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一笑嫣然许嫣然在线阅读

一笑嫣然许嫣然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5-09 阅读(150)

颜如玉作者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一笑嫣然》,女主是古灵精怪的绝色少女许嫣然。女主千里翘家逃婚躲进了京城瑾王府,女主活泼开朗的性格不断影响着自母妃死后阴魂不散的皇甫墨,许嫣然也被这个面容完美,眼神犀利的冷面王爷所吸引,新婚当夜,傻白甜颜如玉和人称嗜血鬼王的克妻夫君皇甫墨之间将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一笑嫣然

>> 一笑嫣然许嫣然在线阅读>>

一笑嫣然许嫣然免费导读

桌子上的那些东西莫非是去世的瑾王妃的?许嫣心里想着。桌子上面还放有几本书,离近看,发现砚台下压着一张纸,墨迹早已风干,上面笔走龙蛇的写了一句诗: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纸张的右下角处还用小楷工工整整的写了六个字:不思量,自难忘。

大概是皇甫墨写下来的诗句,在思念离世的瑾王妃吧!相爱的人都希望岁月静好,琴瑟和鸣,可惜佳人已去,那位瑾王妃可真是红颜薄命;而且像瑾王这样优秀的男子还真是痴情,如果他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偏偏心系离世的瑾王妃,这样的男子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是少数啊!

许嫣轻轻摇头,叹息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可惜红颜未老身先死,情丝初结却成殇,一个‘情’字如此的绊人心,有情还不如无情呐!”她还是就这样走走停停的过一辈子吧,这样也挺好。

“是你?”

一个声音在屏风后响起,随即从屏风后面走出一个人,是瑾王。

他刚洗完澡,长发还有些湿,散落在肩上和胸前,一身白色长衫,露出大半个坚实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上还有未擦净的水珠,幽暗深邃的眸子注视着许嫣,神色有些诧异,此时的瑾王看上去邪魅而性感。

许嫣万分没有想到房间里会有人,她惊叫一声,弹跳开来,瞪大了眼睛惊惶的看向皇甫墨,难道从刚才一进来,他就知道房间内进了人,可是他一直不出声,任由自己在房间里到处走到处看?

不过神呐!身材真好,美男......

“没想到王府的丫鬟还会吟诗,本王竟然不知。”皇甫墨嗓音低沉的说道,双手抱臂斜倚在屏风上,眼眸睨着她,她不侍候风儿来这里做什么?难道她以为他不在,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她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方真是越来越多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啊,这正是他心中的感慨,没想到这些情殇旧事,被她三言两语的就叙述了出来。

红颜未老身先死,情丝初结却成殇,难道不是么?倾君离世已六年,这六年里,他从最初的疯狂思念,到现在的记忆斑斓往事尘封,倾君在他心中的身影越来越远,他只有守护好风儿,才能对得起倾君。

而这个丫鬟竟有如此才情,口中吟诗两三句,便把他的心事道破,不得不说,她和一般的女子有着很大的不同,让他欣喜让他惊疑,他也发现风儿对她越发的亲近,以前他很厌烦有人陪在他的身边的,可是现在,风儿不管去哪,都会带着她。

自选她做风儿的侍读起,他已经命身边的侍卫暗暗观察她了,可是她言行举止虽然有些奇怪,但也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举动。

她的眼神与其她女子有很大的不同,她的眼眸里总是闪着光亮的,灵澈的,像是一泓清泉,让人觉得安心舒适,生气的时候也并不遮掩自己的情绪,她有时候表现的小心翼翼,有时候却又不知分寸,有什么说什么,每次都带给他奇怪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用心去观察去探视。

许嫣收回自己打量的目光,摸了摸鼻子不自然的笑笑,“呵呵,奴婢只不过看过几本书,记性好一些罢了,谈不上什么的!对了,我是来找小王爷的,既然小王爷不在这里,那奴婢就告退了!”许嫣想立刻从这个房间里逃离,他丫的太具有诱惑力了!再留下来恐怕自己会喷鼻血的!

皇甫墨嘴角溢出笑意,幽暗的眸子生起光华,“过来侍候本王!”他上前几步逼近她道。

许嫣立刻张大了嘴巴,退后两步惊慌的看着他,随后含满警戒的道:“王爷,我是小王爷的侍读,还要去侍候小王爷,如果您要找人伺候,我现在出去给您找人去!”她怎么感觉情形这么危险并暧昧?!

瑾王却嘴角溢出一抹蛊惑的笑意,将许嫣逼至房门边,上下打量着她,这个丫鬟非是等闲的女子,却隐藏在这瑾王府甘心做一个丫鬟,如果不是家道中落的女子,就是她有什么目的和野心,或许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想要做一个侍妾,不过不管是怎样,他绝对会派人仔细的查探出!

“你是谁?是在故意引诱本王吗?”皇甫墨眼眸中闪过讥讽,将一只手撑在她的身侧的门上,拂近她盯着她的眼眸。

许嫣看到他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感到呼吸中带着压迫感,她想了想大声喊道:“王爷!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然后猛地推了皇甫墨一下,转身推开门夺路而逃!

皇甫墨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大胆,更没料到她会推自己,竟被她跑了出去!

我呸!让自己陪他?!

就算他是王爷,就算他皮相好,就算他身材好,也不能随意的侮辱她!她虽然只是王府的一个小丫鬟,但也是有尊严的!他那是摆明了想要欺负她!难道是看上她了?想想她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吧?自张府逃出来之后她就渐渐的改变自己了,现代的思想和习性虽然一时不能改掉,但她已经很尽力了...

皇甫墨面部僵硬眼眸冷寒的看着逃出去的许嫣,他刚才让她过来服侍他更衣,她怎么反应这么激烈?!还竟敢不怕死的辱骂他!

许嫣边跑边腹诽,不时的回头看后面有没有人追来,心在胸腔里扑通扑通跳厉害。没跑多远,就看到小王爷和阿德从长廊拐角处出现。阿德叫住往前跑的许嫣。

许嫣大口呼吸着空气走到皇甫皓风面前,忍不住埋怨道:“小王爷,你不是告诉我去王爷那里吗?怎么现在才来?!”害的她单独和皇甫墨接触,还让她没忍住说了皇甫墨,看来她这个饭碗要丢了,小命估计着也在悬崖边上晃悠!

“小爷我刚才去了书房,你怎么从我父王的住处跑来?你跑这么快做什么?”皇甫皓风疑惑的看着她道。

“哎哟!我的肚子又开始疼了!我刚才去王爷那里找小王爷了,没想到你不在那里,小王爷!实在不行了!我的肚子疼得厉害!我要再去茅房一趟!”说完,许嫣唰的一阵风跑掉了!

赶紧收拾东西跑路吧!等会就死翘翘了。

皇甫皓风和阿德都疑惑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然后转身朝瑾王的住处走去。

许嫣跑回房间,三下两下收拾好包裹,又把皇甫墨赏赐给自己的那些东西装进包里,在外面罩了一件暗色的衣服,打开房门看看,外面没有人,晚上后院的下人不是太多,她猫着腰悄悄的溜到高墙边上,仰头看去,墙头王府的墙头实在是太高。

转了一圈后,发现不远处的墙边长了一颗树,心想先爬上树再跳上墙头也还勉强,许嫣把包裹紧紧地跨在身上,撸了撸袖子,奋力的抱着树爬上去,丫的,怎么这半年的时间里,自己净是在逃命了?!这次从王府逃出来还能去哪里?!瑾王爷那头狮子会善罢甘休吗?!

终于爬了上去,小心翼翼的站在墙头上,许嫣再次无语望天,在月光下,墙那边的水塘粼粼发光,她不会游泳,就算会也不能直接往下跳吧?她穿了那么多的衣服,而且还不知道水塘的深浅,万一触礁了,一头扎死在水里面怎么办?万一水太深,她浮不出来怎么办......

身后不远处,王府里传来了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朝这边接近,许嫣闭了闭眼睛,现在不跳,更待何时啊,她抱着头朝下面跳去。

可是,过了片刻,许嫣还是没有听到噗通一声落水的声音,墙也没有那么高呀,按理说她在挑下去三秒后就应该落水了吧,她怎么只感觉耳边有呼呼的风声?

她闭着眼睛,双手在空中乱挥一通,想要找到水的触感。

“哈哈......”旁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大笑声。

许嫣马上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丰神俊朗的面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明朗俊逸。

她惊讶的张大眼睛,眨眨眼,上面还是一张微笑着望着他的脸庞,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又穿越了?还是被王府的人给逮回去了?

这时候,旁边又传来一个男人的笑声。许嫣连忙往旁边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旁边站着的一身翩然白衣的皇甫逸正戏谑的大笑着看着她。

“啊!”许嫣吓了一跳,赶忙站起身,离开抱着自己的那个陌生男子,向旁边看看,发现他们三人站在水塘的边上,原来她还真的跳过来了,还被美男接住给带到岸边,幸运否?幸运个屁!她宁愿跳到水塘里!因为皇甫逸会把她送回去的,这下更是死定了,身上又多了一条私逃的罪名!

“原来是你?”皇甫逸摇着折扇笑眯眯的看着她,这不是风儿身边的那个侍读吗?前几日还听王兄说她救了风儿一命,没想到这丫头看上去笨拙,对主子还挺忠心!不过,他可没忘记她刚才是从王兄府内跳出来的!

许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怎么办?逃吧?!反正怎样都是死!

打定主意,她一转身就朝前面跑去。

“噗通!”一个落水声响起。

皇甫逸看着水塘里面扑腾的人笑的更加肆无忌惮,真是个笨丫头!

丫丫的,情急之下没看清路,这倒好,人家把她接住了,她自己又跳进去了.....

许嫣两只手不停的拔腾水面,“救命!救命啊!我不会水!”

刚才接着她的那个男子走上前去,伸出手把她从水里面拉出来,许嫣全身湿漉&漉的,像条落水狗。

本来夏季炎热,水塘里面的水也温乎乎的,她泡在里面没事,只是衣服穿的多了,有点沉而已,身上挎着的包裹里还有她的家当更沉了。

“谢谢这位公子!谢谢!”许嫣擦着脸上、头发上的水向刚才拉起她的那位公子点头致谢。

那位蓝衣公子倒是文雅的看着她点头笑笑。

“小丫头!你怎么从瑾王府爬墙出来了?”皇甫逸道。

“呵呵...今天月色这么好,出来散散步,我现在就回去!”许嫣胡诌道,她把头发上面的发绳儿和几枚夹子摘掉,掀起衣服擦擦湿漉&漉的头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脚下一片水,而且还源源不断的从她脚上流到地上。

皇甫逸看着她那个比较怂的模样,嘴角不仅笑的合不拢,这小丫头还真有意思!

“公子,请问您贵姓啊?”许嫣看向刚才救了她两次的那个男子,嗯...又是帅哥一枚,身体颀长,玉树临风呐!

蓝衣公子也展开折扇,笑道:“许弘宇。”

“哦。”许嫣点点头,原来他也姓许,是本家啊,咦?等等!怎么名字听上去这么熟悉?!

皇甫逸更加来了兴趣,上前两步道:“你哦什么?难道许公子的名字你未曾听闻过?”弘宇可是去年的新科文状元!许太尉的公子。

许嫣摇摇头,许弘宇、许弘宇、许弘宇......

好熟悉的名字,她明明没有在姓许的人家做过工,可是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是如此的熟悉。

皇甫逸忍不住又大笑起来,哈哈!竟然还有人未曾听说过京城第一才子许弘宇的大名!可见许弘宇也并不是老少皆知啊!最起码眼前的这个笨丫头不知道!他心里竟然有些兴奋!

许弘宇也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原来在这京城之中还有不知道他姓名的人。

许嫣上前一步看着许弘宇一本正经的道:“许公子,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今日接连救了我两次,我实在是感激涕零,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那些来生做牛做马的话都是空话,既然我还活着,就该时刻侍奉恩人左右,以报答您无限的恩情!”

皇甫逸未待她说完,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这丫头说话还头头是道。

许嫣斜睨了他一眼,接着道:“那个、许公子,您家里缺不缺丫鬟?反正我也吃不多,您就把我带走吧,也好给我个机会来报答您的恩情!”许嫣用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他,眼睛似乎在说:带我走吧!带我走吧!这样她就不用回瑾王府了,跟着许状元自己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许弘宇一愣,随后笑道:“既然你是瑾王府的丫鬟,我又怎么把你带走呢,刚才救你之事,举手之劳,你不必放在心上。”声音温润如玉。

皇甫逸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伸出一只手捏住她的衣领嘲笑道:“原来是一个朝三暮四的丫鬟!可见你在王兄府上肯定做了什么错事!要不然也不会逃出来!”

许嫣退后两步离开他的钳制,白了他一眼。

“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王兄府上领罪吧!本王现在不方便见王兄,所以就不亲自把你送回去交还给王兄了,本王看着你走进去再离开这里,所以别想着逃跑。”皇甫逸拿折扇朝她头上敲了几下,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王兄让他尽量少和许太尉府的人来往,若是看到他和状元许弘宇在一起,肯定会责怪他。

许嫣嫌恶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看到不远处有一辆马车,抬腿朝马车跑去。

皇甫逸和许弘宇均扭头惊讶的看着她跑到那辆马车旁边,一纵身,爬了上去,愣了片刻,皇甫逸冷着脸飞身到马车旁。

掀开帘子,冷声道:“大胆奴婢!给本王滚下来!”竟敢爬上他的马车!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湿嗒嗒的滴水。

“不要!”许嫣干脆的回答。她把身上的包裹接下来放在一边,又伸手打理头发。

皇甫逸嘴角抽动,许弘宇也饶有兴味的看着她。

片刻后,皇甫逸和许弘宇坐在马车的一边,许嫣赖在车上,坐在另一边。皇甫逸一脸怒容的看着许嫣,而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毕竟是一个风流的王爷,脾气虽然坏了点,但是比瑾王好对付,许嫣心想。

“阿嚏!阿嚏!”许嫣捂着嘴连续打个几个喷嚏,刚才还好,现在过去这么一会儿,身上又都是水,风一吹,身上发冷,不会感冒吧,许嫣皱皱眉头。

皇甫逸嫌恶的看着她,他实在是不想对女人动手,而且面前坐着的这个女人显然和别的女子不一样,第一就是:厚脸皮!

许弘宇嘴角一直带着笑意看着许嫣和皇甫逸。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会生病的。”许嫣道。

自然没人回答她。

马车就这样,停在那里,皇甫逸等着她下车。

“你要做什么?!”皇甫逸忽然睁大眼睛看着她,她正在解腰间的腰带,胸口的扣子也被她解开。

许嫣忽然想要恶作剧,她朝皇甫逸眨眨眼睛,投去一个惑媚的微笑,一边看着他一边手中继续脱着身上的衣服,许弘宇尴尬的转过头去不再看她。而皇甫逸头皮顿时发麻,这傻女人要对他投怀送抱?!

许嫣很快把最外一层衣服脱掉,皇甫逸也醒过神来,原来她不止穿了一件衣服!但是!接下来,许嫣又开始脱身上的那层衣服,他微微张唇,她、她...

许嫣朝他‘嘿嘿’一笑,迅速的又把外层的衣服脱去,她不再逗他,迅速的把身上的那些一层层的衣服脱去,皇甫逸的神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许弘宇也转过头来惊讶的看着她,她的身边已经堆了四件衣裙。

虽然她身上有些冷,体寒,但是不可否认,她也有故意抹黑毁坏自己身材的想法。能普通就尽量普通是她的一贯原则,反正人家又不会因为她胖就不收她。

终于,她身上只剩下最后一件衣服了,许嫣轻呼一口气,把旁边的一堆湿衣服从窗口扔出去,回过头来拍拍手,得意一笑,哈哈!还是这样舒服!

皇甫逸眼神灼灼的看着她,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许弘宇也面带羞怯的低头轻咳以掩饰尴尬。刚才还胖胖的女人,仅仅一会儿的时间,就变成了身材曼妙的窈窕淑女,身上衣服还湿答答的,实在是......咳咳!

许嫣连忙双手抱胸警戒的看着皇甫逸道:“云王爷!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不否认我有些姿色,但请你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我这人可是宁死不屈的!”

皇甫逸嘴角抽了抽,狭长的眼眸里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女子,呵呵,果真有趣!随后他朝外面道:“回府!”

马车缓缓向前行驶起来。

......

全文阅读

免费下载APP阅读:

安卓用户请点击>>>安卓阅读APP

苹果用户请点击>>>苹果阅读APP

标签:古代言情宫廷许嫣然一笑嫣然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