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现代言情/前夫请自重陆瑶邵允深在线阅读

前夫请自重陆瑶邵允深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秩名 2019-04-24 阅读(2819)

前夫请自重是一本日久生情的总裁宠文小说,主角是陆瑶和邵允深。陆瑶因为钱嫁给了高富帅总裁邵允深,这三年的日子里,陆瑶不但输了身输了心,还怀上了邵允深的孩子,但冷面无情的邵允深对她还是不冷不热。离婚后,陆瑶以为终于可以过上自由的单身生活,可邵允深后悔追了回来,想和她续费一辈子。

前夫请自重陆瑶邵允深在线阅读

>>前夫请自重陆瑶邵允深在线阅读<<

前夫请自重陆瑶邵允深在线阅读

“需不需要帮忙?”

陆瑶仿佛受宠若惊,笑着决绝,“不用不用,我有几个朋友在这边帮忙了,不敢再麻烦人了。”

“真的不用?陆小姐,我以后需要你帮忙的地方还有很多,你不用跟我客气的,再说,别人帮忙那也是别人的,我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男人淡淡一笑。

“……”

陆瑶脸色变了变,幸好他不在场,她完全不用掩饰表情,对这种热情,她可接受不了。

轻快的笑了笑,她平静客气的道:“真的不用,尚总,就是一些小事,要是麻烦您,回头季总那边我也不好交代。”

这个尚睿的心思,真的让人难以揣测。

男人见她态度坚决,也不再继续坚持了,语气略显失落的道:“好吧,那我就不派人过去了,等陆小姐上班,我再让人跟你联系。我目前还在南城,如果需要帮助,也可以直接打这个号码。”

陆瑶心口一松,连忙道谢,“谢谢尚总,我会记得的。”

“好,那你忙吧,别忘了休息。”

手机那边,尚睿缓缓说完,切了通话,抬起头,俊美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嘲讽,然后淡淡的问着对面站着的秘书,“邵允深现在还在医院?”

“昨天还在,现在不清楚。”秘书恭敬的回答。

办公桌后,男人捏了捏西装袖口,沉稳漠然的表情透着几分慵懒闲适,“为了一个女人他倒是挺舍得,丢下公司那么一堆人跑来这里。”

秘书微微一笑,“那我们不就可以按照原计划进行了吗?”

“不急。”尚总摇摇头,一双黝黑的眸子深沉难测,嗓音淡淡缓缓,“这个女人……看来并非刚开始推测的那样简单无脑,是她早就察觉到了什么,还是有人跟她说了些什么?”

能选择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离婚,有勇而无谋,还死心眼,想拿下是需要花一些功夫。

“是不是您……太过殷勤了,让她察觉到了?”秘书带着古怪的表情小心的看了看他。

尚睿一愣,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眯了眯眸子,“殷勤?有吗?她现在不是离婚又单身吗?处境又这么艰难,不至于不准男人追吧。”

秘书,“……”

但女人如果不喜欢,男人的追求只会让她讨厌。

当然,这个她不敢说出来,像她家尚总这样的,还真没见过几个女人拒绝的。

她垂眸思索了一下,道:“可能……陆小姐家里事情太多,最近心情不好吧,您存在感刷的太急只会适得其反。”

“……”

尚睿眸光沉沉看着她一动不动,不知是在看她还是在思考她的话,半晌,若有所思的开口,“所以,她也喜欢玩那些欲擒故纵的把戏?”

秘书一愣,随即干巴巴的笑了笑,“邵总还在她身边,如果陆小姐真有这种想法,也应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这俩人身价不相上下,那个陆小姐若是真的爱慕虚荣,当初也不至于选择离婚吧,众所周知,那个邵总在业内还是很低调的,没传出什么桃色新闻,应该不是小三小四的事。

男人表情一淡,不说话了,随后转移话题,道:“暂时不管她,他不在,龙腾那边最近出了什么新的消息?”

秘书神色也恢复认真,想了一下,开始汇报,“他回南城差不多一周了,那边出了不少的乱子,听说一直缺席会议,让很多合作方不满,也联系不到人,都在上门讨要说法。”

“晋城那边的分部,你联系了吗?”

秘书点头,“一早就联系了,他们已经开始行动,应该很快就能有结果。”

尚睿深邃的眸子倏然眯起,盯着她,冷漠的语气不容置疑,“我不要他们很快,我要在追短的时间内做到,不要费了几天的劲还不如邵允深一个电话的时间,不然我养着他们干嘛?”

秘书脸色一变,连忙点头,胆颤的道:“明白,我这就去催。”

……

医院里,手术还在进行,就在陆瑶站着的那间手术室对面的大楼走廊,相隔百米,邵允深站着直直的盯着那边。

他们在等,他也在等。

但向东南还在,这个时候,他不想让她心烦,所以只是在远处看着,一身灰白色的休闲装扮,将他整个人衬的更加英俊迷人,但脸上冷淡的表情,还是让周围路过的女生望而却步。

双手插在口袋,目光沉静的看着对面,远看像是一幅静止的画作,与四周显得格格不入。

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其实已经震了半天了,他都没理会。

响了十几秒,他依旧维持着姿势,没打算接,还是身后路过一对母女,小女孩懵懂的扯了扯他的衣角,糯糯的道:“大哥哥,你的手机在响。”

女孩母亲被吓了的失色,一把扯回孩子,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不懂事。”

“没事。”邵允深低头看了看她,淡淡勾唇,然后还是从怀里掏出了手机,望着备注,眉头渐渐拧紧。

“喂。”

“邵总,您可算接电话了,公司出事了。”林水焦急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

男人神色依旧沉稳,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嗓音低沉,“不要告诉我,我不在,你们连办事的能力都没有了。出了什么事?”

林水缓了缓气息,道:“您这几天推了太多的会议,让客户很不满,他们说,再见不到你的人,就直接解除合作了。”

顿了一秒,他胆战兢兢的汇报,“其中有三家公司,就在刚才……跟云腾那边签了。”

邵允深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像是覆上了一层寒霜,冷冽骇人,“你确定是云腾?”

丰瑞集团旗下的风投公司,也在晋城,同属一行,虽然算作竞争关系,但两家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确定,他们的动作快的有些不正常,我们打电话过去确认时,那三家公司已经跟他们签好了,连挽留的机会都没给。”

男人忽然眯起眸子,气息深沉。

云腾那边明显是察觉到了什么提前做好了准备,就等半路截胡,这墙根撬的龙腾完全没有理由去质问。

也让他忽然想起一个人。

眸光一闪,半晌,他语气依旧没什么太大的起伏,淡声吩咐,“那三家不用管了,十分钟后,安排一次视频会议。”

不等林水回应,他已经放下了手机,又看了眼对面,才转身大步离去。

请记住本站:豆读言情

微信:豆豆谈八卦,搜索:豆豆谈八卦

page 2

第一百一十五章:又臭又硬的脾气

似乎感应到什么,陆瑶下意识的回头向远处看了下,但什么也没看到。

眸光凝了凝,她脑中忽然浮现邵允深那张脸。

他今天……回晋城了吗?

但转瞬她就清醒过来,继续盯着手术室的门。

他爱去哪去哪,跟她都没关系。

一直到下午四点,手术才结束,手术室的灯灭掉,陆瑶和陆母急忙站起来走过去。

见医生出来,快速上前询问,“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喘了口气,淡声道:“手术室成功了,但能不能完全恢复,还要等醒来后才能做判断,监狱那边,医院会做一个证明,回头你们交过去,等那边判定。”

陆瑶感激的点点头,“谢谢你医生。”

陆母也是激动万分,总算能松口气,握着陆瑶的手也满是汗。

向东南安抚的笑笑,抱着怀里睡着的恬恬安抚道:“一定会没事的,我体力好一点,你们都守了一天了,去休息一下,下面我看着就行。”

“我还不怎么困,等把我安置好再说。”

陆瑶说着,就看见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陆父。

身形枯瘦,脸色和头发一样苍白,一动不动的罩着氧气管。

陆瑶心中一疼,急忙随着陆母一起推着车子。

安置好后,又处理了一些后续的事情,等她坐下来喝口水,天都已经黑了。

望着床上还在睡着的恬恬,她有些愧疚,捏了捏眉心,走到男人身边,道:“师兄,不好意思,让你在这边看了一天,晚上总不能还让你吃饭盒,但我也没太多时间,要不你现在回去吧,我们改天再约。”

向东南望着她神色中隐忍着疲倦,眸光微深,什么也没回答,忽然拉着她将人按在了椅子上。

“啊、”陆瑶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起身。

向东南又把她按下,紧接着指腹按在了她太阳穴上,轻轻揉捏着道:“别动,放松,你现在身体已经熬到极限,再不好好休息,接下来连工作也没办法再顾及,我知道你心中有事也睡不着,那就小憩一会,放松一下。”

陆瑶神色一怔,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能讷讷的问道:“师兄还会这个?”

向东南站在她身后,指腹力道时轻时重,边自我调侃道:“常年坐办公室的,自然就练了一套看家本领。”

陆瑶抿唇轻笑,“谢谢师兄。”

她真的很累,也没拒绝,放软了身子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脑袋沉重的疲惫感。

邵允深处理完工作,步伐不紧不慢的走到病房门口,视线不期然的撞见了这一幕。

女人歪靠在椅子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任由后面站着的男人轻轻按摩着头顶。

温馨又让人觉得刺眼的一幕。

邵允深呼吸一沉,站着没动,慢慢眯起了眼睛,直到向东南注意到他,他收了面上的情绪,走进房间,勾唇淡笑,“向先生倒是比医院的医生都管用,劝了她那么久都不愿上床休息,你这手下一会的功夫,她都睡着了。”

向东南看向他,手下依旧没有停止,压低了声音笑道:“她只是放不下手术,现在手术完成了,她也放松了一些,累极了自然就能睡着了。”

邵允深垂眸瞄了一眼女人安详的睡姿,秀白的五官衬的格外的娇媚,他眸光暗了又暗,终还是没吵醒她,随手脱下外套搭在了她身上,淡凉的问道:“向先生吃了吗?”

向东南也自然的收回手,悠悠一笑,“还没,邵总要请客吗?”

“荣幸之至。”

医院旁边的餐厅,两个大男人,面对面而坐,英俊的长相和不俗的气质,还是引来不少侧目。

点了一桌菜,邵允深又对着服务员招手,“一瓶红酒。”

“不用了。”向东南对着服务员挥手,然后客气道:“我一会还要开车,酒就免了吧。”

邵允深淡笑,“我又不是女人,没兴趣把你灌醉,可以少喝一点,回头我让人送你们回去。”

向东南温润的脸僵了僵,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邵总果然体贴。”

“体贴吗?”邵允深挑了一下眉,接过服务员送上来的酒,给他倒了半杯,又给自己倒了半杯,一举一动,都像是极为讲究,透着贵气。

“看来也不只是向先生一个人会体贴。”

向东南,“……”

“邵总是请我来吃饭的?”

这明明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邵允深放下酒瓶,摇晃了一下杯子,“她没时间,这顿饭当然我来请。”

“邵总这前夫真是做的称职,就不知道她会不会领你的这个情。”向东南举杯抿了一口,挡住眼底的情绪。

邵允深摇摇头,眼睛一如既往的深邃沉静,“向先生领这个情就行了。”

向东南手中的动作一顿,抬起脸看他,温和的眸光有些沉,“邵总,我以为我之前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看来您还是没看透,强硬的手段,只会让她反感和为难,还会给她带来麻烦,您这又是何必呢?”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向先生自以为的包容和温柔,对她来说就是需要的?那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她,她只有在疲惫的时候才会想找个人依靠,但并不代表她会一直这么混沌下去,你大概是不知道她那种又臭又硬的脾气爆发起来的场面。”

邵允深语气很是漫不经心,像是在劝导,却又像是朋友间的闲聊一样。

对于陆瑶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她固执倔强的像块石头,不会屈服,不会将就,即便棱角被困境磨平了,当遇到一些事,也会突然冒出两根刺,刺的人措手不及。

......

全章节目录

标签:前夫请自重陆瑶邵允深日久生情总裁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