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顾明成姜淑桐结局目录阅读

顾明成姜淑桐结局目录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03-22 阅读(372)

主角是顾明成姜淑桐的小说已经大结局了,顾明成姜淑桐小说主要描述了霸道总裁顾明城和二婚女姜淑桐之间的爱情故事。其实他们才是最初的原配,即使姜淑桐已经嫁为人妻,但这半年来陆之谦也没有碰过她,因为嫌弃她有过男人,而这个男人就是顾明成。

顾明成姜淑桐结局目录阅读

>>顾明成姜淑桐结局目录阅读<<

顾明成姜淑桐结局目录免费导读

二十年前,彼时顾明成十一岁,在美国念书。

顾清源,乔斯年,林道涵三个人,共同创立了一家公司,顾清源是大股东,乔斯年和林道涵出资比例一样,两个人不分先后。

随着公司越来越大,钱越来越多,三个人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大,都是创业元老,纵然顾清源是大股东,可是另外两个股东的抗议,公司的业务受到了严重掣肘,每次开会,顾清源的脸上都会现出“不悦”的神情。

三个人的关系是很奇妙的,动不动其中的一个就会成为另外两个“津津乐道”的对象,更何况,顾清源是大股东,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于是,一时之间他成为了另外两个人的“眼中钉”,好像每次开会,他们反对的,并不是业务上的决策,而是在质疑顾清源的为人。

这让顾清源无法忍受。

在公司股东的投票中,有时候投资代表的不仅仅是资本的多少,还有话语权!

可另外两个股东,好像根本就无视公司章程,每次都和顾清源对着干。

要解散公司的念头,就是顾清源这时候开始有的,又或者,不解散公司,而是让其他两个人滚蛋,公司只有他一个人说了算,现在大家的精力没有用在公司的发展上,而是用在了公司的内耗上,长此以往,公司走向末路这是必然。

可顾清源试探了几次其他两个股东的意思,他们丝毫没有撤股的意思,好像是和顾清源较上劲了,也可能,即使他们撤股另立门户,也没有顾清源的商业头脑,不会赚很多钱,在顾清源的公司,即使是分红后的钱,也比他们自己单干,挣的钱多。

他们都明白这一点,所以狠狠地咬住顾清源。

看起来,不痛下杀手是不行了。

陆海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会计师,已经五十多岁,在一家国企干了一辈子,几十年的时间,这家国企的账目没有一点儿错误,分门别类,可以当做教科书范本,而且,绝对没有会计师的刻板,相当有灵性。

因为一次业务关系,顾清源偶然看到了这些账目,叹为观止,对这个陆海有着刘备对孔明的求贤若渴。

他曾经私下找了这个陆海好多次,想让他出任公司的会计师,不过,陆海都以“只想和家人平安度过一生为由!”拒绝了,而且,他说自己年纪也大了。

顾清源只好铩羽而归。

在顾清源和其他两位股东发生了矛盾的时候,他也轻而易举地想到了陆海!

而且,听说,陆海有一个女儿,马上要出嫁了,陆海正在为了女儿的嫁妆发愁。

他一辈子在事业上并没有大的野心,可面对女儿的时候,他犯了愁,有些后悔这一辈子没有攒下很多的钱。

顾清源恰好抓住了这个机会,找到了陆海,说这次不是来让陆海出任会计师的,不过,他有一个不情之请,他说了自己公司面临的尴尬境况,想让陆海帮忙做一笔假账!

陆海相当反感做假账的事情,也会做,但是折损人格,他不想。

顾清源提出了,可以把一块地当成是他女儿的嫁妆,这块地当年他以极地的价格买下,他曾经想在这里盖工厂的,已经建好了,可是后来他发现,开工厂没有贸易赚钱多,就重新开了自己的公司,所以,这块地没有人注意,他买了这块地也没有人知道,如果改成令爱的名字,想必也不会有人注意,顾清源还承诺给陆海一笔钱——

钱,陆海拒绝了,他不想收钱,他深谙法律,知道如果收钱了,会判得更重。

学会计的人,都懂法律知识的,更何况,陆海相当资深。

不过,女儿的嫁妆,他叹了一口气,最终收下了这块地,他还有一个想法,把这块地给了自己的女儿,将来女儿可以做点买卖之类,也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

他们始终是平凡的家庭,无法给女儿更多的钱。

最终他同意了顾清源的请求,帮他做一笔假账,把这块地先转给陆海,然后陆海再转给自己的女儿,女儿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即使将来有法律的惩处,她也不会有什么责任。

陆海帮助顾清源做了一笔最大的假账,在一笔生意中,明面上,顾清源的公司亏空,几乎要破产,可是实际上,钱全都进了顾清源的口袋。

也正是这笔钱,让顾清源赚了个满钵,从此他的资产在海城数一数二了!

不过,那时候,他要暗暗地,所以海城没有人知道他得了这笔钱,只有他的夫人知道。

而陆海,始终心理素质极差,因为这件事情而胆战心惊,不过他前思后想了一遍,觉得自己做这件事情非常非常小心了,女儿不会受到牵连。

三年后,他郁郁而终。

其他两位股东不得不撤资,乔斯年撤资以后,在海城成立了小公司,林道涵,远走上海,建立了公司。

顾清源在慢慢收拾自己的“烂摊子”,而此时,他的公司才正式进入正轨,飞黄腾达起来,后来,又把公司迁到了加拿大,当然,顾清源起来是必然的事情,凭他的智计无双和先前被藏起来的那笔收益,发财只是迟早,当然,只有他心里知道,公司自从创业以来,从未亏本!

林道涵曾经怀疑过,来海城逼问过顾清源,不过,顾清源始终不承认。

甚至,顾清源的原配夫人,在这场腥风血雨的逼问中,为了保护自己丈夫和这个家,被逼自尽——

顾明成学成回国,顾清源没有让他接手自己的公司,让他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公司。

当年的事情,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他想让顾明成拥有自己清清白白的公司!

顾清源很爱自己的儿子。

顾明成虽然从来没有说起过他的父亲,但是,他也很爱自己的父亲!

本来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因为林道涵的出现,毁了,从此,林家是顾明成的仇人,不过,对当年的事情,他始终佯装不知。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不过对陆海的事情,他一无所知!

他也以为父亲当年真的遭遇了经济危机!

当初他打姜淑桐一巴掌,也是这个原因,姜淑桐不问青红皂白,就恶意诋毁。

……

顾清源是顾明成的父亲。

乔斯年是乔威的父亲。

林道涵是林美素的父亲。

陆海是姜淑桐的外公。

这件事情,是乔斯年费了这么多年才查出来的,主要因为这个陆海太默默无闻,而且早亡,乔斯年根本就找不到他,这是顾清源的精明之处,乔斯年后来也想明白了账目有问题,可是他调查了海城所有有名气的会计师,都一无所获。

他都快要放弃了!

可姜淑桐工厂的避雷针还是吸引了他——

一般工厂,很少会装避雷针的,这种小规模的工厂,更加不会,可见这个人是相当有谋略的一个人。

当时不过是这么想想,也可能是乔斯年无聊吧,他就去查了这块土地的情况了,转手的情况让人大吃一惊,让大吃一惊的是,这块地原先的主人竟然是——顾清源。

这一发现让他非常非常激动,继续查了这个陆海的情况,才知道,他当年也是一个会计师——

一切都不是巧合!

而乔威好像对姜淑桐很感兴趣——

过了这么多年,早就过了追诉时效了,不过,道德时效还没有过。

乔斯年要把顾清源永远地钉在道德的耻辱柱上,让顾明成公司业务下滑。

乔斯年把这件事情悉数告诉了乔威。

那把火也确实是乔威找的人,为的就是让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悉数转移到这座着火的工厂上来,乔威要给顾明成致命一击。

乔威不知道顾明成有没有把他和父亲的关系告诉给姜淑桐,母亲死后,父亲对顾明成百般照顾,不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损害,宁可自己受罪,也绝对不给顾明成添麻烦,绝对是好父亲的典范。

他们的父子关系相当好。

如今,海城的各大媒体都在争相报道这件事情,三大家族,撕逼,父辈,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情色。

各大媒体在说顾清源的时候,都把他说成了一个唯利是图,搞阴谋诡计的小人,把和陆海的交易说的肮脏不堪,把顾明成和姜淑桐的情事,说成了,要让自己的儿子继续和陆海的后代交往,以便永久地保住这件事情。

姜淑桐,是顾明成用来封住这件事情的胶布!

乔威要报仇,不仅要报父仇,还要报情仇,让姜淑桐和顾明成分开,这是他最想看到的!

顾明成也看了这些报道,很多的事情,他都不知道。

他也打电话,问了父亲当年的事情。

父亲得的其实是富贵病,没什么大碍的,一直在加拿大休养,父亲便原原本本地讲了当年的事情。

顾明成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抽了一宿的烟,在想这件事。

父亲几十年建立起来的商界传奇,不能被诋毁。

于是,顾明成连夜起草了一份文件,让法务部发出来,说以后若再有诋毁父亲的事情发生,将用法律的手段追究,这件事情本来就子虚乌有。

很官方的文件,基本上并没有回答什么问题。

顾明成还不知道是乔威在背后煽风点火,因为二十年前的事情,顾明成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是从哪里兴起的这阵源头,时间太短,他还在查找。

让顾明成万万没想到的是,远在加拿大的父亲看到了这些新闻,他给顾明成打了电话,详细说了当年的事情,说这些都是真的,这些事情,当年确实是他做的,媒体虽然说的难听,但是没有冤枉他!

父亲还让顾明成撤回公告。

顾明成坚决不同意,如果撤回,这就等于父亲多年的辛劳和声名付诸东流!

“明城,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你不明白,一个人总是逃避的那种痛苦,我来了加拿大,就已经感受到了心理的折磨,可能我这辈子注定当不了一个成功的坏人吧,陆海郁郁而终,你妈也因我而死,我深受煎熬,给爸一个机会,算是赎罪!啊?”

顾明成听着电话那头,父亲的声音,情切切地恳求顾明成。

顾明成沉默了,最终很无力地说了一句,“这件事,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隔天媒体上就出来了顾清源的道歉信:说当年的事情确实属实,当年股东内讧,让他忍无可忍,可是找人做假账的事情,也确实是不对的!他愿意接受道德的审判。

这件事情,并没有如乔威预料的那样,所有人都谴责顾清源。

相反,可能是顾清源金石所至,精诚为开,很多人都觉得顾清源的认错态度非常好,并且原始资本的积累始终都是血淋淋的,顾清源没有杀人放火,只是做了假账,情有可原,社会上许多成功的商人,杀人越货,不法的勾当不知道干了多少,顾清源的生意能够做到这么大,简直是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

甚至顾清源还获得了“良心企业家”的称号。

乔威自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在引导着大众的目光向着顾明成和姜淑桐的恋爱上引,这是他的最终目的。

甚至,他还不惜动用了自己的力量,找到了昔日给顾明成下跪的人,以此来证明顾明成的冷血,这个人到劳动局举报了明城集团,称顾明成对待工人多么苛刻,是昔日资本家的范儿。

明城集团一时处在风口浪尖上。

这些,姜淑桐都看了,替顾明成担心。

明城集团的股票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大家普遍仇富,反而对顾清源这样主动拉近大家距离的企业家,保持着很好的印象。

民众心态所致,这些是乔威没有想到的。

姜淑桐也才知道,外公死的真正原因,原来和顾清源有这么大的渊源,不过姜淑桐始终觉得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是外公答应的事情,她就不能盲目地报仇,所以,上一代的恩怨,她不计较。

另外,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顾清源的发声。

顾清源,和她的关系,说近不近,不远不远——

正如姜历年曾经说过的,“淑桐,你的公公发声了!”

公公?

这件事情,虽然没有打击到顾清源,可是打击到顾明成了,乔威就非常开心,他现在联合各大媒体,还有群众,在向顾明成发难:姜淑桐是不是他用来封口的胶布?

明城集团股票一直在跌,顾明成整天忙于危机公关。

那是一次电视采访,面对对于顾明成和姜淑桐的发问,顾明成思考了良久,说了句:“我和她已经分手!”

姜淑桐恰好看到了这段视频。

心一直在往下坠,明明还没有!

不过她理解他,知道他这段时间的焦头烂额,姜淑桐现在终于明白了乔威的险恶用心了,为什么要烧掉她的工厂,只有烧掉了她的工厂,才能把大众的目光往顾明成的身上引,这件事情的连锁反应不小。

所以,她约了乔威,在咖啡馆!

乔威一进门,仿佛碰上了千年不遇的美事一般,毕竟这可是姜淑桐第一次约他,以前,对他,她可是躲闪不及的。

姜淑桐的目光尖锐而凌厉,从他进门,就一直看着他。

“难得,姜小姐竟然主动请我!”乔威一坐下,就说。

“不准动我男人!否则,有一天,我会把你烧我工厂的证据都交出去,避雷针我已经收起来了,之所以没有让警察发现,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后招!”姜淑桐背靠着椅子,双手的指头合着,没有虚与委蛇,直接撂下这样一句话。

乔威在椅子上还没有坐稳,双手扶着椅圈,脸色开始煞白,故意放火,是要判几年的——

姜淑桐看似柔柔弱弱的,不过知道打蛇打七寸,这次,她成功地打到他了!

乔威咳嗽了一下,捋了一下思路,“原来一直留着证据对付我!”

“当然,一直没用因为不知道你有什么不死之心!现在不让你发作出来,恐怕你到了牢里也不得安生!今天我就用来威胁你,看看明城集团的股票下跌厉害,还是你坐牢更有杀伤力!”说完这句话,姜淑桐提起包来就走了。

她断定,乔威会害怕,除非他杀了自己,可是姜淑桐打赌,他不敢这么做的!

如果是顾明成,可能会动杀人的心,甚至会动手动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过乔威么,他胆子始终是小。

……

姜淑桐走出咖啡馆,开车门。

顾明成在办公室里愣了很久很久的神,最终他给姜淑桐发了一条微信:别放在心上,我的危机公关。

姜淑桐刚刚上了自己的宝马7系,她看了,说了一句:我懂。

可是,即使她懂,她心里又在计较什么呢?

计较她没有像电视里,像小说里那样,顶住全世界的压力,喊一句:我和她打死都不分开么?

不可能的!

明城集团几百上千亿的资金,总要多过一个姜淑桐。

徐茂慎又给姜淑桐打电话。

徐茂慎说如果心情不好的话,可以去国外散散心,他知道姜淑桐的工厂,顾明成的集团的事情,现在都是多事之秋,也知道顾明成的那句话让姜淑桐心里不痛快,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如果姜淑桐不知道就永远不让她知道,如果知道了,也不要往她的伤口上撒盐,他能做到的,只有这些。

姜淑桐说好啊,去哪个国家呢?

徐茂慎说,你看好了哪个国家,我给你办手续。

姜淑桐“嗯”了一声。

和徐茂慎,她现在完全没有男女之情的想法,正如徐茂慎,现在把她当成妹妹看待,两个人这一生,都不会发生任何的男女之情。

关系止步于此。

因为徐茂慎知道了姜淑桐很爱很爱顾明成。

姜淑桐开着车,其实不止想过一次,要出国去走走了,因为太累,和顾明成在一起,顾虑很多。

工厂现在也没有事情,权当出去散散心。

想不到,顾明成的电话这时候进来了,本来以姜淑桐的技术,开车就不应该接电话的,应该先把电话挂掉,一会儿回拨回去的,车上的蓝牙,她一直不会用,没装上。

不过看到是顾明成的电话,她心里竟然莫名地紧张,所以,把车停到了路边。

“有时间吗?想见你了。一起去吃拉面?”顾明成竟然是难得的孩子气的声音。

很累很累,他想休息了。

姜淑桐的口气也无端地柔和,“好啊,就在我家附近的那家拉面馆吧。”

顾明成答应了。

夏天的天气黑得很晚,顾明成来的时候,太阳还挺高,姜淑桐坐在车里等他,看着他的身后沐浴着阳光,这个神一般的男子朝着她走来,姜淑桐的手握成了拳,竖着放在方向盘上,下巴抵在手上,姜淑桐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

她的心随着他的脚步起伏不定,突然很想哭,不过随即,她想了想,他就要过来了,还是不能让他看到自己哭吧。

所以,她低下头,擦干了眼泪。

顾明成走近她的车,敲了敲窗玻璃,问她为什么不下车。

“我车的蓝牙还没有设置好,你帮我弄一下。”姜淑桐摇下车玻璃,跟顾明成说到。

“下车。”顾明成命令了一句。

姜淑桐乖乖地下了车,顾明成拿起她的手机,开始在车上调起来,不大一会儿,就调好了。

“我试一下!”顾明成说到,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姜淑桐的手机打电话。

驾驶室的车门开着,姜淑桐站在旁边看。

车里的音乐响起来,车的触屏上显示了一连串的数字,没有显示人名,就是那么一串冰冷的数字。

顾明成以前从未看过姜淑桐的手机,不知道自己在她的手机里,竟然是一串什么都没有的数字。

“为什么不把我的电话改成名字,或者改成别的什么?”顾明成问到。

这句别的什么,显然是有所指,比如“老公”之类的,不过,他知道,姜淑桐绝对不会这么写的,不过什么都不写,他还是——难以理解?

......

全章节目录

标签:虐恋言情顾明成姜淑桐结局顾明成姜淑桐

Copyright © 1998-2017 www.akdan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