客人吧,我去弄!”

“哎--你看看你,怎么不听话呢?”江峰站起来,亲昵地拍拍柳月的肩膀,“你是领导,我是你下属,哪里能让你亲自下厨呢?”

“去你的--”柳月嗔笑着伸手打了下江峰的胳膊,脸上露出快乐的表情。

江峰笑呵呵地去了厨房,柳月坐下来陪我们喝茶。

看着江峰和柳月亲热的小插曲,秋彤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我也觉得心里很温馨。

然后,柳月和我们聊起来,问起我们集团的经营以及发行公司的情况,秋彤介绍地很仔细,不但介绍了目前的发行措施和现状,还谈起了她脑子里存在的困扰和问题。

柳月听得很仔细,不时点头。

“柳姐,真的想听听你的建议,我们是诚心来的!”秋彤诚恳地说,“做报业经营,你是前辈,我是后辈,你的经验一定很多的。”

柳月带着思考的表情看着秋彤,又看着我,一直没有说话。

很快,江峰做出了几个地方特色菜,端上桌来,香气扑鼻。

我和秋彤对江峰的手艺大加赞赏,江峰微笑着看了看柳月,然后对我们说:“这都是柳师傅传帮带的功劳。”

柳月笑着对江峰说:“当家的,辛苦了,来,坐,我给你们倒酒。”

柳月打开一瓶茅台酒给我们斟酒,边说:“这瓶酒我放了很久了,一直没有舍得喝,今天来了贵客,我们共品。”

秋彤这时看了看周围,说:“江哥,柳姐,你们家里就你们两个人吗?”

柳月说:“哪能啊,今天是周末,学生都回家了,家里除了我们夫妻,还有公公和婆婆,还有一个女儿和儿子,公公婆婆带着儿子回北方老家去看看了,女儿在外面上学。”

我点点头,又说:“看起来,柳姐没江哥大啊,江哥叫柳姐为姐,呵呵……”

我这么一说,江峰和柳月都笑了,江峰举起酒杯:“先不说这个,来,喝酒!”

于是,我们举杯共饮。

江峰和柳月喝酒都很爽快,当然,我和秋彤也很干脆,大家边喝边聊天,都觉得脾气很相投,很谈得来。

不知不觉,天色黑了,柳月打开挂在柳树上的灯,我们继续坐在柳树下的石桌上把酒畅饮,谈笑风生。

一瓶茅台光了,柳月又进屋拿了一瓶出来,大家继续喝。

海风轻轻地吹来,远处海浪的涛声隐隐传来,松林里发出簌簌的声音……

柳月和秋彤一会儿都有了酒意,脸色红扑扑的,而江峰和我都酒兴正浓,江峰的酒量不小,绝对不在我之下。

言谈之间,我终于忍不住自己一直压抑着的强烈好奇心,问起他们为何要隐居于此。

看看秋彤,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似乎比我还要好奇。

柳月看了看江峰,江峰笑了下,看着我和秋彤:“此事说来话长了。”

接着,江峰和柳月简单叙述了下他们的经历。

原来他们是一对姐弟恋,江峰原来是柳月的下属,因为一次酒后的冲动,二人发生了难以割舍的交集和纠葛,但是碍于世俗和现实,他们一直没有敢于公开自己的非常恋情。

在事业上,江峰得到了柳月的鼎力相助和教导,成长很快,而柳月也凭着自己卓越的能力不断得到提拔。

当然,在他们二人的进步和成长过程中,也遭遇了敌对势力的暗算和计谋,遇到了很多挫折和磨难,而最致命的则是柳月担任报社社长江峰担任报社副总编之后的一次陷害,几乎将柳月至于死地。

江峰在付出巨大代价将柳月救出后,二人终于看破红尘,厌倦了利欲场的浑浊和污垢,双双辞职,逃避开世俗的压力和歧视,远遁到这里,也就是柳月的故乡,在这里办了一所小学,过起了平淡但是幸福的田园生活……

听他们说完,我心中感慨万千,一时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

秋彤带着感动的表情看着江峰和柳月,半晌,说了一句:“此情撼天。”

柳月叹息了一声,说:“其实,本来,我以为我们是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的,毕竟,很多现实的东西在阻碍着我和他,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上,不可能只顾及自己的儿女私情,还是要考虑到很多因素,要对社会对他人负责的,现实很无奈,情感很纠结。

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人,是必须要直面现实,直面人生的,有时候,面对现实,你必须要付出一些,要委屈自己。不过,最后,我还是要感谢上天,感谢命运。”

秋彤带着思索的表情听着柳月的话,一会儿,点点头,喃喃地说:“是的,现实很无奈,情感很纠结,毕竟,你们还是幸运的。”

我看着江峰和柳月:“你们隐居在这里,还能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吗?”

柳月看了看江峰,然后看着我:“这个问题,我看由我们的江老师来回答。”

全文阅读

标签:都市美女最强小职员亦克秋彤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